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题报道】是否向联合国近东救济工程处提供支持——美国巴以政策的风向标

2021 年 7 月 21 日

今年4月,美国拜登政府宣布改变前任特朗普政府的做法,恢复向联合国近东巴勒斯坦难民救济和工程处(UNRWA)提供财政支持,向其提供1.5亿美元的援助款项,并在5月巴以冲突发生后又向其追加了3300万美元的人道主义援助。7月17日,美国再次宣布追加1.358亿美元的援助,用于支持近东救济工程处的核心预算和应对新冠疫情带来的挑战。可以说,美国新政府对近东救济工程处采取的合作态度反映了现政府在处理巴以问题上所采取的回归传统中东政策的思路。请听联合国新闻李茂奇的报道。 

近东救济工程处联合国大会于1949年设立,其任务是在巴勒斯坦问题获得公正和持久解决之前,为居住在约旦、黎巴嫩、叙利亚、包括东耶路撒冷在内的约旦河西岸,以及加沙地带的约570万巴勒斯坦难民提供教育、医疗、救济、基础设施、安全保护、小额信贷、人道主义援助和社会服务。 

2017年1月特朗普政府上台以后,在中东问题上一改美国外交的传统做法,在几个关键问题上做出几项具有争议性的决定,其中包括承认耶路撒冷为以色列首都并迁移驻以色列大使馆,以及不认为修建犹太定居点违反国际法等,这一连串的行动使得巴勒斯坦的生存空间和拓展能力进一步遭到挤压,也导致巴勒斯坦当局宣布美国已失去作为公正调解人在解决巴以问题上长期以来持有的特殊地位,对美国提出的解决巴以问题的构想和倡议采取完全拒绝的态度。 

作为对巴勒斯坦当局的“不合作”态度所采取的“惩罚”措施,特朗普政府于2018年1月宣布将对联合国近东巴勒斯坦难民救济和工程处的捐助从2017年的3亿5千万美元降至6千万美元。同年8月,美国进一步宣布完全停止向该机构提供任何资金。美国国务院在发表的一项声明中表示:“美国行政当局仔细审查了这一问题,并确定美国不会再向近东救济工程处提供额外捐款。美国在1月份宣布捐款6000万美元时已明确表示,美国不再愿意承担多年来承担的近东救济工程处费用中非常不成比例的份额……除了预算缺口本身和未能调动足够和适当的负担分摊之外,近东救济工程处多年来的基本业务模式和财政做法——包括其有资格受益者群体的无休止和指数级扩大——是完全不可持续的,多年来一直处于危机状态。美国将不再承诺为这一无可挽回的有缺陷的行动提供更多资金。” 

 

 

时任美国常驻联合国代表妮基•黑利(Nikki Haley)在2018年7月24日安理会举行的有关中东问题的公开辩论中为美国彻底停止向近东救济工程处供资做了情绪化的说明。 

妮基•黑利:“去年,伊朗对近东救济工程处的捐款为零,阿尔及利亚对近东救济工程处的捐款为零,突尼斯对近东救济工程处的捐款为零。其他国家确实提供了一些资金,巴基斯坦给了两万。埃及给了两万,阿曼给了66.8万。现在,值得一提的不仅仅是阿拉伯和伊斯兰国家,还有其他大谈巴勒斯坦事业的国家。2017年,中国向近东救济工程处提供了35万美元,俄罗斯向近东救济工程处提供了200万美元,土耳其捐了670万英镑,科威特捐了900万美元,阿联酋捐了1280万美元。如果你根据在这个会议厅听到的发言来判断一个国家对巴勒斯坦人民的承诺,你可能会得出这样的结论: 美国没有那么慷慨,仅仅是因为我们在联合国自豪地与我们的盟友以色列站在一起。但同样,这个结论也是完全错误的……美国提供了3.64亿美元,这是我刚才提到的所有国家捐款总和的十倍。除此之外,美国人民每年还向巴勒斯坦人提供双边援助,去年是3亿美元,自1993年以来,平均每年的双边援助额都超过2.5亿美元。迄今为止,美国已经总共向巴勒斯坦人提供了超过60亿美元的双边援助。阿拉伯国家——其中一些是富裕国家——给了巴勒斯坦多少?这与美国的所作所为相去甚远。在联合国的言论和在巴勒斯坦社区街头和学校的行动——哪个更重要?从巴勒斯坦代表,包括今天在座的代表,以及他们的一些盟友对美国的尖酸刻薄来看,人们可能会得出这样的结论: 我们的支持没有得到领情或是不受欢迎。美国人民是非常慷慨的人民。我们是以人道主义为导向的人,我们继续寻求帮助巴勒斯坦人民的方法,他们的困境为我们所真正关心。但我们不是傻瓜。如果我们伸出友谊和慷慨之手,我们一定不希望我们的手被咬上一口。当我们伸出手的时候,我们也期待着其他人同样伸出(友谊)之手。” 

特朗普总统任命的中东问题国际谈判特别代表格林布拉特(Jason Greenblatt)在2019年5月22日安理会有关中东问题的会议上进一步表示,近东救济工程处是一张创可贴,所起的只是暂时止血的作用,使用其服务的巴勒斯坦人应该得到更好的服务。 

 

近东救济工程处位于约旦河西岸以色列军事区内的库尔图巴难民学校。
近东救济工程处图片/Marwan Baghdadi
近东救济工程处位于约旦河西岸以色列军事区内的库尔图巴难民学校。

 

格林布拉特:“巴勒斯坦人受到误导并被当作政治棋子。人们必须面对这样一个事实:近东救济工程处的模式辜负了巴勒斯坦人民的期望。我们需要与(巴勒斯坦难民所在的)东道国政府接触,就规划将近东救济工程处服务转交给东道国政府或其他国际或当地非政府组织的过渡展开对话。美国准备参与这一对话。我们试图在削减对近东救济工程处的援助之前开始这一对话,但那时没人想参与这一讨论,人们无视近东救济工程处无法完成联合国大会赋予它的任务的现实。巴勒斯坦人被联合国决议、地区政治、捐助疲劳和软弱的领导层挟持得太久了。70年来,三代巴勒斯坦人遭受了巨大的苦难。” 

在美国于2018年8月底宣布将完全停止向近东救济工程处提供任何资金后,该机构时任专员克雷恩布尔曾发出一封公开信表示,“美国削减直至停止向近东救济工程处提供资金,显然与美国在宣布将驻以色列大使馆迁往耶路撒冷后与巴勒斯坦领导人之间的关系紧张有关,而与近东救济工程处的表现无关。这是人道主义援助的政治化,而这样做将有可能破坏国际多边和人道主义体系的基础。” 

今年1月拜登政府上台后,对美国的外交政策做出了一系列调整,其中包括中东政策及其在处理巴以问题上的具体做法。拜登政府明确表示,美国致力于推进通过谈判达成的两国解决方案,在这个方案中,以色列与一个有生存能力的巴勒斯坦国和平、安全地共存。美国希望与巴勒斯坦人重新接触,并恢复美国支持巴勒斯坦人民经济发展和人道主义援助的相关项目,其中包括恢复向联合国近东救济工程处提供支持。 

 

 

今年3月,美国首先宣布向巴勒斯坦难民提供1500万美元的紧急人道主义援助。4月,美国正式宣布恢复对巴勒斯坦人民的经济、发展和人道主义援助,提供的援助总额为2.35亿美元,其中包括给予近东救济工程处的1.5亿美元人道主义援助。 

美国新任常驻联合国代表琳达·托马斯-格林菲尔德(Linda Thomas-Greenfield)于4月21日通过在线方式与去年三月上任的联合国近东救济工程处新任主任专员拉扎里尼举行了会晤,讨论了美国与近东救济工程处的重新接触,包括刚刚宣布的美国恢复对近东救济工程处的援助事宜。 

美国常驻联合国代表团政治协调员罗德尼·亨特(Rodney Hunter)在4月22日安理会举行的有关中东局势的公开辩论会上表示,近东救济工程处是数百万巴勒斯坦人的生命线,美国致力于成为该机构的有力伙伴,以便使它能够尽可能提供最为有效和高效的援助。 

亨特:“我们致力于与近东救济工程处合作,维护其中立性,包括对种族主义、歧视或反犹太主义的零容忍……美国与巴勒斯坦人的全面重新接触是我们推进以色列人和巴勒斯坦人的繁荣、安全和自由战略的一部分。这种援助为有需要的人提供了重要的救济,促进了经济发展,支持了以巴谅解、安全协调与法治,并促进了区域稳定。这符合美国的利益和价值观,以及我们地区伙伴的利益和价值观——包括以色列。” 

 

 

7月17日,美国在宣布向近东救济工程处额外提供1.358亿美元最新援助款项的同时,美国国务院人口、难民和移民局还与近东救济工程处签署了《2021-2022年合作框架》,这标志着美国现政府与近东救济工程处的合作进一步制度化。 

李茂奇,联合国纽约总部报道。 

 

 

 

 

 

 

 

 

 

 

直接通过您的邮箱接收每日更新 点击此处订阅相关主题
下载适用于您的iOS或Android设备的联合国新闻应用程序iOS or Android devic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