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边主义

联合国年度报告:抗击疫情 制定社会新契约 实施全球新政

联合国今天发布了秘书长有关联合国工作的年度报告秘书长古特雷斯在报告中指出,2019冠状病毒病大流行暴露了世界数十年来一直忽视的种种风险,包括不平等、环境退化、气候危机,以及社会保障和卫生系统投资不足。为了应对新冠大流行,同时建设更加美好、更可持续的未来,世界需要制定新的社会契约,并实施全球新政。 

国际翻译日:向维护多边主义的幕后英雄致敬

每年的9月30日是国际翻译日,由笔译、口译、词语汇编和编辑校对等共同组成的翻译人员,将文学作品、技术资料、科学著述和日常文件从一种语言译成另一种语言,为促进各国之间的交流、对话与合作发挥着不可或缺的作用。

【专题报道】新冠造成“大萧条”以来最严重经济衰退 全球著名经济学家为“更好地恢复“建言献策

2019冠状病毒病大流行给全球经济造成重创,许多专家认为此次经济衰退比2008年的金融危机更严重,甚至堪比上世纪30年代的“大萧条”。那么目前的经济衰退会持续多久?我们如何从新冠疫情中实现可持续、绿色的恢复?联合国和多边主义在当前的危机中应发挥怎样的作用?针对这些问题,联合国22日发表了题为《恢复得更好:经济和社会挑战与机遇》(Recover Better: Economic and Social Challenges and Opportunities)的政策简报汇编,包括报告撰写者在内的十余位来自联合国、经济学界和政界的知名人士当天就这一问题展开了线上讨论。请听联合国新闻张立的报道。

联合国秘书长:新冠大流行突显加强和重申践行多边主义的必要性

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今天在联合国经济和社会理事会举行的一次高级别政治论坛会议上发表讲话指出,2019冠状病毒病大流行暴露并加剧了国家内部和国家之间的脆弱性和不平等,同时也突显了加强和重新承诺践行多边主义的必要性。

【专题报道】《联合国宪章》—— 应对全球共同挑战的“永恒指南”签署75周年

2020年时值联合国成立75周年。这一年对联合国来说意义非凡,对全球每一个人来说也都是历史性的一年:一场始料未及的新冠病毒病大流行改变了人们的生活常态,世界陷入封锁和孤立,社会不平等突显,国际风云变幻莫测。疫情过后,世界会变得更加强大、以更好的姿态进行合作?抑或走向一个存在更多不信任和更大分裂的世界?在6月26日《联合国宪章》签署75周年纪念日到来之际,让我们重温这份诞生于战时的“永恒指南”所秉持的原则和价值观,及其在当今世界的危机中带来的启迪。请听联合国新闻张立的报道。

联合国:共同应对抗疫 联合国和多边机构不可或缺

今天是“多边主义与外交促进和平国际日”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在为此所发表的致辞中强调,2019冠状病毒病疫情提醒世人,世界是多么紧密地联系在一起。多边主义不仅仅是面对共同威胁的问题,同时也在于抓住共同的机遇,从而实现包容且可持续的经济和社会。

【专题报道】“黑暗是黎明的前奏 危机中潜存着转机”——访新任联合国驻日内瓦办事处主任瓦罗瓦娅

面对裁军僵局、气候危机和多边主义式微等多项挑战,新任联合国驻日内瓦办事处主任,来自俄罗斯的瓦罗瓦娅在接受联合国新闻专访时表示,正如一句谚语所言,“黎明破晓前总是最黑暗”,眼前的危机局势,或许正是新秩序形成的开始。请听钱思文的报道。

联合国秘书长致辞意大利参议院:欧洲应成为多边秩序的强大支柱

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今天向意大利参议院发表致辞,谈及了在世界范围内五个面临“新风险和裂缝不断加大”的领域及其解决方案,其中包括最弱势群体问题、气候危机、中美对抗、信任赤字等。

【专题报道】英国脱欧前景不明 多边主义能否生存?——专访剑桥大学教授

今天距离今年3月29日英国预计正式脱离欧盟的日子只有不到400小时,而英国首相特雷莎·梅提出的脱欧方案遭到议员们一再否决,让脱欧前景不明。自2016年6月英国全民公投决定脱欧以来,国际社会对此展开的激辩从未停止,不仅关于英国、欧盟和欧洲的未来,更有关该地区一体化机制面临的挑战、欧洲乃至全球范围内的本位主义浪潮的崛起。联合国经社理事会发展政策委员会最近就相关问题举行了“多边主义能否生存”(Can multilatralism survive?)的讨论会,联合国新闻在此期间专访了剑桥大学发展研究中心主任张夏准(Ha-Joon Chang),请听张立的报道。

【专题报道】安理会辩论: 多边主义抑或单边主义“何去何从“?

“多边主义”这个词并非一个空洞的外交理念,它意味着全世界的国家,不论贫富或大小,在一套共同维护的原则和规则的基础之上,解决全球人类面临的问题——联合国正是构建于多边主义的基础之上。然而,国家与国家之间的关系又无时无刻不受制于各国国内议程和利益的影响,有时会对多边主义产生干扰,甚至是破坏。这种现象在当今世界的国际关系中每天都在发生。安理会今天在本月轮值主席——中国的主持之下就多边主义举行了公开辩论,这场辩论可谓“热度非凡”,除联合国秘书长和联合国三个重要机构的代表之外,共有78个国家和区域集团以及具有观察员地位国家和国际组织的代表发言。在实行多边主义还是单边主义——“何去何从“这一关键问题上,各国代表在发言中表现出了一种较量的意味。请听联合国新闻黄莉玲的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