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题报道】掩埋五天,劫后余生——联合国人道官员克里斯藤森讲述海地大地震经历 

2021 年 7 月 13 日

当严重的自然灾害发生时,会有一些“幸运儿”奇迹般生还,但在大难临头的情况下,能够处变不惊,展现卓越的意志力,是他们得以幸存的真正“法宝”。对于延斯·克里斯滕森(Jens Kristensen)而言,作为联合国的一位人道主义官员,长期在冲突中、冲突后和灾难环境中工作,锻炼了他的这些能力,使他在2010年海地大地震发生后,在废墟中被掩埋了整整5天后幸存下来。最近,克里斯滕森接受了联合国负责全球传播事务的副秘书长弗莱明的采访,讲述了他震后余生的故事。请听联合国新闻黄莉玲的报道。 

延斯·克里斯滕森是丹麦人,来自一个条件优越的家庭。父母的思想非常开明,也非常具有创新性,这让他感到非常自由。 

他在世界上一些最具挑战性的环境下为联合国开展人道主义工作已经有20多年,包括中非共和国、中东、加勒比海地区。在莫桑比克内战和安哥拉内战期间,他都曾在这两个国家工作过。目前他在联合国马里多层面综合稳定特派团担任高级民事官员,负责在马里中部地区促进当地不断发生冲突的族裔之间进行和解。 

对于他而言,帮助他人不是一份“工作”,而是一种毕生追求的“事业”。  

这样的执着曾把他带到位于加勒比海的西半球唯一一个最不发达国家海地。 

不幸地是,2010年1月12日星期二,海地发生了里氏7级强烈地震。  

 

 

克里斯滕森:“我当时在海地特派团的总部克里斯托弗酒店。那时大约快到下午5点,我正在为第二天的会议做准备。外面突然传来一阵颤抖的隆隆声,仿佛有一辆大卡车驶过。显然这不可能,因为克里斯托弗酒店是一个六层楼的建筑,位于一条死胡同里。所以我意识到这是一场地震。震动停了几秒钟。我决定躲在桌子底下,以保护自己免受掉落的建筑碎片的伤害。然后,出现了非常响的噪音。接着,我记得的就是我背对着地躺着,一片漆黑,没有一点声音。我无法从这个囚禁我的棺材般的空间里出来。我的肩膀两侧大概有5厘米空间,鼻子上方大约有5-7厘米。我躺着,膝盖弯曲,这个空间不到一米半长。” 

这场地震造成了大量的房屋坍塌,海地共有25万人死亡,30万人受伤,300万人受到影响。联合国海地特派团的总部克里斯托弗酒店同样被夷为平地。 

克里斯滕森:“我试着推一推碎片和石头。但是,我无法移动其中的任何一块。我想到的第一件事是‘不要惊慌’。我作为人道主义工作者的训练,在冲突地区和以前地震中的经历,相当于一种镇流器,在某种意义上让我保持了冷静。但是,人都会有一点幽闭恐惧症。所以,告诉自己‘不要惊慌’,保持冷静,真正在精神上节省资源。我需要这种精神资源才能度过难关。所以,我不断对自己说,‘不要惊慌。深呼吸。保持冷静。’ 然后我试着探索自己所处的地方。当然,我自己能感觉到我是否受了伤。从某种意义上说,我非常幸运,我的右手有一个较小的裂痕,但只是肤浅的伤口,没有骨折,没有开放性伤口,虽然我被困住了,但我的身体还好,这真是一个奇迹。我开始担心我可能会因为密闭空间或其他原因窒息而死。但几个小时后,我还在呼吸,我意识到,这是一座倒塌的建筑物,空气仍然可以通过这些裂缝进来。” 

躺在克里斯托弗酒店废墟中的那一个个难捱的日夜里,正是这种提醒自己保持冷静的意志力帮助克里斯滕森支撑了下来。  

 

2010年1月12日海地地震后,救援人员在倒塌了联合国维和特派团总部大楼开展搜救工作。
联合国图片/Sophia Paris
2010年1月12日海地地震后,救援人员在倒塌了联合国维和特派团总部大楼开展搜救工作。

 

克里斯滕森:“五天没有食物,没有水,一开始,连声音都没有。这真的很像维多利亚时代的英国、或者夏洛克·福尔摩斯之类的故事,你被活埋了,只有这口棺材。最糟糕的可能是一开始,你有一种完全与世隔绝的感觉。我不知道自己在那里呆了多久。有时我打瞌睡了,但我不知道自己是睡了五秒钟、五分钟还是五个小时。 

这种缺乏时间感的感觉让我感到恐慌,我就再次告诉自己‘不要恐慌,保持控制’,因为如果我真的恐慌了,我必死无疑。我在地震中幸存下来,没有任何开放性伤口,但很明显,我可能会在这个过程中伤害自己,或者做一些非常愚蠢的事情。所以问题的关键是我不要恐慌并保持控制。我环顾四周,发现了我的手机。我试着打电话。当然,没有网络,我不能给任何人打电话。但我看到了时间。那个时候,从发生地震已经过去了十四、五个小时。当时我还以为我在三楼。我不知道我从三楼跌落到负一楼,所以我跌落了四层楼。我就这样一直以为自己还在三楼,希望他们快点找到我,尤其是在有噪音的时候,我就开始期待获救。我向上帝祈祷我会获救。 

我再一次尽我所能保护自己。发生过多次余震,有些强,有些弱。每次发生余震时,我都试图蹲在桌子底下,尽可能地保护自己。余震后,我试着再次伸展双腿,让四肢得到一些血液循环。 

星期三,我感到饿了。饥饿感持续了几个小时,然后停止了。在那之后,我并没有真正感到饥饿,但是口渴。后来,我听到有人在敲击,我就回应了。从某种意义上说,这是一种解脱,因为那里还有另一个人被困。我并不孤单。” 

克里斯滕森用一切他可以想到或做到的方式求救,同时坚信自己不能死。  

 

一座2010年海地地震的纪念碑正在联合国总部矗立,太子港克里斯托弗酒店的碎石作为地基的一部分被埋在纪念碑之下。
联合国图片/Mark Garten
一座2010年海地地震的纪念碑正在联合国总部矗立,太子港克里斯托弗酒店的碎石作为地基的一部分被埋在纪念碑之下。

 

克里斯滕森:“当机器停下来的时候,我就大喊大叫。我找到了一块混凝土墙上掉下来的石头,或者不管我手里有什么,我就开始敲打金属框架。每次机器停下来,我都会大叫,砰砰地敲打,但没有人听到我的声音。每次机器停下来,我还是这样做。我知道搜救工作的方式,有一段时间,特别是在傍晚和夜间,一切都安静下来,他们会倾听,他们有听诊器,有狗,有各种各样的设备来聆听。他们在克里斯托弗酒店的位置也有这些设备,但他们没有听到我的声音。我向上帝祈祷,但同时也告诉上帝,我不能死。我这样死了毫无意义。我在世界上最危险的地方生活和工作,我在安哥拉遭到‘争取安哥拉彻底独立全国联盟’的轰炸,那时我本可以死了,但我都没死,所以我不能死。是的,我和上帝这样对话,或者说独白。上帝没有回答。但最终,也许上帝确实通过让我活着出来回答了我。” 

克里斯滕森的父母远在丹麦。他们得知海地发生地震后,尤其是失去与儿子的联系后,万分担忧,度日如年。父母同样在为他向上帝祈祷。 

克里斯滕森:“在最初24小时后,我没有被救出。 48 小时、72 小时后,我仍没有被救出。要知道,72小时,没有水,人体的器官就会开始衰竭,你的肾脏会衰退,如果发生了这种情况,你就会死。当然,这些想法都出现在我的脑海中。到了96 小时,我开始变得虚弱。我想,上帝会帮助我,但上帝只帮助那些也帮助自己的人,如果你不竭尽全力让自己能够被拯救,你就不会被拯救。我开始变得虚弱,变得更加疲倦。星期天早上,机器启动了。过了一会儿,他们停了下来,我躺在那里想,好吧,我累了,因为找石头,转动身体,大喊大叫,敲击这些事很费力。我想,好吧,或许我应该歇半小时。 

但后来我决定我需要竭尽所能,如果我不这样做,我可能无法获救,我可能会死。每一次机遇都是一次机会。所以我挪动身子,敲打喊叫,就像我在过去五天里做过很多次的那样。然后,突然,我听到有人敲了三下,然后我敲了三下。我得到了回应,那人再敲了三下,我又敲了三下。这表明这是一种有智慧的反应,而不仅仅是来自建筑物的背景噪音。 

然后,有人开始大喊大叫……我们开始建立了一种沟通方式,他们可以听到下面有人还活着。然后他们开始把我挖出来。到中午时分,我获救了。他们告诉我,他们把一辆挖土车正好停在我躺的位置上面。我躺的地方很可能会被压碎了。但是这台车漏油了,他们停下机器来修理,更换软管。当他们正在修理时,一位人道主义官员在这块地方走来走去,一边抽烟,正是他听到了我。如果我没有决定敲打,没有在那个时候敲打,他们就会修好车,开始挖掘,这样就会破坏我躺着的那个地方的稳定性,我今天也就不会坐在这里了。” 

来自各个国家的国际搜救队在海地各地的废墟中一共救出了132个人。从联合国特派团总部所在地的克里斯托弗酒店,搜救队早期救出了3个人,克里斯滕森是获救的第4个,也是最后一个人。 

克里斯滕森:“他们花了七个小时才把我挖出来。我在地下几米处。他们先设法让我喝了一瓶水,这是最棒的,那可能是我喝过的最甘甜的饮料。五天后,突然有东西喝了,这真是太棒了。然后,他们挖得更近了,并设法在最后面打开了一个洞。我能够爬出来,他们把我放在担架上,把我抬起来。在我的脑海中,我以为我还在三楼,我觉得我们应该往下走,他们怎么把我往上抬呢…… 

整个搜救队都在那里,一个从弗吉尼亚海滩来的团队非常棒,他们做得非常出色。后来我很幸运能见到他们。我在他们还在海地时去见了他们,感谢他们。后来,我去了弗吉尼亚海滩,在那里也去见了他们,表示感谢。 

当时那里挤满了人,人们把我看做希望。对于联合国、海地和世界来说,这是一场可怕的灾难。我作为幸存者给了人们一种希望,那是黑暗中的一道光。人们在那里欢呼雀跃。那天也是我新的生日,那天的确是。” 

在获救后,克里斯滕森令人难以置信地仅调整、休息了两天,第三天就重返工作岗位。  

克里斯滕森:“从身体上来说,我还好。我在混凝土板上躺了五天后,背很痛,板上有一根塑料管,大概是电线,它有点戳到我的背。我试着把我找到的一些纸放在塑料管上,这样我的背就不会被戳得那么深。但毕竟是在一块混凝土板上躺了五天。我很幸运的是这块板是平的,稍微倾斜了一点。即便如此,我的头能略高于脚和腿,这对血液循环有好处。因此,在那种环境下,情况可能会更糟。所以,我觉得两天后开始工作没关系。 

海地那个时候真的需要我所受过的训练,我作为人道主义工作者可以做一些事情,开展援助,提供支持。要是我回到丹麦,每天坐在那里听新闻,看电视,看到发生的一切,这些痛苦、灾难,而且知道自己在精神上和身体上能够去提供帮助,我不会感到安心的。” 

在这次海地大地震中,联合国一共损失了102名工作人员。 

克里斯滕森说,这次经历对他来说像一次重生,让他有诸多的感悟。  

克里斯滕森:“在精神上,我的生活改变了,减少了对小事的担心。我们都有自己的担忧、关切和烦恼。我认为这些小事情现在不那么重要了。我的意思是,当然你需要解决问题,解决与工作相关的问题,或者让你的生活能够正常运转等等,但它们不一定需要给你带来压力或烦恼。” 

这次经历改变了克里斯滕森的生活,但是丝毫没有改变他作为一位人道主义工作者的精神和追求,他还是那样一如既往地助人为“业”。在结束了海地的工作之后,又前往了另一个动荡和需要支持的国家——伊拉克。 

黄莉玲,联合国纽约总部报道。 

 

 

直接通过您的邮箱接收每日更新 点击此处订阅相关主题
下载适用于您的iOS或Android设备的联合国新闻应用程序iOS or Android devic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