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题报道】“缅甸人民让人肃然起敬”——专访联合国缅甸人权状况特别报告员安德鲁斯

2021 年 4 月 16 日

4月13日至16日正值缅甸的新年“宋干节”,但今年的这个“年”注定与以往有所不同。自缅甸军方于2月1日宣布接管国家权力以来,全国范围的抗议活动已经持续了两个多月,军政府不顾国际社会的广泛谴责,持续对和平示威进行暴力镇压。缅甸的局势将会如何发展?国际社会究竟要采取哪些行动才能帮助化解危机?联合国缅甸人权状况特别报告员安德鲁斯针对上述问题接受了《联合国新闻》的专访。请听钱思文的报道。

来自美国的安德鲁斯(Thomas Andrews)自2020年起担任联合国缅甸人权状况特别报告员,他曾是美国国会议员,目前是耶鲁大学法学院谢尔国际人权中心高级研究员,以及哈佛大学亚洲中心研究员。此前,他还曾为昂山素季领导的缅甸全国民主联盟政府,以及旨在促进缅甸民主进程的非政府组织“欧洲-缅甸网络”担任顾问。

缅甸人权状况特别报告员一职最初于1992年设立,目前的职责范围包括监督缅甸国内的人权状况、选举进程和民主改革进展等。

联合国特别报告员由人权理事会任命,以个人身份独立开展工作,对特定国家的人权状况或全球范围的重大人权议题进行调察、监测并发表公开报告,最长任期六年,他们不是联合国雇员,也不在联合国领取薪水。

纽约时间4月14日下午,《联合国新闻》通过视频会议方式,对目前居住在华盛顿特区的安德鲁斯进行了一次采访。

 

John Boal
联合国缅甸人权状况特别报告员安德鲁斯。

 

联合国新闻:虽然要获取来自缅甸的信息正变得日益困难,但首先还是请您介绍一下您所知道的最新情况。

安德鲁斯:的确,缅甸军政府对互联网和无线网络都实施了限制,传递信息十分困难,但据我所知,迄今为止全国至少已经有700人丧生、其中包括46名儿童,另有至少3000人被捕、其中包括64名记者。

军政府向手无寸铁的非暴力示威者使用战争武器,在近距离瞄准头部射击,他们还曾在国家电视台警告参加抗议活动的年轻人可能会被击中头部。此外,军队还在居民区实施恐怖活动,破坏房屋、没有理由地任意逮捕居民,还随意向住宅内开枪,有许多儿童就是这样在自己的家里中弹丧生的。应该说,虽然军政府一直试图封锁真相,但这些令人毛骨悚然的真相还是不断地被揭露出来。

 

联合国新闻:迄今为止,国际社会对缅甸危机的反应如何?

安德鲁斯:无论国家政府还是普通民众,对于缅甸境内发生的事件都感到非常震惊、关切和担忧。从联合国的角度来说,联合国安理会人权理事会和联合国大会都就缅甸问题召开了多次会议,我也有幸参加了其中的几场

在国家层面,中国政府对于缅甸的局势发展表达了关切,呼吁释放所有遭到监禁的人员,并且明确表示,缅甸目前的情况绝不是中国所希望看到的。而包括欧盟、英国和美国在内的许多国家和国际组织,在表达关切之外还实施了各种形式的制裁和武器禁运,另有一些国家正在积极考虑采取或是加强制裁措施。

但我认为,迄今为止的国际行动仍然是不够的,仍然不足以应对缅甸的危机,不足以制止该国境内每天都在发生的恐怖行径。我认为国际社会能够、而且也应该做得更多。

 

联合国新闻:缅甸军政府是否获得了任何的接受和承认?

安德鲁斯:没有,这是肯定的。军政府的残暴让所有人都为之震惊,军队的职责本应是保障国家和人民的安全,但缅甸的军队非但没有保护人民,反而还对人民发起进攻。因此甚至都很难将他们称为一支军队,他们更像是一个犯罪集团,非法劫持了国家的领导人、发动了政变、推翻了由他们自己起草的宪法,而且还不断地对百姓实施残酷虐待。缅甸的军政府正在失去支持,他们实施暴行的次数越多,在全世界的眼中就越是不合法,他们没有获得任何认可,而是恰恰相反。

 

© 粮农组织图片/Hkun Lat
2016年3月,缅甸蒙育瓦的一名妇女领取了由粮农组织提供的农肥。(资料图片)

 

联合国新闻:秘书长缅甸问题特使伯格纳在此前的一次记者会上曾经提到,在她与缅甸国防军副总司令梭温的交谈中,对方曾经直接向她表示,缅甸军政府并不惧怕制裁,过去的制裁他们都经受住了,军政府也不怕被国际社会孤立,他们已经习惯了。在这种情况下,国际社会还能采取哪些措施,才能真正对局势产生积极的影响?

安德鲁斯:首先就是不要相信他们的话。虽然军政府一直宣扬自己不怕制裁,但事实上,我们知道,在这次政变中被推翻的改革,就是在制裁的压力之下才开始实施的。改革的启动并不是因为军政府某天忽然良心发现、洗心革面,而正是源于来自国际社会的制裁。

缅甸军政府的领导人过去也曾在各种场合反复呼吁取消制裁,这是他们长期不变的诉求。因此,事实证明,制裁能够产生实际的影响,无论军政府嘴上怎么说。

我认为,国际社会现在需要做的,首先是尽最大的可能,把各国正在分别实施的各类制裁和武器禁运措施联系起来,形成一个统一的整体,以便产生最大的效果,切断军政府的收入来源,把武器和用于监视的设备和技术从他们手中夺走,让他们没有办法再向百姓施暴,没有办法再继续实施恐怖统治,团结一致的行动应当是我们努力的方向。

 

联合国新闻:联合国安理会如何在这方面发挥作用?

安德鲁斯:安理会是实现上述目标的理想平台。事实上,安理会不仅能够采取统一的制裁措施,还能够把实施暴行的肇事者移交国际刑事法院进行起诉。但我听到的消息是,这是无法实现的,安理会在这一问题上没有共识,任何类似的提案都会被一票否决。

我不知道事实是否确实如此,因为现在根本连试都没有试过。没有任何相关的决议被提交给安理会进行讨论、辩论、审核和投票。我认为这值得一试,假如有国家,无论出于何种理由,要对决议投出反对票,或是行使一票否决权,那就请他们在全世界面前把这么做的理由说出来。

缅甸的局势不但会影响其国家本身,还可能引发波及整个区域的严重人道主义危机,而处理此类严重事件,正是联合国安理会的职责所在,正是安理会设立和存在的理由,在安理会的平台上就缅甸危机的应对措施进行讨论和通过决议,完全是合情合理的。

但即便安理会无法通过决议,希望就缅甸问题采取行动的国家也不应该就此止步。指责安理会或是其他国家缺乏行动当然很容易,但是安理会没有决议,不应该成为各国继续袖手旁观的借口,每一个国家都应该履行责任,针对缅甸当前的局势采取协调统一的行动,无论是通过安理会,还是通过各国之间的多边协商。

 

© 粮农组织图片/Hkun Lat
2016年4月,缅甸若开邦貌夺的女性前往公共水井汲水。(资料图片)

 

联合国新闻:包括中国、俄罗斯和本月安理会轮值主席国越南在内的国家都曾表示,他们不支持单边制裁,且片面施压只会进一步激化矛盾、加剧对立,您是否同意上述观点?

安德鲁斯:我也认为多边制裁要优于单边行动,因此才一直敦促各国把制裁措施统一起来。

针对制裁只会让局势更加恶化的说法,我刚才已经提到,历史经验告诉我们,制裁在过去曾经协助改变了缅甸军方的行为,对该国局势产生了积极的影响,这是已经发生过的事实。同时我们也已经看到,目前所采取的有限的行动,比如表达关切和谴责,以及单独和个别的制裁,换来的只是军方变本加厉的暴力和暴行。

鉴于上述两点,我认为,目前国际社会拥有充分的理由,通过更加集中和统一的方式,采取过去经实践证明有效的、更加严格,且协调一致的制裁和武器禁运措施。我敦促各国认真考虑这一强有力的严肃行动。

 

联合国新闻:缅甸危机发生后,在社交媒体上出现了不少有关“保护责任”的呼吁,据报道,缅甸常驻联合国代表觉莫吞大使,在上周五安理会有关缅甸问题的阿里亚办法会议期间,也提到了“保护责任”。您认为,在当前局势下,“保护责任”,以及规定在“武力以外之办法……证明为不足时,得采取必要之空海陆军行动,以维持或恢复国际和平及安全”的《联合国宪章》第七章,是否应该予以考虑,在缅甸问题上援引上述条款是否太过极端?

安德鲁斯:不,我认为这一诉求是完全合理的。“保护责任”原则包含三大支柱,第一,每个国家皆有保护其人民的责任;第二,国际社会有帮助各国保护其人民的责任;第三,当某国明显无法保护其人民时,国际社会有保护该国人民的责任。

目前缅甸所发生的情况是,国家非但没有保护人民,反而在攻击自己的人民,因此国际社会显然承担着尽一切努力为缅甸人民提供保护的责任。所以我认为,相关呼吁是非常恰当的,现在正是我们履行保护责任的时候。

我们需要考虑的问题是,应该怎么保护,怎样做才是履行保护责任的最佳方式。有一些错误的观点认为,保护责任就意味着军事干预,这是不正确的,军事干预确实是选项之一,但并不是保护责任的内涵。

 

© 粮农组织图片/Hkun Lat
2016年4月,缅甸若开邦貌夺的养猪户。(资料图片)

 

我认为,军事干预绝对不是一个最佳选择。应对缅甸危机的措施必须考虑两点,既要对军政府产生最大的效果,同时也要将对缅甸人民的负面影响降到最低,而在现阶段,任何形式的军事干预恐怕都会引发大量的人员伤亡。

从发动政变伊始,缅甸军方就一直宣称,他们是在以“最大程度的克制”来应对“暴力示威”,但全世界都看到了,事实并非如此。军方正是试图用这种说辞,来为自己的残酷行为找理由。在这种情况下,一旦发生军事对峙,那就正中了缅甸军方的下怀,他们所施加的暴力很可能会比现在更加严重,更多的无辜百姓会因此丧命,我认为这是需要避免的。

缅甸的国防军知道如何应对挥舞战争武器的敌人,这是他们的专长。但当前的事实表明,他们并不知道如何面对高举和平武器的反对派,缅甸全国正在开展的“公民抗命”运动有力、机智而又顽强,人民采取了上街游行、集体罢工,和抵制军方企业等各种手段与军政府抗衡,已经赢得了全世界的赞扬和尊重。

能够理解那些发出类似请求的人,如果我的妻子、孩子或是兄弟姐妹在军政府的手中丧生,我也会渴望以牙还牙,这是人的本能,因此我非常明白他们为什么会发出这种呼声,但我认为,实施军事干预并不是正确的选择,而且可能导致严重的后果,我希望这种情况不会发生。

 

联合国新闻:那么,非军事干预的“保护责任”履行手段,具体又包括哪些?

安德鲁斯:包括国际社会已经在实施的制裁和武器禁运,但是需要更加集中和更加严格。我希望看到,愿意就缅甸局势采取行动的国家集合起来,召开一场峰会,将各自所希望采取的行动有机结合,让国际应对措施变得更加清晰、明确和团结,我认为这一点非常重要。

同时还包括外交斡旋努力,进一步加强对军政府的孤立,与经由民主选出的议员所组成的“缅甸联邦议会代表委员会”实施更加密切的合作,支持“公民抗命”运动、支持缅甸国内真正在努力维护这个国家的人。

人道主义援助也需要进一步加强,当然必须绕开军政府,直接提供给国际非政府组织和民间社会机构。

此外,我认为“保护责任”也包括为可能到来的难民危机做好准备。如果缅甸国内的局势持续恶化,那难民危机就势必无法避免。现在已经有许多缅甸人逃往了边境地带。缅甸的邻国应该允许这些逃离暴行的人入境,为他们提供保护和照顾,同时国际社会也需要为这些邻国的难民收容工作提供支持,这些都是履行“保护责任”的一部分。

 

儿基会图片/Patrick Brown
缅甸克钦邦境内流离失所者营地内的儿童(资料图片)。

 

联合国新闻:联合国人权事务高级专员巴切莱特在4月13日的声明中说,缅甸甚至可能像2011年的叙利亚那样发生“全面冲突”,您认为缅甸的未来会走向何方?军政府会掌权吗?人民真的能够赢得这场斗争吗?会出现两个政府吗?还是会达成某种折中方案?

安德鲁斯:这个问题确实很难回答。我并不擅长预测,在缅甸危机发生前,有人问我会不会发生政变的时候,我都说不会,军队已经手握那么多权力了,怎么还会政变?然而政变还是发生了。

但是政变并没有成功,军政府并没有控制这个国家。成千上万的公务员都在罢工,全国范围的“公民抗命”运动和罢工潮已经让经济陷入瘫痪。对于军政府的抵制是广泛且深入的,我从没有见过缅甸作为一个国家变得如此团结,男女老少、来自各个民族、各个社会经济阶层的人,都团结在一起,共同反对军政府。

缅甸的青年人处在这场运动的第一线,他们不但非常勇敢,而且还充满坚韧和智慧,运用了各种巧妙的手段来挽救自己的国家。

因此,我认为反对派最终会取得胜利。虽然前途一定会充满挑战,在最终的黎明到来之前也注定将会有漫长的黑暗,但军政府在缅甸国内没有任何威信和尊重可言,他们手里只有枪。在缅甸人民看来,他们是一个犯罪团伙,正在不断地对人民烧杀抢掠、巧取豪夺,自以为只要继续实施恐怖和杀戮,百姓最终就会就范,然而他们的倒行逆施只是适得其反,只是让人民更加坚定了反对到底的决心。

对国际社会而言,重要的是,继续采取一切措施,为缅甸的人民提供支持和协助,他们是真正努力维护这个国家的爱国者,我们必须通过任何可能的方式,与他们并肩战斗。我们的首要目标是停止暴力、停止杀戮,其次是释放所有遭到监禁的人员,包括经过选举产生的国家领导人,第三则是终止政变这一非法行动。

我必须要说,缅甸的人民让我肃然起敬,他们所展现出来的勇气和决心让我钦佩不已,因此我认为,他们一定会取得最终的胜利,虽然距离危机的解决还有一段漫长而艰难的路要走。

 

联合国新闻:您依然有信心?

安德鲁斯:我有信心。有信心。有信心。

 

 

以上是《联合国新闻》记者对联合国缅甸人权状况特别报告员安德鲁斯所进行的采访。

 

 

 

直接通过您的邮箱接收每日更新 点击此处订阅相关主题
下载适用于您的iOS或Android设备的联合国新闻应用程序iOS or Android devices.

往日新闻

联合国人权高专警告:缅甸将走向“全面冲突”

联合国人权高专巴切莱特今天警告说,持续镇压缅甸抗议活动可能会引发与叙利亚同等程度的“全面冲突”,她敦促有影响力的国家立即采取行动,制止“屠杀”平民。

【特别报道】缅甸驻联合国代表“任免门”折射局势未卜 军方表示“不怕”制裁孤立

缅甸常驻联合国代表觉莫吞上周在联合国大会上公开反抗军政府,直言自己代表由民主选举产生的政府发言、恳请国际社会协助终止政变,还打出了支持示威者的手势。由缅甸国防军总司令部成立的“国家管理委员会”随后宣布解除其职务,但觉莫吞并未就范,“究竟谁才是缅甸常驻联合国代表”成为近日来的焦点问题。请听联合国新闻钱思文的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