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转到主要内容

妇女和女孩必须带头抗击“广泛而相互关联的危机” 

加布因达作为性别问题专家拥有丰富的经验,曾参与妇女赋权、发展、人道主义和建设和平倡议工作。
Maimana El Hassan
加布因达作为性别问题专家拥有丰富的经验,曾参与妇女赋权、发展、人道主义和建设和平倡议工作。

妇女和女孩必须带头抗击“广泛而相互关联的危机” 

妇女

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今天在妇女地位委员会开幕式上说,为了给我们所有人打造一个可持续的未来,“妇女和女孩必须走在前列,发挥带头作用”。 

他将气候和环境危机,以及新冠疫情造成的持续经济和社会后果描述为“我们时代的决定性问题”,并提醒说“我们的集体应对将指引我们未来几十年的发展方向”。 

他指出,“气候危机、污染、荒漠化和生物多样性丧失等前所未有的紧急情况,加上新冠疫情以及新的和正在发生的冲突的影响,已经加速并加剧为影响我们所有人的广泛和相互关联的危机。”他向这一以现场和线上混合方式举行的开幕日活动的与会者表示,损失不会平均分配。 

他说:“在任何地方,妇女和女孩都面临最大的威胁和最深的伤害”。 

“虽然她们正在采取行动应对气候和环境危机,但她们仍然在很大程度上被排除在决策室之外。” 

“连锁危机” 

古特雷斯说,生活在小岛国、最不发达国家和受冲突影响地区的妇女和女孩受到的影响最大。 

她们的营养和生计受到极端天气的极大影响,当当地自然资源受到威胁时,她们受害最深。 

“随着越来越多的气候冲击,证据表明童婚和剥削之间存在联系。” 

他继续说道:“当气候灾难发生时,正如它们越来越频繁地发生一样,研究表明,妇女和儿童死亡的可能性是男性的14倍。”  

千年父权制 

古特雷斯对针对女性人权维护者和环境活动家的暴力和威胁的增加深表震惊。 

他解释说,性别歧视意味着只有极小比例的土地所有者和领导者是女性,在土地使用、污染、保护和气候行动的政策和决策中,她们的需求和利益“经常被忽视和搁置”。 

他告诉与会者,《气候变化框架公约》、《京都议定书》和《巴黎协定》框架下只有三分之一的决策职位由妇女担任,而她们只占环境部长的15%。 

此外,192个国家能源框架中只有三分之一包含性别因素,而且在气候融资中也很少考虑性别因素。 

他强调:“这再次表明,我们生活在一个男性主导的世界,一个男性主导的文化之中,一个排斥妇女并阻止她们的声音被听到的父权制千年。” 

他说:“没有所有人的贡献,我们无法实现我们的任何目标...包括为妇女权利和性别平等而努力的男子和男孩。” 

未来社会 

古特雷斯表示,《巴黎协定》解决了生物多样性丧失、土地退化和污染问题——这对在一个健康的地球上为所有人创造有尊严的生活至关重要。 

妇女和女童领袖、农民、政策制定者、经济学家、律师和气候活动家对于建设未来的可持续经济和有复原力的社会至关重要。 

他强调说:“但是,如果没有妇女的充分、平等参与和领导,我们就无法实现这一目标。” 

面临“不可能的选择” 

古特雷斯说,在过去的两年里,新冠疫情凸显并加剧了性别不平等和不公正。 

数百万妇女已经失业,面临着“不可能的选择”,要么赚取收入,要么从事无偿但重要的护理工作,数百万失学女童“可能永远不会重返校园”。 

他表示,“解决这些问题需要统一战线,保护妇女权利方面来之不易的成果,同时投资于妇女和女孩的终身学习、医疗保健、体面工作和社会保护。” 

他说:“性别平等和妇女权利必须成为适应当今社会和经济的新社会契约的核心。” 

 

一名妇女在孟加拉国一家塑料回收工厂工作。
联合国妇女署/Mohammad Rakibul Hasa
一名妇女在孟加拉国一家塑料回收工厂工作。

 

重新平衡权力 

在全球层面,古特雷斯引用了他的《我们的共同议程》报告,该报告提出通过新的全球协议和和平议程实现权力再平衡,以减少所有暴力——包括基于性别的暴力——并将妇女和女童置于安全政策的核心。 

他还提醒说,联合国正在努力支持妇女在建设和维护和平的每个阶段的参与和领导,包括通过他的特使和代表,他们正在设计和支持更具包容性的和平进程的战略。 

古特雷斯补充说,联合国特别政治任务中的性别问题顾问促进妇女的参与,并确保她们的优先事项是所有政治努力的“不可或缺因素”。他将妇女的平等领导描述为“不仅是正义的问题……[而且]对创建和平、有活力的社区和社会至关重要”。 

他说,“我们无法将我们这个世界的危险和平状态与长期存在的父权制和排斥结构分开。”他以俄罗斯入侵乌克兰为例说,“这在任何地方都是又一个明显的证明”。 

妇女地位委员会至关重要 

联合国经济及社会理事会主席凯拉皮尔提醒说,作为一个附属机构,妇女地位委员会继续监督和监测2030年可持续发展议程和发展目标,特别是关于性别平等的可持续发展目标5的实施情况。 

他说,“在这方面,委员会的工作仍将是经社理事会系统的核心,以指导新冠疫情实现以人为本和性别敏感的复苏。”他提醒说,7月的高级别政治论坛将审查可持续发展目标5以及其他全球目标的实施进展。 

妇女地位委员会的工作对于加强性别平等、妇女赋权的全球框架以及就“如何以综合和跨领域的方式推进这些重要目标”向决策者提供建议仍然“至关重要”。 

实施“黄金标准” 

联合国大会主席沙希德指出,在联合国76年的历史中,只有4名女性被选为大会主席,而从来没有女性被选为秘书长。 

他断言:“这需要纠正。就性别平等和妇女赋权而言,联合国不能在呼吁在全世界实施黄金标准之时,自己却不能在联合国系统实施这一标准”。 

沙希德说,他将“亲自”带头呼吁让女性担任下一任秘书长 。

他邀请与会者与他一起“吹响号角。”  

为和平祈祷 

联合国妇女署执行主任西玛·巴胡斯在讲话开始时提请注意“所有危机和冲突”,提醒人们“从妇女和女孩身上索取最高的代价”——从缅甸到阿富汗,从萨赫勒到海地,从叙利亚到索马里,到也门和埃塞俄比亚,最新的补充是“可怕的乌克兰战争”。 

她呼应古特雷斯秘书长的话说,“对乌克兰的入侵必须结束,战争必须结束,和平必须获胜。” 

巴胡斯继续说道,“我们每天都看到乌克兰妇女和女孩的生活、希望和未来受到的损害。”她重申了对乌克兰妇女的声援,同时对“她们的勇气和韧性”表示敬意。 

她说:“我祈祷他们——以及所有经历冲突的人——将很快获得和平”。 

“男性主导的解决方案” 

联合国环境规划署执行主任英格·安德森说,这个世界已经“受够了男性主导的解决方案”。 

她说,在重振环境多边主义方面,将妇女置于“决策的核心”至关重要。 

驱动行动 

妇女地位委员会主席马图·乔伊尼(Mathu Joyini)称年轻女性是“气候行动和意识变化的驱动者”。 

她说:“我们需要确保她们在这些领域的领导力和有意义的贡献被纳入决策过程。” 

她指出,“世界各地的妇女和女孩都期待委员会作为性别平等和增强妇女权能的领导机构提供指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