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5个国家的240人因与联合国合作据称遭到报复和恐吓 

2021 年 9 月 29 日

截至4月31日的一年中,45个国家约有240名民间社会成员、活动人士和记者据称遭到报复和恐吓,仅仅是因为他们与联合国合作。  

这是联合国负责人权事务的助理秘书长伊尔泽·科里斯(Ilze Brands Kehris)今天向人权理事会提交的一份新报告中提供的数据。 

许多案件是匿名举报,因为害怕报复。还有大约50人被拘留,还有其他一些人被软禁。 

科里斯说,该报告“清楚地表明,恐吓和报复案件的范围和严重性持续存在,数量高得令人无法接受。” 

从监控到限制性立法 

科里斯表示,调查结果显示出几个主要趋势: 

在近一半的国家,据称存在对个人和团体进行在线和离线监测和监视。许多案件包括黑客入侵账户、旅行禁令和其他行动限制。 

她指出,包括中国、埃及、伊朗、沙特阿拉伯、越南、印度、以色列、缅甸、菲律宾和委内瑞拉存在报复和恐吓受害者遭受拘留的严重问题。  

她强调,限制性立法通常基于国家安全的理由,包括反恐措施,或者是基于规范民间社会组织活动的法律。 

虚假指控 

科里斯说:“人们需要明白,在联合国机构面前主张妇女权利不是恐怖主义行为,在联合国论坛上就少数民族或土著人民的权利发言也不是对国家安全的威胁。” 

她表示,“对受害者、人权维护者、记者和其他民间社会行为者而言,环境越来越具有挑战性,甚至有时是压制性的。” 

科里斯表示,有一种“令人担忧的趋势”,即要求联合国报告“受害人”要求匿名的案件。在报告中提到的240个人中,由于保护问题,有100多人的名字没有公布。 

联合国的优先事项 

科里斯说,这些受害者继续遭受严重的侵犯人权行为,例如任意逮捕和拘留,同时遭受酷刑和虐待,甚至在拘留期间死亡、遭受杀害和被强迫失踪。  

在数字领域,活动家和记者在联合国会议上发言后在社交媒体上遭到攻击,受害者因提交信息或与联合国进行电子通信而成为打击目标。 

科里斯还指出,一些会员国的良好做法值得称道,例如对民间社会向安理会通报情况可能面临的风险或可能出现的任何反弹予以考虑并做好准备。她还表示,总体而言,各国对报告编写过程中就所收到的指称做出的回应“令人鼓舞”。 

她说,会员国不应该对“向联合国提供批评观点的人遭到压制的现象予以容忍。” 

她补充说:“在为互动提供安全开放的空间方面,我们需要做得更多更好,让那些敢于发声的人的声音能够被听到,而不用担心任何形式的报复。” 

 

直接通过您的邮箱接收每日更新 点击此处订阅相关主题
下载适用于您的iOS或Android设备的联合国新闻应用程序iOS or Android devic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