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题报道】不求成功、但求助人 —— 专访“教育不能等待”基金主任亚辛·谢里夫

2020 年 12 月 14 日

新冠大流行对全球教育系统造成了严重影响。在各国封城的高峰时期,约有15亿学童受到学校停课的影响。全球至少有三分之一的学龄儿童,即4.63亿儿童,无法在停课期间接受教育。最近,联合国负责全球传播事务的副秘书长梅丽莎·弗莱明(Melissa Fleming)在她的播客《夜不能寐》中对在全球紧急情况和长久危机情况下提供教育资助的“教育不能等待”基金主任亚辛·谢里夫(Yasmine Sherif)进行了采访。请听联合国新闻张立的报道。

即便在新冠大流行之前,7500万儿童和青年受到紧急情况和持续危机的影响,安全得不到保障,生活没有希望,并缺乏接受教育的机会。“教育不能等待”基金一直在帮助最有可能被落在后面的脆弱儿童,并在今年进一步发出了3.1亿美元紧急募捐呼吁。

“教育不能等待”基金主任、来自瑞典的亚辛·谢里夫表示,她现在的使命对于帮助人们克服危机并重建生活至关重要,尤其是受到空前的新冠危机影响的儿童和年轻人。

亚辛·谢里夫:“如果你投资于儿童,为他们提供工具、教育,他们便不再缺乏权能,如果你我无法改变世界,他们可以。因此,这就是为什么教育如此重要,尤其是身处危机国家中的儿童和青少年,他们是境内流离失所者,或是难民。我见过中非共和国、乍得、加沙、西岸、喀布尔、罗兴亚的年轻人,他们很强大,需要的就是工具,不要让他们掉队。教育是成为未来强大领导者的工具。我希望他们所有人都能从中了解人权及其自身权利。”

“教育不能等待”基金于2016 年 5 月在土耳其伊斯坦布尔举行的世界人道主义峰会的边际活动上宣布发起成立,目的是在全球紧急情况和长久危机情况下提供教育资助。这项由联合国儿童基金会难民署教科文组织艾滋病规划署等机构发起的教育基金旨在5年当中向全世界1360万生活在危机状态中的儿童和年轻人提供高质量的教育,到2030年前争取向7500万急需接受教育的儿童和年轻人提供帮助。去年的成果报告指出,自成立以来,该基金在全球许多最严重的人道主义危机环境中的投资已惠及近350万儿童和青年。在新冠大流行期间,基金曾在受新冠疫情影响的国家追加1900万美元的教育应急资金,惠及33个国家。

 

中国青海省的一间教室里,学生们手持有关新冠疫情健康教育手册。
© UNICEF/Wang Jing
中国青海省的一间教室里,学生们手持有关新冠疫情健康教育手册。

亚辛·谢里夫:“我们正在关注女孩,因为我们知道女孩的(失学)数字(很高),因为新冠大流行,就在我们谈话时,女孩可能永远不会回到学校并且实际上怀孕了,而不是在学校上学。而且,由于许多国家的基础设施太差,技术无法提供立即的解决方案。”

在应对疫情过程中,谢里夫和丈夫也不幸感染上了新冠病毒。她的丈夫一度高烧不止,甚至感到自己可能“挺不过去”了。

亚辛·谢里夫:“我丈夫体温升高了很多。一天晚上,他病得很重,他觉得自己可能无法熬过去。那晚他幸存了下来,病了一些日子,然后他开始康复,我们俩都开始恢复。三周后我们就康复了。那时我非常担心,非常担心。我们的孩子也非常担心,尤其是我们的女儿会打电话、发短信说,你们好吗?不要告诉我一切都很好。我想知道,真的,你们好吗?我想知道真相。我似乎感到我丈夫会度过难关的。我们在一起可以克服所有事情,但现实并非总是那样。但是我们非常感激这次可以康复。”

除了感染新冠期间的煎熬,让谢里夫更加“夜不能寐”的是对人性之恶的悲痛和寻求向善的力量这样一种复杂的心情。

亚辛·谢里夫:“让我夜不能寐的部分原因是想尝试找到解决问题的创造性方法。让你彻夜难眠的那种积极能量是,你在不断思考,寻找解决方案。而令人悲伤的方面是,人怎么能不人道地对待彼此?怎么能对人施加这种残酷、不公正的待遇?我的意思是,根源是什么?我已经考虑了很多年,这促使我写了本书《人性案例》(Case for Humanity)。对于所有这些人来说,如果我们回忆埃德蒙·伯克(Edmund Burke)所说,让邪恶盛行的唯一途径就是好人无所作为。人怎么能如此冷漠?我想了解走到这一步的人心里在想些什么。因为我认为,如果我们理解了这一点,我们可能找到根源,可能会找到更可持续的解决方案。”

谢里夫成长于一个文化多元的家庭,家里的书架上摆满各种宗教书籍,她的母亲来自瑞典、生父来自埃及。母亲从小就教导她不要寻求所谓“成功”,而是寻求为别人服务。这对她产生了巨大的影响,促使她将曼德拉、马丁·路德·金和达格·哈马舍尔德视为自己的榜样,并立志要成为联合国大家庭的一员。

 

 

亚辛·谢里夫:“我一直有着强烈的正义感和公平感,总是希望为弱势者发声。也许这也受到了马丁·路德·金和曼德拉以及许多其他榜样的启发。我有文艺的一面。所以母亲鼓励我,把我带到剧院、钢琴学校,让我发展这种才能。但是,我心中还有另外一个声音:正义、人权,这就是我想要做的。这一面占了上风。我决定学习法律,成为一名人权律师。那时,我知道我想为联合国工作,我想为人民服务并能有所帮助。而且,我认为,重要的一点是我母亲有很强的道德和价值观。她总是告诉我和我的三个兄弟姐妹,不要在生活中寻求成功,而是要服务别人。然后,属于你的所有其他事物都会随之而来。但是服务是生活的第一目标。”

24岁时,谢里夫几经周折,终于如愿以偿加入了联合国,她最初在日内瓦从事人道、发展和维和工作。随后,谢里夫先后在联合国开发计划署、人道协调厅、难民署等机构工作。令她印象最深的是在黑山从事难民保护的经历,那时怀孕在身的她在那里为波黑战争中的难民提供重新安置。

亚辛·谢里夫:“每次你重新安置一名难民时,你都会感到自己改变了他的生活,而当他们知道这个消息时,脸上只有喜悦。我在波黑的经历让我多年难忘,当时达成了《代顿和平协议》,难民可以开始回返,他们将乘坐一辆难民署的大巴。临行时,你看到难民将所有东西打包,一些老太太拎着一个小塑料包裹就来了,这就是她们所有的家当。他们几乎无法走路,小孩子紧紧抓住母亲的裙子,他们非常兴奋,因为可以回家了。但是,参战的士兵们仍把守着过境点,在我们过境时,他们叫大巴停住,询问乘客名单,念每个人的名字。我记得当时我站在他旁边,屏吸等待。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他让我们通过了,我们安全到达了。难民与两年半未见的得家人、儿女重聚,他们在路上等待,我看到人们与亲人互相拥抱。那一刻,我只想说,谢谢。这就是幸福,我一生都想这样做,我余生只想帮助难民回返。这就是幸福。没有比这更幸福的了。”

谢里夫说,重新安置难民的经历也让她重新明白了家的定义——对难民来说,家在他们心里,在他们的家人身边。

 

 

亚辛·谢里夫:“家在你心中,对他们而言,家就是他们的土地,和他们的家人在一起。可悲的是,今天有成千上万的人无法捍卫自己的土地,自己的房屋,与他们所爱的人在一起。当今世界上有如此之多的痛苦,以致我们无法休息,直到我们每个人都生活在他们想去的地方,这样才能得到他们想要的生活体验和归属感。”

谢里夫说,自己是一名务实的理想主义者,多年来她一直把《联合国宪章》放在身边。要实现《宪章》所构想的美丽世界,正需要从服务于身边每一个人做起。

亚辛·谢里夫:“人们说我是一个务实的理想主义者。你可以是理想主义者。实现自己的理想,你必须为此而努力。你不能只是坐着做梦,你必须行动。如果你采取行动并且愿意付出努力,那么一切皆有可能。如果所有世界领导人都恪守联合国的原则和价值观,如果所有人都在推动人权,如果所有人都真正接近内心深处的那种和平,我认为我们可以创造出令人惊叹的世界,《联合国宪章》、《世界人权宣言》所设想的世界,都非常美丽。它始于一个人,两个人,三个人,服务也是如此,如果你一生中想帮助十亿人,你可能谁也帮不了,但是如果你将每个人、每个人的生活都算上,这是可能的。”

张立,联合国纽约总部报道。

 

直接通过您的邮箱接收每日更新,点击此处订阅相关主题
下载适用于您的iOSAndroid设备的联合国新闻应用程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