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题报道】妇女强则国家强——访联合国妇女署执行主任姆兰博-努卡 

2021 年 9 月 13 日

在过去八年中, 姆兰博-努卡(Phumzile Mlambo-Ngcuka)一直领导着联合国妇女署,并在性别平等问题上代表着一种权威性的声音。最近,她已卸任。秘书长古特雷斯对这位来自南非的政治家在担任妇女署执行主任期间所展现的“承诺和奉献精神” “深表感谢”。不久前,姆兰博-努卡接受了联合国负责全球传播事务的副秘书长弗莱明的采访,畅谈了她的人生经历。请听联合国新闻黄莉玲的报道。 

姆兰博-努卡从2013年开始担任联合国妇女署第二任执行主任,领导这个创立不久、旨在推动性别平等、增强妇女权能的联合国机构。 

1955年,姆兰博-努卡出生于一个普通的南非家庭,父亲是一名教师,母亲是一名护士。很早,她就意识到两性之间的不平等。  

姆兰博-努卡:“我在高中学习了历史,我非常喜欢历史。我所有的历史老师都很棒,他们让历史故事变得很生动,听起来总是那么精彩。但历史上的故事和事件很多都关于男性,这让我意识到女性被排斥在外。因为,你会想,这些地方没有女人吗?女人们当时在做什么呢?我开始自己做研究,了解历史上的女性,看看她们到底做了什么。很显然,我们并不能理所当然地听到关于女性的事情。” 

大学毕业后,姆兰博-努卡做了一名高中教师,教授历史和地理,同时积极参加了结束南非种族隔离制度的斗争。  

姆兰博-努卡:“你会意识到你的教育与白人的教育不同。作为一个黑人,有些工作你是不能做或不被允许做的。我们想在投票中有我们的那一票,我们认为这是每个南非人都应该拥有的权利。我们希望接受平等的教育,我们不想被告知我们应该住在哪里,我们不想携带黑人的特殊身份证。是的,我们希望所有这些事情都消失。我们开始提出所有这些要求,这导致了我们与警察直接对抗。年轻时,我曾有一件T恤衫,上面写着“要么胜利,要么死亡”。现在想来,我都不禁会说,我当时在想什么……你不必做任何不正常的事情,只要你上街、游行,就会让你陷入对抗。有时我们去他们不想要我们的地方,比如海滩,白人的海滩,这是一种犯罪。我们敢于这样做,然后就会被捕,被带进一辆面包车,然后被拘留。他们总是怀疑我们在与人勾结,认为我们很危险或不值得信任。我们会在晚上被突袭,他们会拿走你的毯子,一切家当……” 

 

 

姆兰博-努卡多次被捕,幸运的是,在律师的帮助下,她没有被判刑。但她的未婚夫、人权律师布莱拉尼·努卡(Bulelani T Ngcuka)则不幸入狱。  

姆兰博-努卡:“他被判入狱五年,因为他拒绝提供关于对他同志的证据,他的同志是因恐怖主义被捕的。那时的南非,任何事情都可能是恐怖主义。因此,他因藐视法庭而被判刑并被监禁在监狱中。第五年,当他快出狱时,我已经不在南非,我回到了南非,因为我们要在他出狱的那一周结婚。我和他的律师维多利亚一起去了监狱看他,维多利亚的丈夫在被捕时被杀害了。我和维多利亚一起去见他,告诉他婚礼的安排等等。两天后,警察来找他说,那两个来看你的女人,其中一个已经死了。你可以想象,他不知道是哪个女人死了,他会是什么感受,这两个女人对他来说都很重要。当然,是维多利亚,她被警察杀害了。因此,当他从监狱出来,我们本应对婚礼感到兴奋,但我们不得不为葬礼做准备。我们决定结婚,然后办葬礼。我们的婚礼很低调,但婚礼上弥漫着催泪瓦斯,因为警方认为这是一场集会,他们向教堂内喷射催泪瓦斯。” 

结婚后,努卡夫妇回到了日内瓦,因为姆兰博-努卡那时已经是基督教女青年会的青年事务负责人。在那儿,他们有了自己的第一个孩子。80年代末期,他们决定回到南非。那时,种族隔离制度已接近寿终正寝。1990年2月11日,他们见证了纳尔逊·曼德拉出狱后的首次演讲。  

姆兰博-努卡:“当宣布曼德拉出狱时,我们都去了开普敦。人太多了,我们都害怕人们会把他挤扁在车里。所以他们把车开到一家人的房子那儿,那家人当时都不在家。当然,他看起来不像我们认识的曼德拉。他在监狱里呆了很长时间,年纪也大了很多。大家都在说,到底是不是他,他被调包了吗?但是,当他一开口,大家就知道,是的,就是他。那真是美好的一天。我记得他当时说,我把我的生命交到你手中。我们所有人都说,不行,因为我们的手不是最好的手,我们只会扔石头。我的意思是,我们需要冷静下来,组织起来,准备接管一个国家。当然,这的确发生了。但似乎每个人都注意到这句话,大家都说,不,我们将自己置于他的手中!” 

 

联合国妇女署执行主任努卡来到中国校园
UN Women/ Tian Liming
联合国妇女署执行主任努卡来到中国校园

 

1994年姆兰博-努卡成为了国会议员。两年后,她被曼德拉任命为贸易和工业部长;之后又被任命为矿产和能源部长。她的丈夫也在1999年成为了南非的总检查长。  

在担任部长期间,姆兰博-努卡采取了很多措施增进平等,尤其是通过了《采矿权新法令》,结束了大公司垄断矿业的局面,让包括黑人在内的更广泛的人口能够参与采矿业。  

姆兰博-努卡:“那时我们开始进行改革,有一种胜利的感觉。那些没有机会创业的人,我们帮助他们创业。那些不能去国外旅行出售他们的产品的人,现在能了,去展示南非人制造的产品。这也是重新进入世界、被接受,南非被给予机会加入了联合国,这是我们生活中的一个亮点。” 

2005年6月,姆兰博-努卡创造了历史,成为了南非的首位女性副总统。  

但无论在哪里工作,曼德拉始终是她的良师益友。   

姆兰博-努卡:“曼德拉是一个了不起的人。人们谈起纳尔逊·曼德拉时总是肃然起敬。我对他印象最深的就是他是多么有趣的一个人。他是一个真正让周围的人感到安心的人,他经常开自己的玩笑,总是鼓励别人。他甚至有一次打电话给我,说我应该锻炼身体,那时我的体重增加了很多。他很关心我的下一步,问我在学习吗?接下来要做什么?我非常非常深情地怀念他。我从他身上学到的一点就是要继续前进而不是原地愤怒,这非常重要,你由此获得的解脱超过你的敌人获得的解脱。如果你一直愤怒,那你就是在浪费时间,因为愤怒是如此地耗费时间。” 

在南非政府担任高级职位时,姆兰博-努卡一直积极致力于减贫,让贫穷人口受益于南非迅速的经济增长,她尤其关注贫困者中的女性。这也是2013年时任秘书长潘基文亲自给她打电话,邀请她担任联合国妇女署执行主任的原因。  

姆兰博-努卡:“如果任何事情对女性有效,那么在任何国家,它最有可能对大多数人都有效。如果你想解决大多数需要你帮助的人的问题,那么请从女性着手工作。通过这种方式,你可能会让大多数人过得更好。这对我来说是一个真正的引导经。解决女性的问题很重要还因为女性需要照顾很多人。” 

 

联合国妇女署执行主任努卡在访问索马里西南州临时首府拜多阿时同当地妇女进行交流。
联合国妇女署/Patterson Siema
联合国妇女署执行主任努卡在访问索马里西南州临时首府拜多阿时同当地妇女进行交流。

 

回顾近年来性别平等事业取得的进展,姆兰博-努卡坦言,女性在接受教育、减少孕产妇死亡率和担任领导职位方面,的确取得了许多切实的进展,但与真正的平等仍然相去甚远。而2019冠状病毒病的大流行,给女性带来了不成比例的冲击。 

姆兰博-努卡:“女性在新冠大流行中死去,但最重要的是,女性在照顾我们。想一想在医院工作的女性人数,70%多的护士是女性,她们还做饭、打扫卫生,她们是如此重要。世界必须考虑确保女性更好地走出困境。在新冠大流行期间失去的工作中有三分之二是由女性从事的。在大流行中,对妇女的暴力行为是可怕的,女孩也辍学了,因为很多女孩因非自愿性行为怀孕了。所以这场疾病大流行对妇女和女孩来说真的非常沉重。”  

在姆兰博-努卡的领导下,妇女署2020年发起了“平等的一代”运动。这是历来为争取性别平等而结成的最广泛的联盟。妇女署推动各方要在五年内,在金融、政策、法律和规划等方面就增进性别平等做出具体承诺,争取在一代人的时间内实现真正意义上的性别平等。 

黄莉玲,联合国纽约总部报道。 

 

 

直接通过您的邮箱接收每日更新 点击此处订阅相关主题
下载适用于您的iOS或Android设备的联合国新闻应用程序iOS or Android devic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