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特雷斯看望在纽约定居的难民,敦促世界“团结一致”  

2022 年 6 月 19 日

在6月20日”世界难民日”到来之际,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周六看望了来自伊拉克和阿富汗的难民。他们现在在纽约生活、工作,为这个城市增添活力。

古特雷斯在访问后在推特上说:“就像全世界数百万难民一样,他们正在为他们的东道社区带来新的活力、繁荣和丰富的多样性。我们必须继续为他们提供支持。”  

古特雷斯曾在2005年至2015年担任联合国难民事务高级专员。他强调,发达国家在接收难民并为他们提供机会方面应该发挥重要作用,无论这些难民是谁,也无论他们来自哪里。

 

生活“进退两难” 

古特雷斯访问的第一站是布鲁克林,他在那里拜访了伊拉克难民苏珊·阿尔·阿卜杜拉(Suzan Al Abdullah),她在2010年和家人从巴格达逃到了埃及。 

在联合国难民署登记后,他们后来得以在加利福尼亚重新定居,并在那里得到进一步的帮助,来到了纽约。 

苏珊·阿卜杜拉告诉古特雷斯,她在战争中长大,希望能够支持其他难民。本着这种精神,她目前是一家非政府组织的社会工作者,刚刚获得大学硕士学位。 

苏珊·阿卜杜拉说:“每天你都认为这将是最后一天。这不仅仅是思忖,...这的确可能是你最后一天。当我和我的家人去埃及时,作为一个难民进退两难,的确也很艰难。所以,搬到美国虽然是一件大好事,但我花了几年时间才调整过来,不去再想‘我不会明天就死吧?’”。 

第二次机会 

苏珊·阿卜杜拉说,重新安置为那些被迫逃离的人提供了“第二次机会”。 

她说:“接纳难民是一项拯救生命的措施,每个领导人、每个国家都应该做出贡献和承担这一责任。” 

苏珊·阿卜杜拉接受了良好的教育,有一个安全的新家,能说流利的东道国语言,她承认自己是“幸运者之一”。 

她解释说:“从我的个人经历来看……来到一个你不了解的国家,一种你不会说的语言,并不容易。我的父母在伊拉克都是工程师,(现在)他们虽然有学位,但无法工作。” 

她认为,“如果企业更主动,雇佣难民,并为移民创造更多机会”,将会有所帮助。 

她说:“有些人会听出他们的口音,听出他们的英语说得不好,然后说,‘我觉得这样不行’”。 

在伊拉克流离失所 

联合国最新数据显示,2014年至2017年,伊拉克因达伊沙(又称伊黎伊斯兰国)恐怖组织引发的暴力事件而流离失所的600多万人中,目前约有120万在境内流离失所。 

与此同时,伊拉克已经接收了超过29万来自叙利亚和其他国家的难民——大部分在库尔德斯坦地区,2020年初,该地区拥有该国26个难民营中的25个。 

 

在2022年“世界难民日”之际,联合国秘书长安东尼奥·古特雷斯看望了一对在皇后区重新定居的阿富汗难民夫妇。
联合国图片/Eskinder Debebe
在2022年“世界难民日”之际,联合国秘书长安东尼奥·古特雷斯看望了一对在皇后区重新定居的阿富汗难民夫妇。

 

定居美国 

在访问布鲁克林后,古特雷斯又前往皇后区,看望了一对阿富汗难民夫妇沙菲·阿里夫(Shafi Alif)和罗希娜·索菲扎达(Rohina Sofizada),他们用加香料的绿茶和传统的阿富汗美食欢迎古特雷斯。 

他们边喝边聊,阿里夫透露,1992年,当他五个月大的时候,他的家人走了40天前往巴基斯坦寻求庇护,他们在那里呆了10多年。 

他们在难民署登记,难民署后来帮助他们于2002年自愿返回阿富汗。当他们回到喀布尔定居时,联合国机构提供了财政支持,包括交通和现金补助。 

这对夫妇一致认为,他们在阿富汗度过了“平静的岁月”,直到2018年。 

索菲扎达在美国驻喀布尔大使馆工作,获得了在美国定居的特殊签证,曾在阿富汗首都波兰军队工作的阿里夫后来持特殊移民签证也来到美国。 

留在国内的家人 

虽然他们很高兴能来到美国,但他们担心在巴基斯坦的家人,去年8月塔利班接管阿富汗后,他们再次离开了喀布尔。 

索菲扎达说:“我的家人在边境被拒绝了两次,尽管他们持有所有(必要的)签证和文件,我们在这里很放心,但我们仍然担心我们的亲戚”。 

作为一名非政府组织的社会工作者,阿里夫也在努力帮助新来的人,在那里他帮助抵达的阿富汗被疏散者。 

他认为,没有一个难民“乐意离开自己的国家”,他们是在暴力或迫害的威胁下离开的。 

他倡导建立“更多的重新安置地”并帮助满足基本需求——如住房——以更好地为他们的新社区做出贡献。 

挣扎中的阿富汗人 

难民署表示,阿富汗人是全球最大的难民群体之一。 

全世界有260万已登记的阿富汗难民,其中仅在伊朗和巴基斯坦就有220万。另有350万人在国内流离失所。 

资料显示,一半以上的阿富汗人口,即2400万人,面临严重的粮食不安全,估计97%的人生活在贫困线以下。 

呼吁开放边境 

在听到这些令人信服的故事后,古特雷斯呼吁发达国家做得更多。 

他提醒发达国家在欢迎和给予难民离开有辱人格的难民营或恶劣住房条件、安全重新开始的机会方面所应发挥的作用。 

他回顾说,当他领导难民署时,难民可获得的重新安置机会是现在的两倍,他敦促更多国家向寻求庇护者开放边境。

 

被迫逃离的乌克兰人得到了联合国开发计划署的帮助。
Andrii Krepkykh
被迫逃离的乌克兰人得到了联合国开发计划署的帮助。

 

逃往安全地带 

2021年,难民署提交的所有重新安置案例中有86%是针对酷刑或暴力幸存者以及需要法律和人身保护的人。 

大多数是易受伤害的妇女和女孩,一半以上是儿童。 

联合国表示,在俄罗斯入侵乌克兰10个星期后,世界在5月达到了一个戏剧性的里程碑。 

古特雷斯在所发表的2022年难民日秘书长致辞中表示,乌克兰战争引发了第二次世界大战以来欧洲规模最大、蔓延速度最快的流离失所危机。加上逃离世界其他地方冲突的妇女、儿童和男子,被迫流离失所的总人数已达1亿人——这是对我们这个时代的可悲控诉。 

他表示,在今年的世界难民日,我们申明人类共同的一个根本信条,即每个人都有权寻求安全——无论他们是谁,来自哪里,何时被迫逃离。 

基本人权 

他强调,国际法明确规定: 寻求庇护的权利是一项基本人权。逃离暴力或迫害的人必须能够安全地跨越边界。不得在边境歧视他们,或以种族、宗教、性别或来源国为由不公平地拒绝他们的难民地位或庇护申请。如果他们的生命或自由将面临风险,就不能强迫他们返回。而且像每个人一样,他们应该获得受尊重的对待。 

古特雷斯表示,安全只是第一步。一旦脱离危险,难民接下来需要的是机会:治愈创伤、学习、工作和发展的机会,返回家园(如果他们选择这样做)或在其他地方安全和有尊严地重建生活的机会。 

他表示,在世界各地,难民为他们的收容社区带去了新的生机、繁荣和丰富的文化多样性。 

他强调,保护难民是我们大家的共同责任。他敦促人们承诺做出更多努力,以支持世界各地的难民以及在面临重重挑战之际收容难民的国家。 

他呼吁人们团结一致,捍卫国际保护制度的完整性,永远不要忽视我们共同的人性。 

 

直接通过您的邮箱接收每日更新 点击此处订阅相关主题
下载适用于您的iOS或Android设备的联合国新闻应用程序iOS or Android devic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