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权调查:委内瑞拉司法系统协助镇压

2021 年 9 月 16 日

联合国任命的一个独立人权调查团今天表示,委内瑞拉司法系统的独立性已被“严重侵蚀”,以至于它在国家镇压政府反对者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

在应人权理事会要求提交的第二份报告中,联合国委内瑞拉国际独立事实调查团称,该国法官允许使用检察官提交通过酷刑获得的证据,还有其他“经常性”的违反适当程序的做法。

调查团在一份声明中表示,“对一些案件的审查显示,法官未能保护酷刑受害者。尽管法官听到受害者在法庭上提出酷刑指控,有时还有明显的酷刑伤痕,仍然命令受害者返回据称发生酷刑的拘留场所。”

协助镇压

在日内瓦人权理事会会议间隙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调查团团长玛尔塔·瓦利纳斯(Marta Valiñas)表示,“根据调查和进行的分析,调查团有理由相信,委内瑞拉司法系统没有为侵犯人权和犯罪行为的受害者提供保护,而是在国家镇压中发挥了重要作用。”

调查团的调查结果基于 177 次访谈,包括许多与司法系统人员进行的访谈,以及在委内瑞拉前法官、检察官和辩护律师中开展的调查,还有对数千页法律案件档案和其他官方文件的分析。

调查团对2014 年至 2021 年 8 月期间对“真实的或被视为的”政府反对者进行的183 次拘留进行了详细分析,被拘留者包括153 名男性和 30 名女性,大约一半是平民,一半是军人。调查发现了“破坏刑事诉讼程序所有阶段”的违规行为。

瓦利纳斯指出,政府经常干预起诉,在审查的 183 起案件中,调查团记录到,在102 起案件中,“在真实的或被视为的反对者被拘留前或被拘留后不久,高级公职人员发表公开声明,评论涉及他们的刑事案件”。

法官遭到诽谤和恐吓

调查团表示,法官和检察官在临时合同下被任命,拒绝屈服于政治压力的法官“受到诽谤和恐吓”。自 1999 年以来,委内瑞拉至少有十多项新法律和决议对司法独立产生了不利影响。 .

调查人员指出,在查明的程序违规行为中,漫长的程序拖延使被告无法对针对他们的证据提出质疑,辩护律师面临“障碍和骚扰”,审前拘留则超出宪法规定的 24 个月限制。

调查员弗朗西斯科·考克斯·维亚尔 (Francisco Cox Vial) 说:“在审查的 170 起涉及初次出庭的案件中,有146 起案件中法官下令进行审前拘留, 其中 47%,即80 人被审前拘留持续了两年多。”

调查团还审查了其先前在 2020 年记录的国家情报部队对男性和女性被拘留者实施强迫失踪、酷刑(包括性暴力)和死亡的案例。

没有调查

报告显示,没有发现任何证据表明高级官员在这些事件中或在此后调查的任何其他案件中受到调查或起诉。

一些备受瞩目的案件包括反对派领导人费尔南多·阿尔班 (Fernando Albán) 2015 年从国家情报局总部十楼坠楼身亡;一位名叫拉斐尔·阿科斯塔·阿雷瓦洛 (Rafael Acosta Arévalo)的军官于 2018 年在加拉加斯法庭遭受酷刑后昏倒并死亡;一名叫胡安·巴勃罗·佩尔纳莱特 (Juan Pablo Pernalete) 的学生 在 2017 年加拉加斯的一次抗议活动中,因催泪瓦斯罐近距离击中他的胸部后死亡。

调查团发现,“最近对这些案件提出的指控范围非常有限,而且侧重于单独针对低级别的肇事者,而不是在指挥链上进一步追究责任” 。

调查员弗朗西斯科·考克斯·维亚尔说:“我们在这份报告和之前的报告中都记录了军队涉及侵犯行为,包括酷刑和其他情况。”

调查团的最新报告补充了其 2020 年 9 月的报告,该报告指出,有合理的理由相信委内瑞拉高层和安全部队自 2014 年以来就策划并实施了严重侵犯人权的行为,其中包括可能构成危害人类罪的任意杀戮和系统性酷刑。
 

 

直接通过您的邮箱接收每日更新 点击此处订阅相关主题
下载适用于您的iOS或Android设备的联合国新闻应用程序iOS or Android devic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