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合国人权专家呼吁美国总统特朗普赦免“维基揭秘” 创始人阿桑奇

2020 年 12 月 22 日

联合国一名人权专家今天发表致美国总统特朗普的公开信,请求其利用美国宪法授予总统的“特赦权”,赦免“维基揭秘”网站创办人、目前正被关押在英国监狱内、等待引渡美国案件审理的阿桑奇。   

出生于澳大利亚的阿桑奇现年48岁,他于2006年创办“维基揭秘”网站,2010年,该网站公布了大量美国政府机密文件,揭露美国在伊拉克和阿富汗等地所犯下的战争罪行和不当行为,美国司法部此后指控阿桑奇犯有间谍罪,并向英国提出引渡要求。

自2019年4月从位于伦敦的厄瓜多尔驻英使馆被英国政府逮捕后,阿桑奇一直被关押在伦敦南部高安全等级的贝尔马什监狱内。英国一家法院将于明年1月4日就是否将其引渡至美国做出裁决。阿桑奇在美国面临18项罪名指控,一旦被判有罪,将被处以最高175年的有期徒刑。

以下是联合国酷刑问题特别报告员梅尔策的公开信全文:

 

“总统先生,

今天,我郑重请求您赦免朱利安·阿桑奇。

过去十年间,阿桑奇的自由一直遭到任意剥夺。对于向全球公布有关政府不当行为的真实信息这一勇敢的行为而言,这是一笔高昂的代价。

我曾与两名独立的医生一起,前往伦敦高安全等级的贝尔马什监狱对阿桑奇进行过探视。我可以作证,他的健康严重恶化,已经到了面临生命危险的程度。重要的是,阿桑奇患有经过证实的呼吸道疾病,近期,在他遭到羁押的监狱内暴发了新冠疫情,这让他极其容易受到危害。

我请求您赦免阿桑奇,因为他现在不是、过去也从来不曾是美国人民的敌人。他所创办的机构‘维基揭秘’,与全球各地的信息不公开和腐败作斗争,这一行为符合美国人民和全体人类的共同利益。

我提出这一请求,是因为阿桑奇从未发布虚假信息。任何可能因为他所公布的信息而导致的名誉受损,都不是由于他本人的行为不当,而是因为那些遭他披露的人员本人的失职。

我提出这一请求,是因为阿桑奇从未通过黑客入侵或偷窃来获取他所发布的信息。他的信息来自可靠的文件和来源,与任何一名严肃和独立的调查记者开展工作的方式别无二致。虽然我们个人对于这一群体所公开的信息可能持有不同意见,但这种行为显然不能被视为犯罪。

我提出这一请求,是因为以阿桑奇公布有关政府严重不当行为作为理由,来对其进行起诉,无论在美国还是其他地方, 都将是‘斩杀来使’,而并不能纠正他所揭露出来的问题,也与美国宪法,以及美国所通过的国际人权法律文件所反映的公正、法治和新闻自由的核心价值观不符。

我提出这一请求,是因为总统先生,您曾经起誓,将致力于打击政府腐败和渎职,而允许针对阿桑奇的指控继续存在,将意味着在您的治下,说出有关腐败和不当行为的真相,将成为一种犯罪。

通过赦免阿桑奇,总统先生,您将向美国和全世界人民发出有关公正、真相和人性的清晰信息。

您将帮助一个仅仅因为说出真相,就承受不公、迫害和羞辱超过十年的勇敢之人恢复正常生活。

最后,但同样重要的是,您将让阿桑奇两个年幼的儿子重新见到他们需要和仰慕的慈父。您也将让这两个孩子,并通过他们让全世界所有的孩子放心,让他们知道说出真相并没有错,而是一件正确的事;为了正义而抗争是一种光荣,更是美国与全世界所支持维护的价值。

出于上述这些理由,我郑重地呼吁您赦免阿桑奇。无论我们个人持有怎样的见解,对他的遭遇是否同情,我都坚信,在长达十年的迫害之后,他所遭受的不公折磨必须立刻停止。

请您使用您的赦免权利,纠正阿桑奇所遭受的不公,结束他不应承受的苦难,让他与家人团聚!

我郑重地感谢您以远见、宽容和同情心考虑这一请求。

向您致以最高的敬意。”

关于总统特赦

“特赦权”是美国宪法赋予总统的权力,用以平衡司法判决的矫枉过正,几乎每届总统在任内和离任前都会进行赦免。据美国司法部统计,自1900年至今,总统特赦权已被行使了2万2000多次,其中包括赦免、豁免和减刑。截至目前,特朗普共行使了45次豁免权,其中包括赦免前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弗林的全部罪行。

关于联合国人权专家

联合国特别报告员或人权专家由人权理事会任命,以个人身份独立开展工作,对特定国家的人权状况或全球范围的重大人权议题进行调察、监测并发表公开报告,最长任期六年,他们不是联合国雇员,也不在联合国领取薪水。
 

 

 

直接通过您的邮箱接收每日更新 点击此处订阅相关主题
下载适用于您的iOS或Android设备的联合国新闻应用程序iOS or Android devices.

往日新闻

联合国人权专家:“维基揭秘” 创办人阿桑奇遭任意监禁已满10年 须立即获释或转为软禁

联合国人权专家今天呼吁英国政府立即将阿桑奇从狱中释放,或转为有看守情况下的室内软禁,直到引渡美国的程序完成为止。

人权专家再次警告阿桑奇可能面临生命威胁

联合国人权专家今天表示,“维基揭秘”网站创始人阿桑奇自今年四月在英国遭到逮捕和监禁之后,他的健康状况持续恶化,甚至可能为其揭发政府不当行为的举动“付出生命的代价”,令人十分震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