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平协议达成五年后,哥伦比亚小镇不同派别正在组成一个 新的“大家庭”

2021 年 11 月 22 日

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本周将前往哥伦比亚,纪念结束该国 50 年冲突的和平协议签署五周年。他在访问中将前往一个名为兰诺格兰德(Llano Grande)的小镇,那里的居民和前战斗人员正在共同努力,以确保大家都拥有一个更美好的未来。

这个小镇是一个例子,显示了如何通过和平与和解,以及决心,从前的旧敌可以建立一个新的“家庭”。

古特雷斯将于 11 月 23 日星期二开始对哥伦比亚进行为期两天的访问。在他到达兰诺格兰德之前,《联合国新闻》的记者前往这个小镇所处的地区进行了探访。

小镇入口处的墙上写着“兰诺格兰德之家”几个字。前战斗人员、当地人、士兵和警察在这里共同生活。 而在五年前,在达成和平协议结束政府与哥伦比亚革命武装力量之间的冲突之前,这是不可想象的。

由各式各样的人组成的“家庭”

所有各方都认为自己是这场持续得太久的冲突的受害者。他们现在从某种意义上说共同组成了一个“家庭”。这个家庭有起有落,有伤口需要愈合,而联合国正在通过“和解疗法”为他们提供帮助。

驻扎在兰诺格兰德山腰的陆军小分队一名不愿透露姓名的成员说,和平“为农民、社区和公共力量带来了许多好处。这主要是为了兰诺格兰德之家。我们互相照顾,我们见面,看看我们可以如何互相帮助”。

67 岁的卢兹米拉·塞古拉(Luzmila Segura)说:“是的,现在我们是一家人了。” 她记得,战争期间,在许多个早晨,她都是在恐惧中醒来。

她回忆道:“你看到武装人员抵达。那是多么可怕!天哪!我们以为他们是来杀我们的。” 她说,武装游击队“多次”袭击了这个处在半山腰的村庄,甚至洗劫了她的小农场,烧毁了一切。她被迫离开了农场,搬到附近的村庄生活。

但自从和平协议签署后,塞古拉笑着说:“现在我感到很高兴,因为他们给了我房子。现在这里很平静。我们都像一家人一样一起工作。一片和平,到目前为止,一切进展顺利。我们大家在一起。我再也不害怕了。”

她现在在一家新的名叫阿雷帕斯(Arepas )的工厂工作。这家工厂是在联合国粮食及农业组织的帮助下建立的。

一名士兵站在哥伦比亚达贝坝的前哥伦比亚革命武装力量游击队营地前。
图片: UNMVC/Esteban Vanegas
一名士兵站在哥伦比亚达贝坝的前哥伦比亚革命武装力量游击队营地前。

我们都在“为和平而努力”

塞古拉所工作的阿雷帕斯工厂的负责人是卡门·图利亚·卡多纳(Carmen Tulia Cardona Tuberque)。她更喜欢谈论现在,她说,因为过去太痛苦了。她回避自己个人故事的细节,其中包括在冲突中丧生的丈夫,许多留在兰诺格兰德的人和逃离这里的人都避免谈及这些痛苦的往事。

她悲伤地看着远方的地平线说:“我相信,这个社区尽管经历了很多困难,但今天每个人都为同一个目标——和平而共同努力。你以前从未想过事情会这样。”

她说:“社区成员每个人都在为一项有价值的事业贡献自己的力量。作为一个社区,我们在这里相互支持,因为和谐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这一点。” 她还说,许多因战斗而流离失所的人正在返回兰诺格兰德。说到这里,她的脸上绽露出笑容(: “这令人感到鼓舞。”

同样,大约 45 年前,杰罗·普埃尔塔·佩尼亚(Jairo Puerta Peña)年仅14 岁时就加入了哥伦比亚革命武装力量。作为一名前战斗人员,他现在参加建筑培训课程。他说他也觉得自己是兰诺格兰德大家庭的一员。 “我们都有相同的目标:活得更好,安心工作。”

上午的训练课结束后,佩尼亚详细介绍了过去五年他的生活发生了怎样的变化:“战争中的生活对我来说总是在行走、了解情况、与民众交谈、学习和训练军队,这样我们在不得不面对敌人的时候就不会在战斗中丧生。和平协议签订后,生活平静了许多。很安心……与家人在一起,睡觉,吃饭,工作……不再听到枪声、炸弹爆炸声和军队登上直升机的声音。”

前哥伦比亚革命武装力量战斗人员佩尼亚(Jairo Puerta Peña)正在参加一个课程,这是前战斗人员恢复普通生活努力的一部分。
图片: UNMVC/Esteban Vanegas
前哥伦比亚革命武装力量战斗人员佩尼亚(Jairo Puerta Peña)正在参加一个课程,这是前战斗人员恢复普通生活努力的一部分。

前战斗人员为“正常”生活而奋斗

佩尼亚的朋友和前战斗人员埃弗拉伊姆·萨帕塔·哈拉米略 (Efraím Zapata Jaramillo) 21 岁时辞去了麦德林公司的建筑工作,在卡克塔省与哥伦比亚革命武装力量一起“上山”。他解释了他是如何作为在山上拿着步枪的游击队员努力重新融入社会的,“并像任何哥伦比亚人一样拥有正常的生活水平。”

萨帕塔为社区里的人做衣服,这是联合国开发计划署开展的一个项目。他坐在缝纫机前说:“我们这里的所有人,前战斗人员、非战斗人员、警察和军队,都是为和平而奋斗的大家庭的成员,他们不会再次拿起武器。话语应该是我们的武器;我们不仅应该用它来捍卫我们的权利,而且要捍卫哥伦比亚人民的权利,尤其是被国家抛弃的农民。”

在缝纫车间坐在他旁边的是莫妮卡·阿斯特丽德·奥昆多(Monica Astrid Oquendo)——一位年轻的农妇。和平协议不仅为她带来了心灵的平静,而且还带来了许多学习和培训的机会,这使社区受益匪浅。

她说:“我们就像一个家庭,因为我们分享想法,我们分享工作。” 

奥昆多脖子上挂着卷尺,对自己制作的手工运动衫和套头衫,以及正在学习制作的风衣感到很兴奋。这些风衣将在这里的山谷及其他地区销售,以保护摩托车骑手免受日晒雨淋和严寒。

前哥伦比亚革命武装力量战斗人员萨帕塔(Efrain Zapata Jaramillo)现在在一家裁缝店工作。
图片: UNMVC/Esteban Vanegas
前哥伦比亚革命武装力量战斗人员萨帕塔(Efrain Zapata Jaramillo)现在在一家裁缝店工作。

乡村教师助建“家庭”

当宣布 117 名前战斗人员将被重新安置到兰诺格兰德以重新融入社会时,镇上学校的教师玛丽拉·洛佩兹(Mariela López)感到恐惧,但对于究竟什么对兰诺格兰德和整个哥伦比亚最有利,她几乎没有任何疑问。

她说:“在我第一天再次见到他们时,我离开了。我去了镇上,在那里,我坐下来哭了。我说,如果我不原谅,我怎么谈和平?但如果我不原谅,那么受伤的就是我自己。我对自己说,我不希望哥伦比亚的任何家庭经历我所经历的生活,从今天起,我将不惜一切代价做出贡献,以便和平进程得以进行,从而使兰诺格兰德能够经历和解。” 

后来,当她遇到前战斗人员时,她改变了对他们的看法:“我们以前认为——不仅是我,由于前战斗人员让我们所经历的那些事情,我们认为他们是好斗的人。但是当他们来了以后,我认为他们并不坏,而且——我要为我要说的话道歉——我认为他们中的许多人也是受害者。”

农民和冲突受害者露西拉站在她在哥伦比亚和平进程后重建的房子外面。
图片:农民和冲突受害者露西拉站在她在哥伦比亚和平进程后重建的房子外面。
农民和冲突受害者露西拉站在她在哥伦比亚和平进程后重建的房子外面。

联合国伸出援手

兰诺格兰德位于安蒂奥基亚省,是一个拥有 150 名居民的村庄。它也是指定的“训练和重新合并领土空间”之一,这些领土空间被用于促进前战斗人员重新融入民间社会,同时造福周边社区。

它位于在大北坝市(Dabeiba)购买并移交给前战斗人员的一片土地上。据估计,在安蒂奥基亚,80% 的人口卷入了哥伦比亚的武装冲突。从历史上看,这个省曾是被非法采矿和非法作物种植这些非法经济活动加强的众多武装团体的据点。

正如《联合国新闻》采访的所有人向我们展示的那样,和平——与家庭——由许多要素组成:信任、和解、重新融合、宽恕和努力工作。

自和平协议签署以来,联合国哥伦比亚核查团与联合国各机构和办事处一道,一直陪伴着兰诺格兰德之家的这一旅程,使协议中的文字得以扎根。

联合国提供的这种支持是“根本性”的。

对于佩尼亚而言,这是因为“它阻止了哥伦比亚政府对协议做任何它想做的事情”。

对于塞古拉而言,这是因为 “社区给了我一个新家”。

对于卡多纳而言,这是因为她已经开始在她的阿雷帕斯工厂工作。

对于萨帕塔和奥昆多而言,这是因为他们可以在服装车间自己做决定。

对洛佩兹来说,这是因为她可以为学校的孩子们提供音乐课、电脑和课桌。

总之,在联合国的支持下,已经启动了大约 15 个项目,从肥皂制造,到养鱼、教育、服装制作、畜牧业和农业,不一而足。

哥伦比亚兰诺格兰德的前哥伦比亚革命武装力量游击队营地。
图片: UNMVC/Esteban Vanegas
哥伦比亚兰诺格兰德的前哥伦比亚革命武装力量游击队营地。

有些承诺尚未兑现

但是,就像兰诺格兰德覆盖着茂密植物的青翠山脉上那些蜿蜒的小路一样,通往和平的道路也有许多曲折,需要下定决心才能到达理想的目的地。

事实上,萨帕塔和佩尼亚都指出,“和平协议的一些目标已经实现,而另一些目标则没有”。两人都指出,政府在住房、土地和食品领域尚未采取一些关键行动。

与此同时,兰诺格兰德的许多项目由于缺乏资金或技术跟进而停滞不前,在某些情况下,是由于前战斗人员缺乏承诺。此外,自2021年4月以来,粮食供应持续出现延误和减少,引发了动荡,以及对地方层面的融入与和解工作能否长期持续的质疑。

兰诺格兰德和类似的社区在和平协议之后取得了长足的进步,但在其他地方,还有很多工作要做。

离兰诺格兰德不远的地方是阿帕达多市(Apartadó),政府将在那里举行仪式以纪念和平协定签署五周年,联合国秘书长将出席这一活动。

在那里,市长办公室已经开始建设一条“连接前战斗人员所在农村地区与城市的基础高速公路”,但目前没有资源来完成该项目。

一些市政府成员警告说,虽然前战斗人员、平民、军队和准军事人员之间没有冲突,但也没有和解;相反,他们告诉《联合国新闻》,“每个人都做自己的事,互不干扰”。 

就在安蒂奥基亚省,监察员办公室发布了 31 项涉及前战斗人员的凶杀、袭击、威胁、流离失所和侮辱方面的警报。自 2017 年以来,该省已登记了 30 起凶杀案和 4 起失踪案,其中受害者绝大多数是男性。

最后,在哥伦比亚的其他地区,例如乔科省,情况据说更为严重,联合国人权高专办(OHCHR)在上周四表示,情况“令人担忧”,并且正在发生“严重的侵权行为”。

本文由《联合国新闻》与联合国哥伦比亚核查团合作采写。
 

 

直接通过您的邮箱接收每日更新 点击此处订阅相关主题
下载适用于您的iOS或Android设备的联合国新闻应用程序iOS or Android devic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