像在尼日尔这样的地方,发展不足会助长极端主义。

联合国人权高专:人权是消除当前政治中纷扰、欺骗、冷漠和压迫的“解药”

粮农组织/Luis Tato
像在尼日尔这样的地方,发展不足会助长极端主义。

联合国人权高专:人权是消除当前政治中纷扰、欺骗、冷漠和压迫的“解药”

人权

联合国人权事务高级专员蒂尔克(Volker Türk)在今天开幕的人权理事会第五十四届常会上强调,发展问题几乎是当今世界面临的所有挑战的根本,而解决发展问题正受到政治中盛行的分化、冷漠、欺骗与压迫的阻碍。

蒂尔克首先指出,世界各地的人们都希望并且有权享有体面的生活。这包括:餐桌上有食物,在有需要时能获取负担得起的医疗服务;自己和孩子都能获得教育和平等机会;经济前景良好,资源分配公平;享有清洁、健康和可持续的环境;享有做出自主决定的自由;获取客观信息,而不是政治宣传;以及通过 司法和警务体系来维护自身权利。

他强调,“为了确保这一切,人们希望积极有效地参与决策,希望政府能够满足他们的需求,而不是由他们去满足精英阶层的需求”。

但蒂尔克坦言,一次又一次,“我看到人们的权利被剥夺,被既不公正又不公平的发展所碾压”。他尤其警告,气候变化正在使成百上千万的人陷入饥荒,正在摧毁希望、机会、家园和生命。

解决发展问题的阻力

蒂尔克表示,我们需要的不是更多警告,而是紧急行动。

但他同时说:“我们没有看到人们的目标趋向一致,也没看到具有决断力与合作精神的领导,我们看到的是充斥着分化和纷扰的政治。”

他还指出,冷漠的政治让人们的思想和灵魂麻木,让人性当中内在的同情心逐渐泯灭;欺骗的政治则通过新技术来蒙蔽人们的双眼,谎言和虚假信息因此大量出现,以制造混乱、混淆视听,并最终否认现实;此外,陈旧、直白且残酷的压迫政治造成越来越多的是军事政变与威权主义,而不同的意见和声音则难见天日。 

履行人权承诺是正解

蒂尔克认为,要应对这些问题,“我们必须依靠证据和真相,需要认识到人类的相互关联和共同的价值观,需要培养人类的同理心、同情心和正义感,以及批判性思维和创造力,而这只能通过广泛且自由的参与以及公开辩论来实现”。

他尤其强调,“我们需要坚定地履行人权承诺,这同时也是寻求解决方案的承诺”。

人权高专蒂尔克在人权理事会第五十四届常会上发言。
联合国图片/Jean Marc Ferré
人权高专蒂尔克在人权理事会第五十四届常会上发言。

可持续发展目标16指明方向

蒂尔克特别提出,有关“和平、正义与强大机构”的可持续发展目标16就“为我们指引了走出当前动荡的出路,以及继续前进的方向”。

该目标强调了善政与发展之间的相互关联,是维系《2030 年可持续发展议程》的关键。同时,每一个事关发展的具体目标都以平等和人类尊严为基础,因而需要负责任的机构、公正独立的法治,以及充满活力的公民社会。

可持续发展目标16还明确指出,为了促进发展,各国有责任保障和保护公民空间与基本权利。“不让任何人掉队”也并非一句空洞的口号,这是一项涵盖所有人权领域的人权行动计划。

“人权在政治上是中立的”

蒂尔克强调,“自由既是发展的目标,也是发展的源泉”。公民、政治、经济、社会、文化和发展权,以及享有清洁、健康与可持续环境的权利都是相辅相成的:这就是人权的不可分割性和相互依存性。

他还提出,“人权在政治上是中立的,而且必须中立”,并且所有国家都已表示要承担实现每项权利的责任。他说:“我的使命和抱负是帮助每个国家全面推进和维护人权,无论其政治制度、结盟情况或发展阶段如何。”

发展与人权密切相关

在可持续发展目标峰会即将于下周在纽约联合国总部召开之际,蒂尔克也在当天的讲话中重点讨论了发展与人权的关联问题。

他指出,“世界正在背弃我们到2030年消除饥饿的承诺。尽管财政资源、技术创新和土地足以为所有人提供充足的食物,但我们还是倒退到2005年以来从未见过的饥饿水平,并造成儿童发育不良和丧失生命的痛苦”。

联合国粮食及农业组织发布的《2023年世界粮食安全和营养状况》报告预计,到本十年末,近六亿人将处于长期营养不良的状态。造成这一问题的原因包括气候变化、大流行病带来的后果以及俄罗斯对乌克兰发动的战争。

蒂尔克表示,一年半的可怕战争让乌克兰饱受蹂躏,给人们带来了令人心碎的伤亡,大片农田也遭到破坏。俄罗斯7月退出黑海倡议,敖德萨和其他地方的粮食设施遭到袭击,再次迫使许多发展中国家的粮价飞涨,使得许多人丧失了享有食物的权利。

与此同时,全球有111个国家的12亿人目前生活在严峻的多维贫困之中,其中近一半是儿童。根据世界银行的数据,另有数百万人将因气候变化而陷入极端贫困。 

“集体人权失败”

蒂尔克称,“这是一次可怕的集体人权失败”。他指出,在这些国家面临的所有挑战当中,没有任何一项能够被孤立地解决,因为这些挑战都是相互关联的。 

他还认为,包括气候变化及其引发的极端天气事件,缺乏对教育、医疗保健、卫生、社会保护、公正司法等人权的充分投资,数十年的治理薄弱,以及缺乏透明和负责任的决策,共同构成暴力极端主义形成的根源。

巨大的贫富差距

蒂尔克同样指出,“我们所处的时代是财富大规模集中的时代,从而引发了前所未有的不平等”。 

他说:“全球财富从未如此之多。但在2021年,最富有的10%的人拥有总财富的76%,而最贫穷的一半人只占到2%。在世界上近一半人口生活的国家,政府在偿还债务上的支出不得不超过其在教育或医疗方面的投入。”

蒂尔克进一步指出,巨大的贫富差距伤害到所有人。无论在国家还是国际层面,这一问题都破坏了信任,并且削弱了寻找解决方案的努力。因此,“所有国际机构和多边讨论必须反映每个参与者的需求,以便为消除国家之间日益扩大的不平等而共同努力,这符合每个国家的利益”。

他还特别强调,让人们享有负担得起的优质食品、水和卫生设施、住房、教育、医疗保健和社会保障的权利是每一个国家必须承担的义务;与所有其他人权一样,这些权利需要纳入法律并在各地得到维护。

但是,在许多国家,“住房被当作投机投资的商品,进而成为金融市场的玩物,而不是一项基本权利。经济适用房危机挤压了家庭收入,加剧不平等,危害儿童健康,使年轻人陷入贫困,这些问题在大部分工业化国家当中变得越发突出”。

志愿者在美国菲尼克斯的一个无家可归者营地帮助送水。
联合国新闻/Grace Barrett
志愿者在美国菲尼克斯的一个无家可归者营地帮助送水。

发达国家的“无家可归”危机

蒂尔克指出,在许多欧洲国家,住房成本的增长速度远远快于收入的增长速度,这使得大量年轻人和其他收入低或不稳定的人无法获得稳定、安全的住房。

一份在今年发布的官方数据报告显示,在整个欧盟,有近 100 万人无家可归,比2021年已经很高的水平还要高出近 30%,而且年轻人是受影响最严重的群体之一。

另据官方统计,2022年1月,美国有超过 50 万人无家可归,其中四成以上是非洲人后裔,这一群体占其总人口的 12%。

蒂尔克强调,消除无家可归现象并保障负担得起的住房牢牢地植根于可持续发展目标之中,而且也是人权工作的当务之急;各国需要认识到,无家可归是对人权的侵犯,因为这剥夺了人的尊严所必需的保护。

为此,他鼓励所有国家、特别是最发达的国家遵循国际法的要求,部署尽可能多的可用资源来实现这些权利。

中国的政策制定需更具参与性

蒂尔克还提到,中国的发展取得了巨大的减贫成就。 但该国最近的经济挑战显示,政策的制定需要更具有参与性,以维护所有人的人权,包括少数民族群体、农村社区人员、国内农民工、老年人和残疾人的权利。

他同时建议,中国应当为民间社会的参与和辩论提供空间,允许对政策提出批评并倡导变革,这将有助于构建一个更具复原力和灵活性的社会。

他还表示,“正如人权高专办一年前所强调的那样,对新疆维吾尔自治区的关切需要当局根据我们的建议采取强有力的补救行动。我对人权倡导者持续遭到拘留也感到不安”。

俄罗斯公民空间受到挤压

蒂尔克同样重申了对俄罗斯人权状况的深度关注。他强调,“由于对基本权利的限制,尤其是对反战运动的严重镇压,公民空间正在受到严重挤压”。

他还指出,当局继续利用司法系统来压制批评声音,尤其针对人权活动人士与从事合法工作的团体;有关在拘留设施中实施酷刑和虐待的指控依然存在,而当局仍然不愿就此展开调查。

呼吁根本性变革

蒂尔克最后再次强调,落实《2030 年议程》的时间已经过半,然而这很有可能成为“我们这一代人未能消除极端贫困、无法实现人权的可悲‘纪念碑’”。

他呼吁,在接下来将要举行的可持续发展目标峰会、第28届联合国气候变化大会以及未来峰会上,“各国需要果断地实施根本性变革”。

随着今年12月纪念《世界人权宣言》通过75周年的高级别活动临近,蒂尔克敦促所有会员国通过做出变革性承诺来进行真正的投入。

他强调,《发展权利宣言》规定了各国为所有人的福祉制定发展和相关政策的权利和义务;落实这一权利至关重要,制定《发展权国际公约》的草案已提交给本届常会以采取进一步行动。

蒂尔克说:“在我们迫切需要团结起来应对人类面临的生存挑战之际,人权事业的各个方面都有可能使我们团结起来。这最终是为了建立信任、恢复希望,我们所有人都需要发挥自己的作用。”

马拉松式会议

人权理事会第五十四届常会将一直持续到10月13日。在此期间,阿富汗、白俄罗斯、刚果民主共和国、海地、缅甸、尼加拉瓜、斯里兰卡、苏丹和乌克兰等国的人权状况将得到重点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