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合国事务

【专题报道】致力推进联合国与中国的合作——专访新任联合国驻华协调员常启德

联合国驻华协调员是由联合国秘书长指定的驻华代表,负责领导由各联合国驻华机构负责人组成的联合国驻华国别小组的工作。去年12月15日,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任命来自印度的常启德(Siddharth Chatterjee)担任新的联合国驻华协调员。在常启德2月抵达北京履新不久,联合国新闻从纽约通过视频对他进行了专访,请他畅谈了初到中国的感受和作为联合国驻华代表所肩负的责任。请听李茂奇的报道。 

【专题报道】思念艾萨克 --- 一个在贝鲁特大爆炸中逝去的“联合国孩子”

艾萨克(Issac)是一个步履蹒跚、活泼外向的小男孩。他的父母来自澳大利亚,妈妈莎拉·科普兰德(Sarah Copland)曾在联合国纽约总部的维和行动部工作,艾萨克就出生在纽约。艾萨克一岁时,莎拉调到联合国位于中东的总部、西亚经济社会委员会从事妇女权益方面的工作,小艾萨克就随父母来到了贝鲁特。没有人会想到,在黎巴嫩这个长期没有有效政府、腐败盛行、法治薄弱的国家,多达2700吨的高危化学品硝酸铵在长达7年的时间里就静静地存储在贝鲁特港口。2020年8月4日,这些硝酸铵发生了大爆炸,几乎将整个贝鲁特变为一片废墟。艾萨克两岁的生命就此戛然而止。在今天的节目中,请您同我们一道来聆听这位普通的联合国工作人员、一位失去了孩子的母亲,莎拉·科普兰德讲述事情的经过和她的所思所想。

【专题报道】联合国历史的见证人 —— 前副秘书长布赖恩·厄克特爵士

从和平到战争,从战争到和平,从二战国际格局的大洗牌到战后国际机制的建立,前任联合国副秘书长布赖恩·厄克特爵士(Sir Brian Urquhart)无不亲历其中,并被视为国际事务的一个传奇。1月2日,这位联合国元老级的人物在走过了101岁富有传奇性的人生里程后,默默地与世长辞。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在去年2月28日布赖恩爵士百年华诞贺辞和在1月2日布赖恩爵士去世后发表的哀悼致辞中均表示,布赖恩爵士对联合国的影响,可与本组织历史上的任何一位人物的影响相提并论。他指出,作为联合国最早的雇员之一,布赖恩爵士为国际公务员树立了标杆:坚持原则、恪尽职守、不偏不倚。请听联合国新闻张立的报道。 

联合国元老布赖恩爵士逝世 秘书长古特雷斯称其影响“可与联合国历史上的任何人媲美”

联合国前副秘书长,来自英国的布赖恩·厄克特爵士于当地时间1月2日在位于美国马萨诸塞州蒂林厄姆的家中逝世,享年101岁。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发表声明,对布赖恩爵士的去世深感悲伤,并向“他的家人,以及联合国内外许许多多钦佩和敬仰他的人致以慰问。”

联合国秘书长任命来自印度的常启德为新任联合国驻华协调员

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今天任命来自印度的常启德(Siddharth Chatterjee)为新任联合国驻华协调员。他将于明年1月16日正式履职,接替已于今年六月卸任的前任驻华协调员罗世礼。该任命已获得东道国政府的核准。 

【专题报道】安理会改革“再冲锋”:众口依旧难调、共识仍然难寻

有关联合国安理会的改革问题,几乎从安理会成立的那一天起就没有停止过讨论。但是除了在上世纪60年代实施过一次成员扩充外,安理会的架构迄今为止几乎没有什么大的改变。虽然这一议题被正式列入联合国大会议程也已有40多年,从上世纪90年代起,更是几乎年年成为热议的焦点,然而,究竟要改成什么样尚且不论,就连改革推进的方法和谈判开展的形式,各成员国之间都难以达成共识。

11月16日和17日两天,联大第75届会议再次拾起这个“烫手山芋”。疫情当前、安理会在叙利亚等多个问题上一再“无所作为”,如此严峻的局面能否使今年的讨论产生进展?请听联合国新闻钱思文的报道。

纪念二战结束75周年 联合国秘书长呼吁全球团结抗疫 共建和平未来

5月8日和9日为联合国大会确立的“缅怀第二次世界大战的所有死难者的悼念与和解的时刻”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为此发表致辞,在缅怀二战的数百万丧生者的同时,呼吁全球牢记历史经验教训,共同抗疫,并建设一个和平、安全和有尊严的未来。    

联合国前秘书长德奎利亚尔逝世 享年100岁

联合国前秘书长、来自秘鲁的著名外交官哈维尔·佩雷斯·德奎利亚尔,于当地时间4日晚间在位于首都利马的家中去世,享年100岁。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刚刚发表声明,对德奎利亚尔的逝世深感悲痛。

联合国前秘书长德奎利亚尔百岁诞辰 现任秘书长古特雷斯赞其卓越贡献

今天是联合国第五任秘书长哈维尔·佩雷斯·德奎利亚尔100岁的生日。秘书长古特雷斯向其致信表示祝贺,并感谢其在任期间为联合国所做出的卓越贡献。古特雷斯表示,德奎利亚尔“不仅跨过了一个世纪,更见证了联合国的整个历史”,其所留存的经验和树立的榜样是一种珍贵的“指引和启迪”。

【专题报道】伊俄抗议美国“拒签” 联合国裁军委员会会议“停摆”三天

全球领导人汇聚一堂的一般性辩论结束后,联合国大会六个主要委员会的工作便立刻紧锣密鼓地展开。各国代表必须在有限的时间内讨论并通过数量庞大的决议草案。然而,今年,负责裁军和国际安全问题的第一委员会却前所未有的花了三天时间商讨会议组织问题,甚至险些彻底“停摆”。俄罗斯与伊朗在会上表示,由于美国拒绝向其与会代表颁发签证,代表团根本无法开展工作。请听联合国新闻钱思文的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