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题报道】新冠后的世界:联合国倾听全球公民的希望和担忧

2021 年 2 月 1 日

为纪念联合国成立75周年秘书长古特雷斯于去年1月发起了迄今为止最大规模的问卷调查,以了解公众对未来的希望和担忧,以及他们对国际合作,特别是对联合国的期望和想法。来自195个国家的150万人通过调查和对话参加了这项活动,这也是新冠大流行暴发后的首个大规模全球问卷调查。那么,在新冠背景下,世界各地的人有哪些需求和希望?联合国又应开展怎样的行动来回应他们的需求?近期,负责纪念联合国成立75周年事务的秘书长特别顾问法布里齐奥·霍克希尔德(Fabrizio Hochschild)就此接受了联合国新闻的专访。请听张立的报道。

负责纪念联合国成立75周年事务的秘书长特别顾问法布里齐奥·霍克希尔德表示,这是有关公众心中的新冠后重建优先事项的首个全球调查。97%的答复者支持通过国际合作应对全球挑战。

霍克希尔德:“我认为,最大的悖论之一是新冠大流行一方面造成了孤立和隔离。与过去75年来的任何时候相比,人们的行动受到了前所未有的限制。同时,隔离实际上催生了更高的全球意识。而且,从某种意义上说,在新冠暴发后,我们的调查获得了很大的反响。这是一个惊喜。 第二大惊喜是对国际合作的支持程度。如果只看新闻头条,或者社交媒体,或者只关注安理会的辩论,那么你会看到一个非常分裂、非常有争议、非常两极化的世界。 但是,如果纵观几代人、跨政治党派群体对问卷的答复,那么就会看到一系列倍受关注的紧迫的共同利益。”

问卷的一个值得关注的结论是,更多来自中低收入国家的参与者呼吁对受疫情影响严重的社区给予强有力的全球声援和国际合作。霍克希尔德指出,新冠疫情造成的经济社会影响可能会使许多国家转而关注自身问题,而使全球合作出现倒退。

 

Fabrizio Hochschild
负责纪念联合国成立75周年事务的秘书长特别顾问法布里齐奥·霍克希尔德

 

霍克希尔德:“世界各地对国际合作的呼声都非常强烈,并且日益强烈。实际上,美洲展现出对国际合作的最高程度的支持,这一地区也有着颇具雄心的目标。女性的呼声高于男性,年轻人比老一代人的呼声更高。因此,我认为年轻人更了解世界是如何相互联系、相互依存,国际合作无关任何政治理念,也无关任何意识形态,而是一个关乎自己利益的务实的问题。与富国相比,贫困国家的人对团结的需求很大,对支持的需求也很大。新冠及其经济社会损失造成的一个巨大的影响是,发达国家将更加关注自身,更加专注于满足自己的需求,这当然是必须的,而且没有人会反对他们满足自己的需求。但是,全球团结的程度可能会有所倒退。”

霍克希尔德表示,有关新冠大流行之后的紧迫任务,世界各地人们的意见也是一致的,人们希望获得更好的负担得起的基本服务、医疗保健、优质教育、水和卫生设施;但是,人们认为,解决眼前危机和实现可持续发展的长期目标同样重要。

霍克希尔德:“尽管这种全球健康大流行不可避免地成为大多数人心中的首要问题,但当我们询问人们的长期优先事项时,他们最大的恐惧和最大的担忧仍然是气候变化的影响,仍然是物种丧失的影响和对环境的污染。 因此,如果我们总结一下这些复杂的结论,那么人们既寻求立即行动、改善服务可获得性,同时也寻求采取立即行动,来建设更具包容性和减少不平等现象的经济体,寻求对环境破坏、对气候变化采取更大行动。他们实质上是在寻找秘书长一直所呼吁的??更好的重建。所谓的更好是指更具可持续性和包容性的经济,这是底线。这样的经济体系真正满足了那些现在最被排斥,最受歧视和最落后的人的需求。”

新冠大流行不仅造成了空前的健康危机、经济和社会影响,还催生了全球范围内的分裂、仇恨言论、不实信息泛滥、公众对政府和国际机构缺乏信任。因此,答复者希望成立了75年的联合国能够进行创新,变得更具包容性、参与性、问责性和有效性,同时做出更多改革,变得更具代表性和灵活性。

 

 

霍克希尔德:“作为一个在联合国各大洲办公室和冲突地区工作过的人,我有两个发现,一个是联合国有着非常广泛的支持。这是毫无疑问的,而且比起过去的75年,它对未来的世界更加重要。

但与此同时,联合国被视为是遥不可及的,50%的人不知道这个组织如何对他们的生活产生直接的影响。 因为,我们所有人的挑战之一,就是要让联合国更接地气。我不能让人们将联合国看作是把守森严的庭院,一群精致的外交官、国际公务员在讨论全球问题。

我们必须走下在战地的白色越野车,走出在曼哈顿、日内瓦、亚的斯亚贝巴、圣地亚哥等地的办公楼,帮助人们更加认识到,联合国不是一个与他们生活脱节的官僚机构。在一个相互联系和相互依存的世界中,我们都代表着联合国。每个人都是联合国,这意味着不仅我们要走出去,更好地倾听,也意味着引领民间社会、青年、企业、地方领导人走进我们的大楼,并更多地融入我们的决策过程。

我认为这将是改革的关键方面,是联合国实现更大包容性的关键。我认为秘书长将在这方面提出非常具体的建议。我在联合国难民署服务了近20年,在这期间,我看到了民间社会行动者的作用如何发生了巨大变化。我认为在政治领域,联合国仍然可以通过某种方法更好地融合不同利益相关者的声音,这对于保持相关性、扩大影响力至关重要。 ”

但与此同时,霍克希尔德也坦言,我们也应怀有一种谦卑的态度,因为联合国成立的目的不是取代政府的职能,而是维护和管理全球公共利益。

 

UN Barbados and the OECS
一位来自加勒比海圣基茨和尼维斯的妇女完成了一项关于她对未来的希望和恐惧的联合国调查。

 

霍克希尔德:“我们必须谦卑一点。联合国的成立目的不是取代政府。它的设立是支持国家行为者,通过国际合作带来更好的全球益处。尤其是当全球公共利益受到威胁时,诸如全球和平与安全、对人权的尊重,应对气候变化的行动等。 因此,我们从本次调查以及其他工作中看到了联合国面临的挑战。我们还回顾了所有科学文献,回顾了来自世界各地的智囊团和学术界的研究。各方对联合国的要求,不是假装取代政府。各国仍有责任提供基本服务,联合国可以分享最佳做法,采取措施鼓励各国开展工作。

我认为联合国的独特作用是促进对全球公益的负责任的管理:气候、环境、和平与安全、人权都是全球公益。这些问题应得到更多关注,并在某些情况下更好地赋予联合国权能。在一个相互依存的世界中,全球公共卫生是一种全球公益。然而,我们已经建立的机制似乎需要更大的权力,应对全球健康威胁。我认为需要一个更具包容性的联合国。如果要与人们更相关,联合国必须更好地反映利益攸关方的分歧,变得更加专注并更加有效地解决真正的全球公益问题。”

张立,联合国纽约总部报道。

 

 

参加我们的2021年《联合国新闻》调查

点击这里,让我们知道你对《联合国新闻》的看法。调查只耗时4分钟!

直接通过您的邮箱接收每日更新 点击此处订阅相关主题
下载适用于您的iOS或Android设备的联合国新闻应用程序iOS or Android devic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