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题报道】决不让历史重演——记缅怀大屠杀受难者国际纪念日

2021 年 1 月 29 日

1941年至1945年,纳粹对欧洲少数种族及政治群体展开迫害,犹太人遭到广泛系统性屠杀,大约有600万人成为种族灭绝行动的受害者。2005年11月,联合国大会通过决议,指定1月27日为一年一度缅怀大屠杀遇难者的国际纪念日。从此,联合国每年都举行相关纪念活动,以提醒人们牢记大屠杀的教训,绝不能让历史重演。今年,在疫情之下,联合国首次以在线方式举行了纪念活动。请听联合国新闻李茂奇的报道。

纳粹大屠杀指的是纳粹德国及其协作国对犹太人进行的种族灭绝行动。当时欧洲共有近900万犹太人,其中近三分之二遇害,包括近150万儿童。 

1月27日被定为国际大屠杀纪念日是因为1945年的这一天,苏联军队解放了位于波兰的奥斯维辛-比克瑙纳粹死亡集中营。 

德国总理默克尔参加了今年联合国举行的缅怀大屠杀受难者国际纪念日的活动。她在通过视频发表的讲话中表示,世界必须“下定最大决心反对反犹太主义”。她对数百万欧洲犹太人遭到纳粹德国杀害以及所有文明价值观在纳粹政权统治下遭到摧残表示痛心。

默克尔: “我们缅怀大屠杀的受害者,并从中吸取教训。这是我们永远的责任。纳粹时期,在奥斯威辛-比克瑙的集中营以及在其他许多地方发生的暴行现在仍然令人难以置信。铭记大屠杀和纪念受害者是德国的永恒责任,这一责任现在仍然存在。” 

 

 

第二次世界大战的恐怖经历催生了联合国的成立。确保人人享有人权,不管其种族、性别、语言或宗教为何,是《联合国宪章》规定的最基本的任务之一。2005年3月,在以色列大屠杀历史博物馆落成典礼上,时任秘书长安南表示:“全世界对种族灭绝的深恶痛绝也是推动通过《世界人权宣言》的重要力量。联合国担负着打击仇恨和不容忍的神圣职责。如果联合国不能站在同反犹太主义和其他形式的种族主义斗争的最前沿,联合国就否认了自身的历史并破坏了自己的未来”。 

今年的缅怀大屠杀受难者国际纪念日活动由国际大屠杀纪念联盟、联合国纽约总部和教科文组织联合举办。教科文组织还举办了题为“我们不会忘记”的摄影展。展览展出了遭受纳粹迫害的幸存者的图片。德国摄影师和电影制片人路易吉·托斯卡诺(Luigi Toscano)在遍访美国、德国、乌克兰、俄罗斯、以色列、白俄罗斯、奥地利和荷兰的大屠杀幸存者和纳粹迫害受害者后,拍摄了400多张人像。这些相片中的200张被置放在教科文组织为大屠杀纪念日而设立的摄影中心。 

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世界犹太人大会和脸书公司决定在1月27日缅怀大屠杀受难者国际纪念日这一天启动合作,确保有关否认、歪曲大屠杀历史的虚假信息不会在社交媒体平台上蔓延。脸书将否认大屠杀或歪曲事实相关条目的搜索重新定向链接至一个外部网站。该网站由世界犹太人大会和教科文组织共同设立,提供有关大屠杀的正确史实。这项举措是脸书于2020年10月宣布在其所有平台上禁止否认大屠杀言论之后的后续措施。  

 

Unsplash/Albert Laurence
波兰奥斯威辛-比克瑙纪念和博物馆的铁轨上放着一朵玫瑰。

 

教科文组织总干事阿祖莱在发言中提醒人们,大屠杀“撼动了人性的基础”,永远是世界良知的一大污点。  

阿祖莱:”随着仇恨的声音以及否认或歪曲这些事实的无情现实继续存在,我们肩负一个普遍的责任来缅怀纳粹试图从地球上抹去的每一个人。我们需要铭记被摧毁的社区和文化的重要性,并强调需要保护人们免受导致种族灭绝的思想的侵害并强调保护整体人权的重要性。我们追忆和理解过去的方式将塑造我们的未来,这就是为什么教科文组织坚定不移地致力于对大屠杀的原因和后果进行教育,防止当代形式的反犹太主义,并避免未来发生类似的暴行。”  

当今世界日益泛滥的虚假信息、仇恨言论和偏见中很大一部分内容都同否认和歪曲大屠杀有关。一份瑞典报告显示,在提及犹太人的社交媒体帖文中,有35%包含反犹太定型观念和敌对言论。新冠疫情加速了这一趋势,并预示着社交媒体平台上反犹太阴谋论的爆炸式增长,其中许多根源于蔓延多年的反犹太主义论调。据报道,在许多欧洲国家,针对新冠疫情隔离措施的抗议活动充满了极右和反犹太言论。调查显示,63%的美国年轻人不知道有多少人死于大屠杀;在2020年进行的一项调查中,有47%的受访德国人回答说德国“没有特别罪过”。在本月初的美国国会大厦骚乱中,一名男子被拍到身穿印有“奥斯威辛集中营”字样的运动衫,文字下方还有骷髅和交叉骨图案;在社交媒体上流传的一个视频显示,一名以色列新闻工作者遭到反犹分子的诽谤。 

古特雷斯秘书长在缅怀大屠杀受难者国际纪念日发表的讲话中指出,反犹太主义在世界许多地方正在死灰复燃。 

 

 

古特雷斯:“随着大屠杀幸存者的数量逐年减少,白人至上主义者和新纳粹分子加大了否认、歪曲和重写包括大屠杀在内的历史的力度。 在欧洲、美国和其他地方,白人至上主义者正在进行跨境组织和招募,无耻地炫耀纳粹的象征和他们的凶险野心。最近几周,我们在美国首都看到了令人震惊的例子。新纳粹分子及其思想正在获得认可,甚至得到一种尊重。 在一些国家,他们的信息和意识形态可以在主流政党之间的辩论中听到,在另外一些国家,他们已经渗透到警察和国家安全部门。 新冠疫情给了他们新的机会,利用社会动荡,使人们相互对立,并基于宗教、种族、族裔、国籍、性取向、残疾和移民身份,将目标对准少数群体。我们需要加强我们的共同努力,消除这些威胁。反犹太主义和仇外心理没有疫苗,最有效的武器仍然是事实和真相。” 

艾琳·巴特(Irene Butter )于1930年生于柏林,是在纳粹占领的欧洲长大的犹太儿童,在希特勒上台和德国开始迫害犹太人的时候,她只有三岁。她与家人一道从德国逃往荷兰,在荷兰遭到纳粹入侵后,又辗转逃往瑞士、阿尔及利亚,最后前往美国。 

艾琳·巴特在缅怀大屠杀受难者国际纪念日活动上表示,美国国会大厦被攻占事件表明,民主是脆弱的,人们需要对民主成果倍加珍惜,只有在民主的条件下才能防止类似大屠杀这样的事件再次发生。

巴特:“ 维护和保护民主制度和宪法是我们的责任,这就是为什么人们需要聆听大屠杀幸存者讲述所发生的一切的原因。我们肩负着开展积极行动的公民责任,必须勇敢地去面对仇恨,谴责对于民主的侵犯,只有这样,民主才能得到维护,历史才不会重演。” 

李茂奇,联合国纽约总部报道。 

 

直接通过您的邮箱接收每日更新 点击此处订阅相关主题
下载适用于您的iOS或Android设备的联合国新闻应用程序iOS or Android devices.

往日新闻

德国总理默克尔:以“最大的决心”反对反犹太主义 

德国总理默克尔今天在联合国举行的一年一度缅怀大屠杀受难者国际纪念日的纪念仪式上表示,世界必须“下定最大决心反对反犹太主义”。 

联合国秘书长:反犹太主义同仇外和歧视少数群体如出一辙

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今天在联大会堂举行的大屠杀纪念仪式上表示,反犹太主义情绪的高涨与世界许多地方的仇外心理、仇视同性恋、歧视和仇恨令人不安的增加存在相互关联,这些现象都是基于人们的身份,包括种族、族裔、国籍、宗教、性取向、残疾和移民身份将特定人群定为打击目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