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frica

巴基斯坦籍维和士兵在刚果(金)遇袭身亡 联合国秘书长对袭击予以强烈谴责(1:28)

1月27日,隶属联合国刚果民主共和国(刚果金)稳定特派团的一名巴基斯坦维和人员在南基伍省执行任务时遭遇埋伏袭击,不幸身亡,另一名维和人员在袭击中被打伤。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当天通过发言人发表声明,对袭击事件予以强烈谴责。请听联合国新闻李茂奇的报道。

秘书长古特雷斯在27日所发表的声明中对袭击事件中的牺牲的维和人员的家人和巴基斯坦人民和政府表示衷心的慰问。他祝愿伤者早日恢复,呼吁将这起袭击事件的责任人绳之以法。

古特雷斯秘书长再次呼吁刚果民主共和国的武装组织放下武器,寻求以和平方式解决他们的不满。他重申联合国稳定团和联合国系统随时准备继续与刚果民主共和国当局一道做出努力,帮助应对该国面临的安全挑战。

刚果民主共和国东部地区持续存在的非国家武装团体,如民主同盟军、解放卢旺达民主力量、伊图里爱国抵抗力量、玛伊-玛伊团体和上帝抵抗军等非法武装团体的活动长期以来严重地威胁着该国和地区的安全与稳定。

去年12月7日在刚果民主共和国的北基伍省刚刚发生“民主同盟军”武装分子袭击联合国特派团基地事件,袭击导致至少14名坦桑尼亚籍的维和人员身亡,50多人受伤,其中有4人伤势严重。

李茂奇,联合国纽约总部报道。

联合国与非洲联盟签署伙伴协议 秘书长古特雷斯称其为“根本战略”(3:00“)

正在埃塞俄比亚首都亚的斯亚贝巴参加非盟首脑会议的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1月27日与非洲联盟领导人签署了一项新的伙伴关系协议。之后,他参加了一个为结束非洲饥饿重新确立伙伴关系的高级别会议。古特雷斯在参加这两项活动时均表示,对于联合国来说,同非洲联盟的伙伴关系是最重要的伙伴关系,对于实现联合国的使命是一项根本战略。请听联合国新闻李茂奇的报道。

秘书长古特雷斯27日在亚的斯亚贝巴同非盟领导人签署了《执行可持续发展2063议程和2030议程框架》协议。古特雷斯在签署协议后同非盟委员会主席、乍得前外长法基举行了联合记者会。古特雷斯向记者发表谈话表示,同非盟开展合作是联合国的一项战略选择。

古特雷斯:“我相信在和平与安全、发展和人权领域,非洲大陆是解决全球问题的关键。如果非洲不能利用自己的青年‘红利’在发展上取得成功,那么国际社会也不可能在发展上取胜;如果非洲不能管理冲突、防止冲突、为冲突找到解决方案,那么国际社会也将不可能实现和平与安全。在尊重非洲在解决非洲问题上发挥领导作用方面,联合国将与非洲肩并肩站在一起,帮助推动向着这一方向发展。”

古特雷斯表示,其实非洲在人权的一些领域也树立了令人称赞的榜样。而今移民是人们谈论的一个主要话题。我注意到非洲国家一直在向难民和移民敞开自己的大门。世界其他地区的人们应该对此加以了解。

联合国致力消除刚果民主共和国冲突中性暴力犯罪(7:38)

作为一个连年处于冲突中的国家,中部非洲国家刚果民主共和国可谓是一个充斥性暴力的国家。为了结束这种局面,通过推进妇女平等、赋权和福祉来促进和平,联合国常务副秘书长阿米娜·默罕默德与联合国妇女署负责人、秘书长冲突中性暴力问题特别代表和非盟关于妇女、和平与安全问题的特使在上月底对该国进行了一次访问,这是联合国有史以来针对妇女、和平、安全和发展问题对一个国家进行的首次高级别联合访问,足见联合国对于在该国消除冲突中性暴力问题的高度重视。请听联合国新闻李茂奇的报道。

刚果民主共和国东部与乌干达、卢旺达、布隆迪等国接壤,长期以来有多股部族民兵、叛军和外国武装力量在该地区活动。频发的暴力冲突使成千上万人流离失所,其中,南、北基伍省和自去年8月以来在开赛地区出现的暴力使当地人民陷入了深重的人道主义危机之中。

严峻的冲突形势使妇女和女童成为性暴力犯罪的攻击目标。2016年,联合国组织刚果民主共和国稳定特派团核查了514起冲突中性暴力案件。受害人包括340名妇女、170名女童、3名男子、1名男童。同年,联合国人口基金报告了2593起在受冲突影响省份发生的性暴力案件。

7月轮值主席国中国推动安理会进一步加强非洲和平与安全能力建设 (9:38)

安理会15个成员国在轮到自己担任轮值主席时都会选择一个它认为比较重要的议题来召集各成员国进行一场公开辩论。非洲和平与安全问题历来是安理会关注的一个重点议题,而中国作为7月轮值主席国则选择对这一议题给予继续关注。19日在安理会举行的公开辩论的议题是“非洲和平与安全:加强非洲和平与安全能力建设”。请听联合国新闻李茂奇的报道。

7月轮值主席国中国在为安理会题为““非洲和平与安全:加强非洲和平与安全能力建设”公开辩论所撰写的概念说明中表示,此次会议旨在推动国际社会进一步落实安理会以往决议和主席声明,加大重视协助非洲提高和平与安全能力建设的重要性,梳理非洲和平与安全能力建设面临的困难和不足,根据非洲国家的具体需求,通过改进政策和程序,有重点地协助解决非洲面临的具体困难,为非洲加强和平与安全能力建设提供切实有效的支持。

秘书长古特雷斯亲自出席此次辩论会并发言。古特雷斯表示,加强非洲和平与安全能力建设至关重要,联合国随时准备为此提供必要支持。

古特雷斯:“我坚信国际社会需要改变有关非洲的叙事方式,建立一个承认非洲潜力和希望的更高层次的平台。在和平与安全领域,非盟和联合国在冲突升级之前加强化解机制并在冲突爆发以后进行有效管控方面存在着共同利益。在应对国际和平与安全集体挑战和非洲大陆的自力更生方面,提高非洲的能力至关重要。”

联合国发布2017非洲经济发展报告:旅游业对非洲经济转型及包容性增长具有重要意义(8:01)

联合国贸易和发展会议7月5日发布了《2017年非洲经济发展报告》。报告指出,旅游业已经成为非洲经济的重要组成部分,来自非洲本地的游客正是带动旅游业增长的主要动力。去年,旅游业对非洲国民生产总值的直接贡献达730亿美元,预计 到2026年,这一数字将增加至1210亿美元。1995年至2014年间,国际旅客人数和旅游收入分别增长了6%和9%。然而,大部分非洲国家在利用旅游业潜力带来贸易和经济发展方面仍面临严峻的挑战和约束。请听联合国新闻张立的报道。

这份名为《2017非洲经济发展报告:旅游业对转型和包容性增长的意义》(The Economic Development in Africa Report 2017: Tourism for Transformative and Inclusive Growth)的报告验证了旅游业在非洲发展进程中的作用。它确定了非洲释放其旅游业潜力的主要障碍,以帮助非洲经济的结构性改革,并就如何克服这些障碍提供了政策上的建议。

乌干达“团结峰会”推动援助难民以及收留难民的国家(8:49)

近两年来,难民问题已成为牵动许多国家政治神经的一个引起社会激烈辩论的问题。欧洲出现的“难民潮”使许多国家感到“惶恐”,纷纷出台限制性措施,试图阻遏难民继续大量涌入。然而,在世界的另一个角落,东非国家乌干达却在慷慨的向难民敞开自己的国门,不仅毫无保留的接纳涌入的难民,同时还向难民提供土地和工作机会,使他们融入当地社会。本周在乌干达首都坎帕拉举行的有关难民问题的“团结峰会”在某种角度上展现了乌干达帮助难民的慷慨精神,同时也反映出它因此所承受的沉重负担。请听联合国新闻李茂奇的报道。

乌干达历来具有慷慨接纳难民的传统。在1962年独立之时,它就开始接纳从邻国卢旺达逃出、试图躲避种族灭绝命运的少数族裔图西族人。在随后的几十年里,刚果民主共和国、卢旺达、索马里、肯尼亚和南苏丹等周边国家接连爆发的冲突导致难民不断大量涌入乌干达。

2013年12月,独立后的南苏丹爆发冲突,导致大量南苏丹人逃往包括乌干达在内的邻国避难。从那以来,共有近百万南苏丹人跨过边界来到乌干达沦为难民,这一数字是去年跨过地中海前往欧洲寻求庇护的难民人数的三倍。除了大量收留南苏丹难民之外,乌干达同时还向来自苏丹、卢旺达、布隆迪、刚果民主共和国和索马里的难民敞开大门,目前该国所接收的难民总数达到近130万之多。

西撒哈拉远非浪漫之地——中国籍联合国特派团司令王小军讲述复杂惊险维和故事

位于非洲东北角的西撒哈拉沙漠在台湾著名作家三毛笔下是一个充满诗情画意的地方,因为她和荷西的爱情故事就发生在这里。但通常人们所不知的是,西撒哈拉是一个地位悬而未决的地区,而且这一问题延续了半个多世纪,仅联合国在那里开展政治斡旋和维持和平行动就已经长达26年。西撒哈拉问题是怎样产生的、联合国目前在那里维持和平面临的最大挑战是什么?西撒问题的政治解决前景如何?西撒特派团维和司令王小军少将最近在接受联合国新闻的黄莉玲的采访时,讲述了一个不一样的西撒故事。

西撒哈拉问题由来已久。这片沙漠地带一度是西班牙的殖民地。在上世纪60年代,在非洲人民争取独立的过程中,西班牙决定撤出西撒哈拉。其后,这里成为了一个真空地带。周边的阿尔及利亚、毛里塔尼亚和摩洛哥,以及当地的游牧民族组成的波利萨里奥政权,都对这片领土提出了主权要求,并且为此卷入了战争。最后,阿尔及利亚和毛里塔尼亚决定退出争端。

王小军:“西撒哈拉目前是地位未定的一个地区,总的面积是26万平方公里,三分之二——将近70%实际上是被摩洛哥控制,还有不到三分之一是西撒哈拉当地人民组织的‘波利萨里奥共和国’控制,但这个国家没有得到联合国承认,也没有得到大多数国家承认。摩洛哥实际控制的是西撒哈拉西边靠沿海这一带,波利萨里奥控制的是东边靠内陆的沙漠地带。”

音频
15'46"

刚果(金)埃博拉病毒“死灰复燃” 世卫组织准备启用实验性疫苗(10:19)

今年5月上旬,世界卫生组织接到刚果民主共和国(简称:刚果(金))的通报,称该国北部与中非共和国交界的下韦莱省利卡提(Likati)地区自4月22日以来发现多起聚集性未确诊疾病和死亡事件,其中包括出血性症状。世卫组织星期四在日内瓦总部举行网络记者会确认,目前从疑似和死亡病例采集样本的检测结果都呈埃博拉病毒阳性反应;刚果(金)卫生部在世卫组织和合作伙伴的支持下已经派遣专家小组前往受影响地区开展深入调查。此外,世卫组织正计划启用一种实验性的埃博拉疫苗,以加强对这种致命病毒的防控行动。请听联合国新闻程浩的报道:

2014年11月20日,在世卫组织的建议下,刚果(金)卫生部宣布,于当年8月24日爆发的埃博拉病毒病疫情正式结束;这次疫情在该国赤道省博恩代地区共造成66例实验室确诊病例,其中包括49例死亡。这是自1976年人类首次发现埃博拉病毒以来在该国出现的第七次埃博拉病毒疫情。在2014-2016年间,西非的几内亚、塞拉利昂和利比里亚三国爆发了有史以来规模最大且最复杂的埃博拉疫情,累计发现约2万8000例确诊、疑似或可能感染病例,死亡人数超过1万1000人。自2017年起,西非的埃博拉局势得到有效控制,已不再构成国际关注的“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因此,此次在刚果(金)再次发现的埃博拉病例引起了世卫组织、周边国家以及国际社会的广泛关切。

中国第4批赴南苏丹(朱巴)维和步兵营图片/王岸鸿

中国派往南苏丹的维和官兵不辱使命 为国争光——访联合国南苏丹特派团代理司令杨超英

南苏丹是世界上最年轻的国家,根据全民公投,在2011年7月从苏丹独立出来,成立共和国。安理会在南苏丹宣布独立的头一天通过决议决定设立联合国南苏丹特派团,帮助该国巩固和平与安全,并帮助创造发展条件。目前,各国共向南苏丹特派团派出了27支分队,其中中国派遣了一支工兵分队、一支医疗分队以及一个维和步兵营,人数达1055人,是中国派出维和军人最多的任务区。在5月29日“联合国维持和平人员国际日”即将到来之际,联合国新闻对联合国南苏丹特派团代理司令杨超英少将进行了采访,请他对中国派往南苏丹维和人员的情况进行了介绍。请听李茂奇的报道。

2011年7月9日,南苏丹宣布独立。在国际社会对该国纷纷表达祝福和期待的同时,由总统基尔和副总统马沙尔领导的两个不同派别已经开始在相互角力,争夺对国家的控制权。从2013年年底开始,这一权力斗争演变为全国范围内的武装冲突,造成了严重的人道主义后果。尽管双方在2015年8月签署了和平协定,但冲突至今仍在持续。自冲突爆发以来,该国已有成千上万人死亡,360万人流离失所,其中150万人逃到周边国家避难。

为了应对危机,安理会在2014年5月通过决议,决定加强南苏丹特派团,并授权特派团保护平民、监督和报告人权情况、为提供人道主义援助创造条件和支持执行和平协议。

音频
13'6"

直击饥荒边缘的索马里———访联合国视频制作人阿茹娜(8:15)

2011年,位于东非的索马里出现了饥荒,造成26万人死亡的悲剧。不幸的是,时隔仅仅六年,联合国再次宣布索马里目前处于饥荒的边缘。对于从来没有经历过饥饿的人而言,很难想象“饥荒”是一种什么状况。联合国新闻的视频制作人阿茹娜在今年三月初随行古特雷斯秘书长对索马里进行实地访问时,对此有着深切的体会。请听联合国新闻黄莉玲的报道。

三月初,古特雷斯秘书长访问了东非,并在处于饥荒边缘的索马里开展了他上任以来的首次实地访问——前往因干旱而背井离乡、寻求食物和水源的流离失所者营地。联合国新闻的视频制作人阿茹娜随行进行了报道。

阿茹娜:“秘书长会很亲切地问他们:你的孩子怎么样?你是不是一个人?你有没有得到帮助?你需要什么?我们可以为你提供什么?这些问题让这些流离失所的人能够觉得国际社会是在关注他们的,大家是在想办法通过各种不同的渠道接触到他们,能够来到这个地方,希望把更多的资源带给他们。所以我觉得对当地人来讲是一个非常大的安慰。在那种生活情况下,秘书长这次的访问给了他们很多的希望,也是很大一个鼓励,当地人也需要这种希望让他们能够坚持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