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合国人权专家:伊朗必须停止对人权捍卫者实施长期拘留

2021 年 7 月 6 日

联合国人权理事会任命的人权维护者处境特别报告员玛丽·劳勒(Mary Lawlor)今天批评伊朗将人权捍卫者判处长期拘留的做法,并呼吁该国政府释放所有因开展人权工作而被拘留的人。

玛丽·劳勒说:“伊朗的人权捍卫者很容易因为从事人权法所载的合法工作而被判入狱 10 年或更长时间。”

她说:“妇女、儿童、囚犯权利、劳工权利、言论自由、结社自由、少数群体、接受公正审判的权利和不受酷刑的权利的捍卫者——他们都面临长期在恶劣条件下被拘留的风险。”

玛丽·劳勒特别提到了目前正被拘留的四名人权捍卫者的案例。劳勒指出,他们中的大多数人曾多次被定罪和判刑,最长达 10 年或 15 年。这意味着,即使他们没有被施以最长刑期,他们仍然必须执行服一个次长刑期,在某些情况下,这可能接近 10 年。

2021 年 6 月 13 日,由于第一次审判过程中存在的违规行为,人权捍卫者兼律师埃米尔萨拉·达武迪(Amirsalar Davoudi) 以200 亿伊朗里亚尔的保释金暂时获释,等待重审。

玛丽·劳勒说:“当人权捍卫者被关进监狱时,普通民众的一些权利得不到保护。”人权捍卫者在任何国家都发挥着至关重要的作用,但在伊朗,他们被指控危害国家安全。

玛丽·劳勒指出,所有国家都应该不断审视自己,以保持其人权记录不存在污点,那么伊朗为什么要关押任何对其进行问责的人?”

她将伊朗监狱的医疗服务描述为“完全不充分”。她说,囚犯的安全、健康和生计在监狱中受到威胁,被系统性地拒绝获得足够的药物和护理服务的机会。她说,囚犯在进行探视和通电话时也经常受到限制,他们有时会被转移到离家很远的地方,这样一来他们的家人永远无法完全确定他们的健康状况。

此外,女性人权维护者面临特别的风险。例如,在公共场所暴露面部的行为往往因禁止卖淫的过于宽泛的条款而受到起诉。母亲也面临特定风险,包括两名人权捍卫者因继续为她们被拘留的孩子开展人权工作而受到惩罚。

劳勒表示,有报道称,女性人权捍卫者纳吉斯·穆罕默迪 (Narges Mohammadi) 在根据《减刑法》获释仅七个月后,于 5 月又被判处两年半监禁、80 次鞭刑和两次罚款,这令她深感不安。被指控的新罪行与她在监狱中开展的人权运动有关。

劳勒说:“在所有人权捍卫者被释放,并制定法律以提供专门保护之前,这种严酷的拘留的循环不会被打破。”

人权专家正在就此事与当局联系。伊朗政府对上述信息予以否认。

包括联合国伊朗人权状况特别报告员贾韦德·拉赫曼(Javaid Rehman)、联合国暴力侵害妇女问题特别报告员西蒙诺维奇(Dubravka Simonovic)、歧视妇女和女童问题工作组成员等十名人权专家也对此呼吁表示支持。

特别报告员、独立专家和工作组是被称为人权理事会特别程序的一部分。特别程序是联合国人权系统中最大的独立专家机构,是人权理事会独立实况调查和监测机制的总称,旨在应对世界各地的具体国别状况或专题问题。特别程序的专家们在自愿的基础上工作,他们既不是联合国工作人员,也不因其工作收到酬劳。他们独立于任何政府或组织,以个人身份行使职责。

 

直接通过您的邮箱接收每日更新 点击此处订阅相关主题
下载适用于您的iOS或Android设备的联合国新闻应用程序iOS or Android devic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