“过去五年是一段充满起伏的奇妙旅程”------专访即将离任的联合国常务副秘书长埃利亚松(10:10)

2016 年 12 月 29 日

谈及联合国的高级官员,很多人第一时间想到的往往是秘书长;一些耳熟能详的名字包括布特罗斯·布特罗斯-加利、安南以及潘基文……事实上,作为联合国改革的一部分,直到1998年,联合国大会才通过决议设立了常务副秘书长一职,以协助秘书长管理联合国秘书处的业务,确保各项活动和方案的连贯性,提升组织的形象和在经济和社会领域的领导力,并在一些情况下代理秘书长的职责。于2012年7月走马上任的瑞典资深外交官埃利亚松(Jan Eliasson)是第四位联合国常务副秘书长。在即将于12月底卸任之际,他特别接受了联合国新闻的专访,回顾了自己近五年来任期的工作。他说,这是一段充满起伏的奇妙旅程,将在他的余生刻下难以磨灭的烙印。请听张立的报道:

现年76岁的埃利亚松出生于瑞典哥德堡,于1962年毕业于瑞典海军学院,并于1965年获得经济和商业管理硕士学位。作为瑞典乌普萨拉大学和哥德堡大学的客座教授,他是外交斡旋、冲突调解以及联合国改革方面的专家。正如埃利亚松自己所说,他和联合国之间“渊源甚深”。在1980至1986年期间,埃利亚松是联合国伊朗和伊拉克战争调解特派团成员;之后,他被任命为第一任联合国主管人道主义事务的副秘书长,参与了在非洲和巴尔干地区的行动,在排除地雷、预防冲突和人道援助等行动方面大力采取积极措施。在1988至1992年期间,他出任瑞典常驻联合国代表,并担任负责伊朗和伊拉克事务的秘书长个人代表。2007和2008年期间,埃利亚松担任联合国秘书长达尔富尔问题特使。在此之前,他还曾担任联合国第六十届大会主席。正是因为他拥有如此丰富的工作经验,潘基文秘书长于2012年选择埃利亚松担任自己的副手至今。

埃利亚松:“我能感受到与群众的深深的联结,不仅仅是《联合国宪章》中所说的‘我们人民’,也包括我在联合国总部、各机构以及遍布全球的伟大的同事们。在任务区时,无论是看到叙利亚难民,还是在世界各地的维和人员以及人道主义援助工作者,对我来说都是莫大的享受;在那里,我也总是全身心的投入。”

在即将离任之际,回顾自己在任期内的工作亮点和成果,埃利亚松做出了如下回答:

埃利亚松:“从历史角度来说,气候变化协定是最重要的成果,也是对潘基文秘书长的致敬。如果没有他的努力和热情、将这一问题提升至最高政治层面,我想我们不会有《巴黎气候变化协定》。同时,我深入地参加了可持续发展目标的谈判和磋商,这个过程经历了将近4年。2015年9月25日也是一个非常令人愉快的时刻。那天罗马教皇方济各(Pope Francis)访问纽约,并为可持续发展目标致以祝福。那天晚上,我微笑着入眠。我觉得我们用变革性的新方式在发展上又前进了一大步,这在外交磋商中非常与众不同。另外,我感到很骄傲的是秘书长让我负责‘人权先行倡议’(The Human Rights Up Front initiative)。这一提议在理论与实践层面将人权提升至与和平、安全与发展同等重要的地位,也将违反人权的行为视作发生冲突的首要警告。”

作为身负重任的联合国“第二把手”,埃利亚松每天要处理各种繁杂的事务,包括成员国的投诉。然而,埃利亚松天性开朗,被同事称之为“联合国里最快乐的人”。他总是面带微笑,积极面对每一天。他在专访中告诉记者,这并不代表他从不会失望和沮丧……

埃利亚松:“在外离任之际,还有很多事情尚待解决……首当其冲的当然是在叙利亚依然持续上演的悲剧,又无情的战乱所带来的恐怖和噩梦。自我上任的第一天起,我就致力于解决这一问题。一次又一次,我们一直无法找到终止这一冲突的有效办法,我对此深感失望。记得在2012年的夏天,我们曾有机会,安理会本可以基于前联合国秘书长安南(Kofi Annan)提出的方案达成一项有约束力的决议,然而,我们最终错过了那次机会。那时叙利亚还没有‘伊黎伊斯兰国’极端组织造成的各种问题……”

埃利亚松就此指出,在五年任期内,他深切体会到一个道理,即无论是在工作还是生活中,都必须有一种“防患于未然”的态度。否则,小问题将演变成大灾难,侵犯人权活动也能导致大规模屠杀。

埃利亚松的办公室在联合国纽约总部大楼的38层。他说,那里有更好的视野鸟瞰东河的风光;但更重要的是,在那个位置上,他有着召集会员国采取行动的力量。他同时也坦言,在繁重的工作面前,自己很难同时兼顾到家庭,为此他和家人都做出了巨大的牺牲。即将离任之际,埃利亚松还有哪些留恋呢?

埃利亚松:“也许我会留念发挥某种作用的感觉。无论是直接在联合国系统内,还是在成员国中,甚至在公众舆论面前,我已经习惯拥有影响力。也许卸任后,我可能会感到有点‘心痒难耐’。不过另一方面,我也对退休生活期待了很久,就像在沙漠中行走多年,终于抵达绿洲一样。我期待悠闲的私人生活,并在工作和生活中获得更好的平衡。”

埃利亚松在专访中告诉记者,自己出生于一个普通的工薪家庭、毫无背景,凭借自己的个人努力走到今天。对此,他只有感恩二字。他说,联合国第二任秘书长达格·哈马舍尔德(Dag Hammarskjöld),以及前副秘书长布赖恩·厄克特爵士(Sir Brian Urquhart)都对他的职业生涯有着极大的影响,是他一直追随的榜样和精神导师。

埃利亚松:“我认为,我们需要常常提及价值观。尽管我是一个现实主义者,价值观可能是吸引我加入联合国的原因。我总是说,基本上,联合国是当今世界的真实写照。这不是一个童话世界,我希望我的同事更现实一点,但是我也会告诉他们,别忘了,联合国也是理想世界的镜子。”

专访中,埃利亚松表示,自己想对当今世界的领导人们说几句话……

埃利亚松:“我想说,停止将人性划分为‘我们和他们’。这种将自己区别与他人、而不是包容同在的态度和趋势让我十分担忧。无论你属于哪个宗教、种族或者部落,这一趋势意味着你在破坏人性平等的价值,因为你想当然的认为‘我们’比‘他们’更高级。这将滋长两极化和分裂,并制造恐慌、贩卖仇恨……”

埃利亚松说,在联合国总部的最后几天里,自己感到有些伤感,并开始怀念纽约充满活力的生活以及自己熟悉的环境。接替他出任联合国常务副秘书长一职的将是现任尼日利亚环境部长阿米娜·穆罕默德(Amina J. Mohammed)。对于继任者,埃利亚松有何建议呢?

埃利亚松:“我的建议是:希望她能立足于自己的优势,即她在世界范围内在可持续发展目标问题上的公信力。如果这些目标能够被转化成国家层面的计划,这将是史无前例的。”

张立,联合国纽约总部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