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题报道】土著人民固有的拥有土地和自然资源的神圣权利不可剥夺 

2021 年 9 月 20 日

据估计,世界上共有4.76亿土著人民生活在约90个国家,他们使用世界上约7000种语言中的绝大多数,并代表着5000种不同的文化。他们在世界人口中所占比例不到5%,却占世界最贫穷人口的15%。导致这种状况的原因有许多,但其中一个主要原因是:长期以来,土著人民在土地、领土和自然资源方面的权利受到不同程度的剥夺。今天就让我们通过几位土著人权利捍卫者的叙述,来了解一下土著人民在这些方面的心声和基本诉求。请听联合国新闻李茂奇的报道。 

一般认为,土著人系指在外来的种族到来之前,祖祖辈辈繁衍生息在一个国家或地区的人民,如美洲的印第安人、大洋洲的毛利人和靠近北极圈的因纽特人等。 

国际上实际上没有公认的有关土著人的定义。《联合国土著人民权利宣言》也有意没有对此作出界定。他们认为对土著人民的身份识别是土著人民自身的权利,即自我认同的权利,这是自决权的基本要素。 

国际法以及联合国机构通常用一些共同的特征来描述土著人,其中包括:地理独特的传统居住地和祖传地域及其自然资源;保持文化和社会特征;社会、经济、文化和政治制度与主流或主流社会和文化脱离;后裔居住在一个特定的地区,通常在建立现代国家或领地以及在划定当前的边界之前业已存在;自身独特性成为土著文化群体的一部分并有保护其独特文化的期盼。 

虽然世界各地有许多土著人民实行自治,但许多土著人民仍处于中央政府的最终权力之下,中央政府控制着他们的土地、领土和资源。在许多国家,土著人民被赶出他们的土地,他们的文化和语言受到诋毁,他们的人民在政治和经济活动中被边缘化。土著人民尤其是其土地权利继续受到自然资源开采、基础设施项目、大规模农业和保护区的威胁。 

 

 

人权理事会在2020年9月14日至10月7日举行的第四十五届会议期间曾就土著人民当前面临的一些主要挑战举行了一次年度讨论会。这次讨论会取得的主要成果构成了今年联合国人权事务高级专员办事处向人权理事会第四十七届会议提交的工作报告的主要内容。 

在这次年度讨论会上,几位土著人权利捍卫者的发言概述了世界土著人民在维护自身权利方面面临的一些共同挑战。哥伦比亚全国土著组织人权顾问、纳萨族人维瓦斯(Aida Quilcué Vivas)描述了哥伦比亚土著人民的现状,她说,目前居住在哥伦比亚的115个土著社区面临着实体和文化消亡的风险,并处于种族灭绝的边缘。尽管缔结了和平协议,但土著社区的权利和自由仍然受到系统性的侵犯。 

维瓦斯:“在贩毒和碳氢化合物矿藏开采方面,土著领地备受青睐。为了保护祖传土地,社区成员动员起来,采取了抵制战略。当局将土著人民、学生和民间社会视为罪犯和恐怖分子,并加以迫害。安全部队过度使用武力、滥用职权、枪杀居民、学生和土著人民,甚至强奸女孩。我们强烈呼吁联合国人权事务高级专员、土著人民权利特别报告员和会员国促请哥伦比亚政府保障土著人民的基本权利和自由,采取措施限制安全部队的行动,保障土著社区的生命安全,并保护他们的祖传土地。” 

负责监督缔约国落实《消除一切形式种族歧视国际公约》情况的独立专家机构消除种族歧视委员会明确表示,对土著人民的歧视属于种族歧视。它将不歧视解释为对土著文化特征和语言的保护,推动其经济和社会发展,让土著人有效地参与及享有土地、领土和资源的权利。 

 

泰国清莱,一名克伦族(Karen)土著人妇女正在织布,她的女儿在一旁玩耍。
联合国新闻图片/Elizabeth Scaffidi
泰国清莱,一名克伦族(Karen)土著人妇女正在织布,她的女儿在一旁玩耍。

 

2020年6月5日,刚果民主共和国国民议会几乎一致投票通过了一项确立承认和保护土著人民权利方面基本原则的法案。该国支持和促进土著人民和地方社区保留区和领地全国联盟主任伊通瓦(Joseph Itongwa)敦促政府继续履行国际承诺,对土著社区面临的问题作出回应。 

伊通瓦:“刚果民主共和国继续出现土著人土地遭到没收、暴力征用和强迫流离失所的案例,以及土地冲突和未经土著森林俾格米人的事先和知情同意而将其逐出祖传土地的情况。东部的武装冲突仍在继续,那里的土著人民一直是北基伍省被遗忘的受害者。农业生产者和农民利用土著森林俾格米人的社会和文化脆弱性来夺取他们的土地。经常以逮捕和监禁的方式让土著领导人保持沉默。无视关于不公正的申诉和要求,恶化了土著森林俾格米人现有的脆弱处境。刚果民主共和国的大部分地区,特别是贝尼的武装冲突持续不断,导致整体局势恶化,贝尼的土著森林俾格米人一直成为外国武装团体的攻击目标。” 

一些会员国代表在会上强调,他们意识到在努力保障土著人民参与对其有影响的问题的决策这一权利方面所面临的持续挑战,重申致力于继续共同努力,消除妨碍土著人民充分参与的障碍,并谴责所有对土著人民和人权维护者实施的暴力行为。他们表示愿意采取必要措施保护人权维护者的生命、福祉和人身完整,并确保尊重土著人民集会、自决、自治、自主和发展的权利。他们指出,有罪不罚和司法不公与腐败和具有巨大经济利益的大型项目密切相关,这是针对土著人民的暴力和犯罪持续存在的一个主要原因。 

菲律宾土著伊哥洛特人(Kankanaey Igorot)、前土著人民权利特别报告员陶利-科尔普斯(Victoria Tauli Corpuz)表示,2019年全球报告了212起人权维护者被杀事件,其中40%属于土著社区,其中50起事件与采矿部门有关,34起与农业企业有关。此外,在2020年前7个月,101名土著人权维护者成为法外处决的受害者,300名土著社区代表被逮捕和定罪,24个土著社区受到恐吓,在某些情况下导致离开其祖传领地。她表示,造成目前这种令人不安的趋势的根本原因是私营公司主导的自然资源开采竞争加剧,且往往有一些国家的政府参与。其他根本原因包括不尊重土著人民的集体土地权和未能向土著人民提供有保障的土地保有权。对土著人民的攻击升级是在扭曲的权力结构中发生的,在这种结构中,私营公司对政府拥有巨大影响力,确保法规、政策和投资协定是为了促进其业务的盈利能力而量身打造的。 

 

刚果共和国偏远地区森林深处的一个土著人村落。
儿基会图片/Vincent Tremeau
刚果共和国偏远地区森林深处的一个土著人村落。

 

陶利-科尔普斯就如何解决这些根本原因和增强土著人民主张自己权利的能力提出了一系列建议。 

陶利-科尔普斯:“各国须开展公正和迅速的调查;采取有效措施,向被定罪和法外处决的受害者提供补救和赔偿;对杀害和暴力侵害土著人权维护者的现象采取零容忍态度;制定关于在其管辖范围内注册的公司尽职调查义务的立法;全面审查国家立法,确保正当程序并废除违反合法性原则和违背国家国际人权义务的法律和刑事程序。制定法律和政策,支持对人权维护者的保护,并承认土著人民的集体土地权;确保土著人民在协商及自由、事先和知情同意方面的权利得到尊重和保护。” 

联合国大会于2007年9月13日通过的《联合国土著人民权利宣言》重申土著人民的基本人权和基本自由,其中特别强调了土著人民的自由和平等权利,自决权和自主决定其政治地位及自主谋求经济、社会和文化发展的权利,践行并振兴其传统与习俗的权利;建立和掌管其教育制度的权利;全面参与可能会影响到他们的权利、生活和命运的各级决策的权利;享有他们所在土地、领土和资源的权利;以自己的方式安稳享用生存和发展的权利。 

联合国大会在1994年第49届会议上决定将8月9日定为世界土著人民国际日。为纪念今年的国际日,联合国经济和社会事务部举行了一次主题为“不让任何人掉队: 土著人民和呼吁签订新的社会契约”的在线会议。会议呼吁同土著人民签订一个新的社会契约,将土著人民的权利纳入国家和社会的所有政策的基本考量中。 

李茂奇,联合国纽约总部报道。 

 

 

 

 

 

 

直接通过您的邮箱接收每日更新 点击此处订阅相关主题
下载适用于您的iOS或Android设备的联合国新闻应用程序iOS or Android devic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