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转到主要内容
在肯尼亚北部的马萨比特,妇女们从粮食署的分发地点搬运食物。

粮食署:我们不能抛弃非洲之角遭受干旱的千万民众

粮食署
在肯尼亚北部的马萨比特,妇女们从粮食署的分发地点搬运食物。

粮食署:我们不能抛弃非洲之角遭受干旱的千万民众

人道主义援助

在非洲之角,气候变化、人道主义危机和不安全等问题交织,带来最严重的影响,数千万人正面临着四十年来最干旱的条件和极端的粮食短缺。联合国世界粮食计划署驻东非区域主任迈克尔·邓福德(Michael Dunford)警告称,该地区的情况在得到改善之前可能会变得更加糟糕。

邓福德在接受《联合国新闻》采访时表示:“不幸的是,这场危机可能还会持续恶化。如果你认为2022年很糟糕,那要做好心理准备,因为2023年可能更糟糕。这意味着我们需要持续开展援助行动,我们不能将非洲之角人民的需求弃之不顾。”

他警告说,虽然粮食署正在密切关注局势,但饥荒仍然是一种威胁。“我们可能会在今年年底或明年年初看到索马里部分地区宣布出现小规模饥荒。最让我害怕的是,在明显降雨到来之前,干旱将会持续下去,饥荒可能也会在一些邻国发生。”

然而,尽管前景黯淡,邓福德赞扬了“充满活力”的非洲之角地能区具备的应对力,以及来自粮食署、其他联合国机构和捐助方为帮助改善获得融资和农业新进展而提出的创新想法。他认为,对社区本身的投资也很关键,包括在营养和女童教育等领域的投资。

他说:“我们正在寻找非洲应对挑战的解决方案,粮食署是催化剂,也是渠道,使当地经济和农业部门能够利用这些资源满足该地区的紧迫需求。我们已经开始思考,如何建立复原力?我们如何帮助非洲人民适应气候变化?他们如何适应新的环境?粮食署和其他合作伙伴可以做什么来支持这些新的生计?”

出于内容清晰和篇幅限制的考虑,本篇采访内容已经过编辑。

联合国世界粮食计划署驻东非区域主任迈克尔·邓福德接受《联合国新闻》采访。
联合国/Leah Mushi
联合国世界粮食计划署驻东非区域主任迈克尔·邓福德接受《联合国新闻》采访。

 

联合国新闻:目前,非洲之角千百万人因干旱而面临粮食不安全。您能为我们描述一下目前的情况吗?

邓福德:事实上,东非地区,特别是非洲情况从未如此糟糕。在去年的这个时候,有5100万人处于饥饿状态,或者说是极度饥饿状态。今天,这一数字为8200万。在短短12个月的时间里,饥饿人数几乎增加了60%。造成这种情况的原因是冲突、气候、新冠疫情的影响,以及目前成本的急剧上涨。人们正处于危机的边缘。我们在索马里、埃塞俄比亚、肯尼亚北部和南苏丹都看到了这样的情况,粮食署和其他机构在这些地方起到了生死攸关的作用。不幸的是,情况在得到改善之前还会变得更糟。

联合国新闻:对于没有去过非洲的人来说,他们只是听到这个消息或在电视上看到有关报道。您能告诉他们,如果妇女和儿童想要生存,他们必须经历什么吗?您说这是生死攸关的选择。如果他们希望一天能够吃上一顿饭,需要做些什么?

邓福德:目前,非洲之角正在经历40多年来最严重的干旱。在此之前,连续四个雨季均降水不足。目前这个雨季的降雨也在减少,这造成了大量人口流离失所和牲畜损失;人们的需求无法得到满足。所以,人们正在不断迁徙。干旱本身造成了超过100万的境内流离失所者,他们成为了人道主义行动者、粮食署和其他机构能够提供基本救生支持的主要对象。就粮食署而言,我们在索马里为超过470万人提供现金转移。此外,我们正在实施营养计划,并支持扩大人道主义援助范围,以确保他们有必要的后勤能力和通信能力,满足人民的需求。

联合国新闻:那么,饥荒仍然是非洲地区的威胁吗?

邓福德:不幸的是,确实如此。我们可能会在今年年底或明年年初看到索马里部分地区宣布出现小规模饥荒。最让我害怕的是,在明显降雨到来之前,干旱将会持续下去,饥荒可能也会在一些邻国发生。

最近,我在索马里的时候遇到了一名叫阿米娜的妇女。她带着七个孩子徒步跋涉了28天。当我和她交谈时,她抱着一个孩子,明显营养不良,阿米娜正在进行登记,这样她可以通过粮食署获得人道主义援助。然后我们将她转到营养中心,在那里她能获得必要的治疗,确保她的孩子能够存活。目前的情况和我看到的一样糟糕,而且,冲突和不安全使情况更加恶化,这也使人道主义援助来到更加困难。

联合国新闻:非洲之角有四个国家遭遇干旱,许多家庭受到影响,粮食署早些时候希望筹集4.18亿美元,以满足这些家庭的迫切需求,度过今年剩余的日子。目前这一筹资金额仍保持不变吗?有何进展?

邓福德:为此次援助行动的筹资十分具有挑战性,尤其是在我们知道这场灾难即将来临的前期。因为世界各地其他援助行动也需要资金支持,乌克兰冲突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截至今年4月,我们筹集到了所需的大部分基金,仅在索马里就将受援者从150万人扩增到470万人。在整个非洲之角地区,我们正在为900至1000万人提供援助以应对干旱,实现了援助规模的扩大。

但是关键的一点是,我们持续需要额外的资金来维持援助行动。未来6个月内,粮食署需要21亿美元用于在该区域开展援助行动,这是一笔数额巨大的资金。所幸,美国政府以及其他国家政府已经为此提供了大量亟需的资金。但目前需要确保这一资金来源能够持续下去,直到雨季到来,干旱结束,人们得以回到自己的家园。

联合国新闻:既然提到资金的可持续性,请问如果不能如您预期那样顺利获取到资金,您还有哪些其他方法可以向捐助国或其他捐助方寻求捐款?

邓福德:我们与世界银行、非洲开发银行等国际金融机构密切合作,他们通常通过东道国政府提供资金,因此粮食署可以相应地扩大援助行动。我们要确保满足当前人们的人道主义需求,这一点很重要。我们已经开始思考,如何建立复原力?我们如何帮助非洲人民适应气候变化?他们如何适应新的环境?粮食署和其他合作伙伴可以做什么来支持这些新的生计?”

联合国新闻:关于社区的复原力,您能否举例说明粮食署与其他捐助方在该区域合作开展的项目或战略支持,以确保部分社区能够自力更生,而不是完全依赖于人道主义援助?有什么正面的故事吗?

邓福德:粮食署与其他机构对该区域的投资案例很多,旨在帮助当地的人们更好地满足自己未来的需求。我们正在与小农户开展合作,引进新的耕作技术,解决产后损失问题。我们正在努力提高人们的教育水平,努力确保年轻女孩拥有受教育的机会,并加大在营养方面的投资:满足人们的营养需求和预防营养不良比后期不得不进行营养不良治疗要重要得多。

当然,还有开展大规模的复原力基础设施项目,使人们可以获取水资源,使用不同类型的技术。我们还在创新方面进行投资,试图引入新的创新解决方案,这些解决方案或是源于该区域,因为如你们所知,该区域资源丰富且富有活力,或是通过我们从海外引入创新解决方案,可以在整个地区的实地应用。

联合国新闻:什么样的创新解决方案?您能给我们举几个例子吗?

邓福德:当然。例如为人们提供工具,比如天气预报,帮助他们更好地了解气候未来的变化趋势。再比如说,向人们提供小额保险产品,让他们了解更高效的储蓄和贷款项目是如何运作的。我们还在考虑如何加强农业实践或使其多样化,这样就无需完全依赖高科技。更重要的是,要向渴望学习的人们提供新方法,使其受益于粮食署以及其他机构提供的专业知识。

联合国新闻:人们对这些创新是否有积极的反应?

邓福德:人们对此反应十分积极。非洲之角是一个资源丰富且富有活力的区域,尤其是从人力资本层面来看。关键在于我们联合国如何向该区域的民众提供支持,并充分利用现有的机会。

联合国新闻:同样,黑海谷物倡议也使得非洲大宗商品的价格有所回落。人们对此是否有积极的反应?

邓福德:人们对此反应十分积极。这也是黑海谷物倡议必须持续下去的原因,不仅是为了让人们能够获取大宗商品,也是为了让人们能够获取化肥。俄罗斯是化肥生产大国,其生产的大部分化肥被运往其他地区。化肥成本的降低能够提高农民的农业产量,进而加强粮食安全。因此,所有这些因素都是决策者需要考虑的。我们当然不希望看到这份来之不易的倡议失效。

联合国新闻:其他国家,尤其是非洲的其他国家报告称,他们国家的农民粮食供应过剩,可被采购用于防止非洲之角的饥荒。粮食署是否认为可以利用这些国家的粮食盈余来增加对粮食紧缺的国家的供应?

邓福德:粮食署是该区域最大的大宗商品采购商之一。去年,粮食署在东部非洲采购了74.4万吨的粮食,支出2.5亿美元以开展人道主义援助。这样做的好处在于为农民们提供了销售市场。我们近期与加州大学戴维斯分校共同开展了分析研究,量化计算的结果显示,粮食署在采购或物流上每花1美元,就能为经济做出价值2.3美元的贡献。据估计,粮食署对该区域的国内生产总值的贡献率达1.42%,而且重要的是,粮食署还创造了超过33万个就业机会,以满足在当地以及该区域内采购并运输大宗商品的需求。这是我能想到的2022年最能阐释粮食署对该区域经济发展产生的影响的案例。

联合国新闻:该区域部分国家能够提供粮食以供粮食署采购,以此防止其他地区出现饥荒,您对这些国家的政府有什么要说的吗?

邓福德:我们正在寻找非洲应对挑战的解决方案,粮食署是催化剂,也是渠道,使当地经济和农业部门能够利用这些资源满足该地区的紧迫需求。

联合国新闻:您想对捐助方或捐助国以及非洲之角的人们说些什么吗?

邓福德:不幸的是,这场危机可能还会持续恶化。如果你认为2022年很糟糕,那要做好心理准备,因为2023年可能更糟糕。这意味着我们需要持续开展援助行动,我们不能将非洲之角人民的需求弃之不顾。该区域的人口对气候变化不负有责任。他们没有排放温室气体,但却处于气候变化的前线,受到直接的影响和冲击。这关乎公平问题。我们所有人,无论来自何方,都需要致力于满足非洲之角的人们的需求。

我们很兴奋,也心怀希望,因为在埃及沙姆沙伊赫召开的第27届联合国气候变化大会将首要解决资金问题,无论是通过绿色气候基金还是其他方式,以满足当前的人道主义需求,并确保长期致力于帮助脆弱国家和区域应对气候变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