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之地努巴:历经120年迁移,努比亚文明顽强繁衍生息 

2021 年 11 月 18 日

努巴或黄金之地的名称源于“Nub”一词,意即黄金,因为埃及阿斯旺南部阿拉齐 (Al-Alaqi) 地区的土地有着规模最大的金矿。又因为努比亚人高超的射箭技能,古埃及人称努巴为“弓之国”。 

阿斯旺导游联盟负责人舒克里·塞伊夫·埃尔丁(M. Shukri Seif El-Din)在接受《联合国新闻》采访时解释说:“努巴地区位于苏丹北部和埃及南部。努巴的名字来自古埃及语中的‘Nub’这个词,意思是黄金,过去也被叫做库施。” 

努比亚遗产研究员穆罕默德·索比 (Muhammad Sobhi) 教授进一步解释道:“努巴或(库施)这个名词最早出现于中王国时期,特别是在辛努塞尔特一世 (Sonsert I) 统治期间,人们在阿斯旺象岛墓群的一座坟墓上发现了这个词。” 

努巴和努比亚人 

黄金之地努巴:历经120年迁移,努比亚文明顽强繁衍生息
联合国图片
黄金之地努巴:历经120年迁移,努比亚文明顽强繁衍生息

努巴的土地从埃及南部一直延伸到尼罗河南部,位于尼罗河第一瀑布和第四瀑布之间。努比亚人分为下努比亚人和上努比亚人。下努巴——也称为埃及努巴——从尼罗河两侧的阿斯旺以南约320公里处延伸至瓦迪·哈勒法 (Wadi Halfa) 的第二瀑布。上努巴则位于苏丹共和国境内。 

努比亚社会包括三个主要部落:阿拉伯人、库努兹人 (Al-Kunuz,意为宝藏) 和法迪卡人 (Fadijka)。 

1、阿拉伯部落居住在努巴地区的中心,说阿拉伯语。 

2、法迪卡部落说古努比亚语,生活在南部地区。他们自己的方言叫做法迪卡 (Fadijka) ,只用于口头交流,没有书面文字。 

3、库努兹部落居住在北部地区,讲“Kenizia”方言,也会说马图克语。 

埃尔丁指出,上努巴(现苏丹境内)曾有一些名为布莱米斯 (Blemmys) 的部落袭击了位于埃及的下努巴,致使埃及的努比亚人寻求法老塞索斯特里斯的保护。因此这些努比亚人称这名法老为努比亚人的护佑王。 

大坝和水库建成后的努比亚人迁移潮 

努比亚遗产研究员穆罕默德·索比
联合国图片
努比亚遗产研究员穆罕默德·索比

二十世纪初(1902年),努比亚人参与了埃及政府建造的用来存储尼罗河水的阿斯旺水库项目,但却导致了十个努比亚村庄被淹没,村民流离失所。 

随后,1912年阿斯旺水库第一次加高期间,努比亚人再次迁移。随着水位攀升,8个村庄被淹没。 

1933年,水库第二次加高,又有10个村庄被淹没。 

第四次迁移出现在阿斯旺高坝建造时期。约 350 平方公里的土地上,1万8千个家庭失去了自己的家园。 

他们从旧努巴迁移到新努巴,然后到阿斯旺市以北的纳斯尔努巴 (Nasr al-Nuba) 和考姆翁布 (Kom Ombo) 的中心。这次迁移始于1963年10月18日,持续到1964年6月22日。迁移人口乘船只前往阿斯旺市,然后乘坐大型巴士前往位于纳斯尔努巴和考姆翁布的新努比亚村庄。 

努比亚传统房屋
联合国图片
努比亚传统房屋

阿斯旺导游联盟负责人、亲历了这次迁移的埃尔丁教授认为:“努比亚人在1902年、1912年和1933年水库加高后的几次迁移,我们不能说是强迫迁移。” 

“努比亚人要么为了远离水库而上山,要么自愿迁移到基纳省的埃斯纳和基纳市。” 

埃尔丁教授说,“但在建起高坝、形成纳赛尔湖、水位上升后,那时发生的迁移是被迫的”。他认为对这几次迁移而言,移民“在纳赛尔湖水位稳定之后,保留返回这些村庄的权利。” 

努比亚妇女活动家纳贾特•赛义德•阿里 (Najat Sayed Ali) 说:“在努比亚人的多次迁移之后,这个地方的许多地理特征发生了变化。” 

赛义德•阿里女士指出,在水库加高之后的几次迁移中,努巴的流离失所者并没有受到地理变化的影响。但是,在修建阿斯旺高坝之后流离失所的努比亚人受此影响,他们被转移到了阿斯旺以北50公里的纳斯尔努巴中心 (Nasr Nuba Center) 。 

拯救努比亚古迹的全球呼吁 

黄金之地努巴:历经120年迁移,努比亚文明顽强繁衍生息
联合国图片
黄金之地努巴:历经120年迁移,努比亚文明顽强繁衍生息

阿斯旺高坝启用后,埃及请求国际援助,拯救考古遗址。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作出了回应。负责保护文化和世界遗产的教科文组织发起了一项拯救努比亚古迹的国际活动。来自世界各地的专家,包括工程师、建筑师和地理学家,前来拯救和保护古迹。 

在二十年内,许多古迹得以保存,其中最引人关注的是阿布辛贝神庙和菲莱神庙。 

教科文组织专家、阿斯旺努比亚博物馆前馆长、考古学家奥赛马•阿卜杜勒•哈森博士在接受《联合国新闻》采访时解释说:“教科文组织在拯救努比亚古迹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于1959年通过了拯救努比亚古迹的全球倡议,呼吁世界各国参与这一活动。” 

埃及政府拨款用于拯救努比亚古迹,并制定政策,组织和促进外国和当地考古团的工作。 

教科文组织的专家表示,该笔基金由埃及政府和教科文组织共同出资,主要用于抢救文物和考古挖掘这两项任务。这些文物现在陈列在阿斯旺的努比亚博物馆。 

努比亚人与回归之梦 

许多努比亚人梦想回到纳赛尔湖畔,靠近他们原来生活的村庄。因此,在政府实施的大型土地开垦项目中,埃及政府宣布努比亚人将优先获得位于古努巴地区的土地。 

这符合《宪法》第236条,其中规定“国家保证制定和执行边境地区全面经济和城市发展计划”。这也符合二十年前在南非德班举行的打击种族主义世界会议的建议。 

尼罗河
联合国图片
尼罗河

作为努比亚人,埃尔丁希望 “返回权的原则将依据宪法实施和批准,纳赛尔湖地区将得以重建。” 

他建议,“纳赛尔湖两岸的古努比亚村应与该地区的寺庙重建共同进行,包括Al-Sebua、Imada、Abu Simbel和Nefertay。如果这一情况发生了,那可以说过去没有发生迁移。” 

喜欢努比亚文化的法国夫妇 

黄金之地努巴:历经120年迁移,努比亚文明顽强繁衍生息
联合国图片
黄金之地努巴:历经120年迁移,努比亚文明顽强繁衍生息

在参观一栋努比亚房屋时,《联合国新闻》记者见到了摩洛哥裔的法国法官法蒂哈•托利安 (Fatiha Tolian)。她和丈夫尼古拉非常希望了解努比亚文化,尤其是努比亚妇女的情况。 

这位法国法官与她的丈夫当时正在访问该地区,她说引起她注意的是“努比亚人对其文化和遗产的重视,以及埃及文化中独立的努比亚文化所展现的巨大的影响力。” 

还有一件事令她印象深刻:“努比亚妇女的传统、衣着和文化植根于周边环境,这些在她们的生活中占有重要一席。” 

在努比亚传统房屋居住的伊芙 

位于菲莱岛南部的努比亚传统房屋以其出色的外观、和谐的建筑而著称。这些房屋由泥砖混合原先用来建造屋顶的棕榈叶和树干制成。 

努比亚妇女伊芙希望坚守习俗和传统,保持努比亚人的特质。她认为努比亚黄金(珠宝)是她个性的一部分,也是努比亚人历史和文化的一部分。努比亚珠宝有很多名字,包括 “Jakd”、“Zamm” 和 “Kardan”。 

虽然努比亚妇女的服饰因年龄和社会地位的不同而有所区别,但“jarjar”被认为是努比亚妇女的正式服饰。 

“努比亚女性喜欢古努比亚黄金。尽管各种黄金的设计技术和技艺取得了进步,但努比亚妇女仍然怀念过去的黄金,尤其是库努兹和法迪卡部落的努比亚妇女。” 

传统婚礼和舞蹈 

努比亚传统庆祝仪式
联合国图片
努比亚传统庆祝仪式

在传统婚礼中,努比亚人的歌唱形式根据表演中使用的乐器而有所不同,包括弹拨尔歌曲。努比亚人有自己独特的艺术节奏。我们留意到法迪卡部落的“Al-Arageed”舞蹈,还有库努兹部落的“Holi”舞蹈表演。 

“Al-Arageed”舞蹈是一种男女共舞的集体舞。这种舞蹈受到了尼罗河不断翻滚的波浪的启发。至于库努兹部落,我们发现在他们的舞蹈中,用手掌跳跃是最主要的。 

自阿斯旺水库建设以来,历经不断的迁移,两次加高,以及高坝的落成——尽管如此,努比亚文明仍在顽强地延续、保持其存在。 

本文由《联合国新闻》哈立德·阿卜杜勒·瓦哈卜报道。

 

直接通过您的邮箱接收每日更新 点击此处订阅相关主题
下载适用于您的iOS或Android设备的联合国新闻应用程序iOS or Android devic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