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题报道】应对新冠“她萧条”:加拿大副总理、首位女财长弗里兰谈女性主义经济政策

2021 年 5 月 24 日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研究显示,在新冠大流行期间,育有孩子的妇女、母亲,特别是受教育程度较低的妇女是受影响最严重的群体,因此,新冠引发的大萧条在更大程度上可以说是一场“她萧条”。为此,联合国多次呼吁将妇女和女孩置于新冠恢复努力的中心,世界各国也纷纷出台各项政策来帮助妇女走出阴影。加拿大副总理兼财长克里斯蒂娅·弗里兰(Chrystia Freeland)近期就与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总裁克里斯塔利娜• 格奥尔基耶娃(Kristalina Georgieva)分享了加拿大通过女性主义的经济政策和预算编制来减轻妇女所受影响的经验。请听联合国新闻张立的报道。

52岁的克里斯蒂娅·弗里兰去年8月成为了加拿大首位女财长。她主导了加拿大与欧盟、美国间自由贸易协定的谈判。她曾是一名记者,在《金融时报》、《环球邮报》和路透社等媒体任职。弗里兰上任之时正值新冠病毒肆虐,这位一直主张妇女 “打破(职场)天花板”的政界领袖也像许多平凡母亲一样,为了照顾自己的孩子而疲惫不堪。

弗里兰:“我有三个孩子。新冠疫情暴发时,我最小的孩子10岁。我不想撒谎。我觉得很难。我认为最困难的事情是孩子在线上学,尤其对于我最小的孩子来说,他一开始感到非常困难。那是一个艰难的过渡期。让我心痛的是什么?我工作很忙。我真的不能帮助他。他实际上很冷静,并且表现很好。另外,当时我的家可能是加拿大,甚至世界上最乱的屋子。这就是我家庭生活的状况,乱七八糟。”

弗里兰表示,自己的经历让她更能体会世界各地妇女的处境,她们往往不成比例地从事低薪工作。因此她认为,必须制定具有性别视角的经济政策,给身陷窘境的妇女更多支持,以重启整个经济。

弗里兰:“在辛苦的一天工作之后,还要洗碗,这也许让我有点为自己感到难过,但我想到加拿大妇女,甚至世界各地的妇女,从事低薪工作的母亲,她们在挣扎中试图走出疫情阴影,她们才是受影响最严重的人,面临着三重挑战,她们往往是关键工人,不得不外出工作而暴露在危险中。在她们的孩子像我的孩子一样面临在线学习的困难时,她们却无法在家中帮孩子解决。当她们感染病毒了,在一间不那么大的房子中进行自我隔离就变成一个真正的挑战。我认为在加拿大,数据表明这是一种非常普遍的情况。受此影响最严重的是低收入的工薪母亲。在制定预算时,我们的出发点之一是我们必须给这一群体助力,以重新启动我们的整个经济。”

 

 

加拿大是率先将性别战略融入其预算编制的国家之一,并设立了完全由妇女组成的工作组。弗里兰表示,此前的从政经验让她感受到,在很多谈判桌上,自己往往是唯一的女性代表。因此,她希望有这样一个具有影响力的小组,让妇女和妇女进行对话。

弗里兰:“衡量经济的许多传统指标和方法并没有真正关注女性,也没有真正考虑女性。在我们的政策制定中建立一个这样做的结构确实非常有帮助。我想说的是,妇女工作组帮助我勇于坚定自己的信念。通过这类政策并毫无愧色、毫不掩饰地说这是一项女性主义政策仍然很难。这是一项社会政策,实际上也是一项经济政策。实际上,它将推动就业和增长。我们的预算就是一个主要的例子,我们非常重视早期学习和儿童保育服务。作为核心政策之一,我们承诺在未来5年投入300亿美元,对于加拿大来说,这是一笔巨款。随后每年持续投资90亿加元、纳入财政框架,以在加拿大建立一套普遍的,可负担的早期学习和儿童保育系统。我们的雄心是,从现在起5年后,每一个加拿大人都能在每天平均花费10美元的基础上获得高质量的早期教育和儿童保育服务。这是重大的承诺。作为财政部长,我认为这是加拿大长期的经济增长的巨大推动力。我们认为这就是那项能够提振加拿大经济能力的经济政策。”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针对新冠对妇女和妇女就业影响的分析建议,政策制定者需要聚焦儿童保育服务,并对社会层面的基础社会和物质层面的基础设施予以同等考量。基金组织表示,基于性别的预算编制对世界各地都有益处。对于发达经济体来说,这包括促进儿童早期发育服务,并使之成为妇女潜在的依靠。在发展中国家,这一方法更多地是有关于在乡村建造道路,以确保安全和交通便利。

 

舞蹈是儿童早期教育的重要一环,但在2019冠状病毒病大流行的背景下,这样的面对面舞蹈教学无法进行。
联合国新闻图片/黄莉玲
舞蹈是儿童早期教育的重要一环,但在2019冠状病毒病大流行的背景下,这样的面对面舞蹈教学无法进行。

 

弗里兰:“这仍然是一种相对较新的决策方法,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处于先锋地位,这对我们所有人都非常有帮助。我确实认为早期学习和儿童保育服务对经济来说有着三重功效。这是一种经济利益,因为它让父母,通常是母亲能够参加劳动。在加拿大,我们也将致力于建立高质量的早期学习和儿童保育系统,这为早期学习和儿童保育人员创造了大量就业机会。我要强调的第三点是,如果创建高质量、可获得且可负担的托儿中心,我们将培养一代加拿大‘超级孩子’。我希望整个世界都能培养出出类拔萃的下一代,如果我们能向我们的年轻人提供高质量的早期学习和育儿服务,那肯定会有所帮助。”

弗里兰表示,这是一项有益的女性主义政策,也是有益的经济政策。但在经济政策方面存在的偏见仍阻碍着妇女获得应有的支持。

弗里兰:“偏见仍然存在,比如说认为可以切实推动就业和增长的真正的基础设施投资必须是物质方面的基础设施,必须是男人戴着安全帽和手套、搭建桥梁这样的工程,这才是基础设施投资,这才会推动经济增长。而建立日托中心,只是为了妇女,这不是真正的经济政策。我知道事实不是这样。在加拿大,建立日托中心是推动我们经济增长的巨大动力,我们已经在魁北克看到了这一点,魁北克拥有该地区普遍可负担的早期学习和儿童保育系统。人们已经看到,这促进了妇女参与劳动力市场并促进了经济增长。我们知道这是行得通的,但是决策方面仍然存在偏见,我鼓励决策者们,无论男女,都试图建立一些体系来帮助克服这种偏见,因为我们很难仅靠自己这样做。”

此外,在新冠期间,许多父母必须在工作和照顾孩子和家人之间做出取舍。而选择放弃工作、在家照顾孩子的妇女往往多于男性。弗里兰也为此分享了加拿大为消除不利影响所采取的政策。

 

孟加拉国首都达卡,一名女童和母亲一起在公园骑车,两人均佩戴口罩。
儿基会图片/Habibul Haque
孟加拉国首都达卡,一名女童和母亲一起在公园骑车,两人均佩戴口罩。

 

弗里兰:“在加拿大,我们正在采取一些措施来抵御这种影响。我认为新冠疫情确实让我们认识到谁是每个社会中的关键工人。最关键的工人往往是那些赚钱最少,在最艰苦的条件下工作的人。在我们的预算中,我们大大扩展了‘加拿大工人福利’计划。这是低薪工人工资之外的福利。我们已经为该计划增加了80亿美元。那就意味着这将使另外100万加拿大人从中受益,还将使10万加拿大人摆脱贫困。当然,重要的是要鼓励妇女从事妇女传统上没有做过的高薪工作。因此,我们在整个国家和预算中推动两件事:一种是鼓励妇女进入需要熟练技术的行业。那些是薪水非常的职业,妇女和女孩通常不认为这是她们的职业道路。但是,那些职业可能是很棒的职业,我们设立了一些专门的项目帮助这些领域的女性。第二个推动力是该预算对女企业家给予大力支持。我们真的相信,通过赋予妇女权能来开展自己的事业,这是帮助她们、帮助她们的家人以及在全国创造一些出色的就业机会的好方法,我很高兴我们为她们提供了支持。”

张立,联合国纽约总部报道。

 

直接通过您的邮箱接收每日更新 点击此处订阅相关主题
下载适用于您的iOS或Android设备的联合国新闻应用程序iOS or Android devic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