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离失所者在尼日尔找到躲避恐怖的避难所,联合国秘书长承诺成为他们的发言人 

2022 年 5 月 3 日

成排的临时避难所覆盖着被太阳晒得发白的布单,风吹来的沙子与灰色、多尘和干燥的环境融为一体。现在是中午,气温达到了酷热干燥的44摄氏度(111华氏度)。 

尼日尔是非洲最热的国家之一,而瓦拉姆(Ouallam)区则是尼日尔最热的地方之一,这里很少下雨,但遭受打击的社区可以在这里找到避难所,躲避该地区的越来越多的暴力和恐怖活动。 

瓦拉姆和尼日尔北部的其他两个邻近地区目前收容了大约2万8000人,他们因动荡的非洲大萨赫勒地区的暴力行为,包括恐怖行为而逃离家园。大约8000人作为难民从邻国马里逃到尼日尔北部,另有2万名流离失所者来自附近的18个村庄和城镇。 

其中一人叫扎口·西多(Zakou Siddo)。他是一名教师,从距瓦拉姆约80公里的一个名叫莫格蒂欧格(Mogodiougou)的村庄逃离。 

他说:“2020年11月14日,我的村庄遭到袭击,12人丧生。牲畜被盗,我们的粮库和一些房屋被放火焚烧。然后我们决定逃到被认为是安全的瓦拉姆。” 

在瓦拉姆,西多与来自该地区的其他流离失所者走到一起,他们的逃离使得原来的村庄和城镇变得空无一人,学校无人照管。自2017年以来,许多孩子便没有去上课。 

 

阿米纳塔·瓦莱特·伊萨费塔内来自马里,已经在尼日尔的瓦拉姆生活了十年。
联合国新闻/Daniel Dickinson
阿米纳塔·瓦莱特·伊萨费塔内来自马里,已经在尼日尔的瓦拉姆生活了十年。

 

与他们走到一起的还有来自马里的难民,其中包括阿米纳塔·瓦莱特·伊萨费塔内(Aminata Walet Issafeitane),她是瓦拉姆一个妇女难民委员会的主席,十年前逃离了她的出生国马里。 

她讲述了一个类似的遭遇盗窃和暴力的故事。“我们是一个游牧民族,当武装团体偷走我们的牲畜时,我们的命运便被改变了。” 

像许多难民和流离失所者一样,她的社区面临着前所未有的变化。“我们已经把自己变成了固定不迁徙者;尽管严重的干旱和缺水阻碍了我们种植粮食,但我们仍在努力适应;我们现在仅有的少得可怜动物无法找到牧场。这让我们都饱受缺粮之苦。” 

在尼日尔全国,2500万人口中约有80%依靠农业生存。 

挑战缩影 

瓦拉姆及其周边地区是尼日尔面临的挑战的缩影。尼日尔是一个西非内陆国家,根据联合国难民署的数据,由于一系列因素,包括安全局势恶化、气候条件变化的影响以及过度放牧和砍伐森林,约有26万4000名尼日尔人在国内流离失所。 

联合国难民署表示,尼日尔还有超过25万名来自邻国的难民。据联合国合作伙伴报告,仅在2022年3月,就有超过1万7600名流离失所者进入尼日尔,其中大多数是返回家园的尼日利亚人,也有马里难民。 

联合国机构及其合作伙伴正在尼日尔各地提供一系列人道主义和发展支持。据估计,每年有680万人长期处于粮食不安全状态,吃不饱饭。低降雨量和农业生产区的袭击再次减少和限制了农民种植的粮食数量。 

尽管危机重重,尼日尔2022年人道主义应急计划仅获得8.7%的资金。 

 

联合国秘书长安东尼奥·古特雷斯在尼日尔的瓦拉姆同流离失所的妇女谈话。
联合国图片/Eskinder Debebe
联合国秘书长安东尼奥·古特雷斯在尼日尔的瓦拉姆同流离失所的妇女谈话。

 

流离失所者的发言人 

联合国秘书长安东尼奥·古特雷斯在瓦拉姆看望了来自马里的流离失所者和难民,以表明他和联合国对那些被赶出家园的人的声援。 

古特雷斯对他们说,他将尽一切努力支持改善他们的生活。“我将成为你们的发言人,并要求国际社会不仅提供你们需要的人道主义援助,而且支持发展,因为只有通过教育、卫生和创造就业,才能击败恐怖主义。” 

他警告说,“有些恐怖分子声称他们是以上帝的名义行事;这是一个错误的说法。”他补充说,“在所有伊斯兰教的圣典中,都谴责暴力和一个穆斯林对另一个穆斯林发动的任何战争。” 

他再次呼吁国际社会支持尼日尔,称其为“拥有良政的民主国家”,但却“没有足够的能力”来打击恐怖主义。 

 

直接通过您的邮箱接收每日更新,点击此处订阅相关主题
下载适用于您的iOSAndroid设备的联合国新闻应用程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