叙利亚人“冬日难熬”,迫切需要更多援助

2020 年 11 月 25 日

联合国人道主义事务代理助理秘书长拉梅什·拉贾辛汉姆(Ramesh Rajasingham)今天在安理会有关叙利亚局势的会议上表示,叙利亚各地目前有超过300万人需要援助,今冬可能是一个“极其艰难的”冬季,尤其是流离失所者的处境特别脆弱。 

拉贾辛汉姆表示,叙利亚有670万境内流离失所者,其中三分之一没有适当的住所,他们住在受损的建筑物或学校等公共场所中,或者住在帐篷里。

他说:“对于那些没有适足居所,没有取暖燃料以及毛毯、保暖衣服和鞋子的人来说,冬天的天气是非常困难的。”

饥饿人口猛增

在叙利亚的经济危机问题上,拉贾辛汉姆指出,由于货币贬值和粮食价格上涨的“双重夹击”,人们越来越无法养家糊口。

拉贾辛汉姆说:“今天,叙利亚估计有930万人的粮食缺乏保障,比一年前多了140万人,比危机期间的其他任何时候都多。其中约有100万人严重缺乏粮食,是去年的两倍,我们预计这一数字还会增加。”

平民遭到炮火攻击

在保护平民问题上,拉贾辛汉姆指出,在该国一些原本暂时免遭新的暴力侵害的地区,人们现在正在重返家园,这对他们的人权和福祉产生了重大影响。

但据报道,本月叙利亚西北部发生了炮击和空袭,至少有八名平民丧生,至少有十五人受伤,伤者中包括两名正在赶往联合国儿童基金会支持的儿童友好空间途中的援助人员。

在过去的两个月中,至少有六名人道主义工作者丧生,另有多人受伤。

他强调说:“我们的人道主义同事每天承担的风险是完全不可接受的。人道主义工作者必须能够提供援助,而不必担心受到袭击。”

断断续续的援助通行

代理助理秘书长拉贾辛汉姆表示,人道主义援助通行不相连贯,同时,叙利亚东北部的医疗设施已经被毁坏,医疗援助的缺乏使得局势雪上加霜。

他说:“让我清楚地指出一点:在2019冠状病毒病大流行的公共卫生影响下,叙利亚全国的卫生服务非常薄弱,并且正在达到新的极限。到处都是援助缺口,到处都缺乏医疗物资和人员。”

拉贾辛汉姆表示,由于缺少病床,南部省份德拉的妇女在有其他病人的房间里分娩。

保护人道主义工作者

最后,拉贾辛汉姆强调,必须保护在叙利亚各地提供援助的工作者。

他说,叙利亚全国各地的人道主义机构每月总计援助约740万人,以“避免局势变得更糟”。

他说:“如果没有我们一线同事的不懈努力和耐力,这是不可能做到的,这些同事绝大多数是叙利亚人,他们自己直接受到危机的影响。他们在最困难的情况下提供援助,冒着极大的个人风险。他们必须受到保护”。

政治上的“婴儿步骤”

联合国叙利亚事务副特使考拉·马塔尔(Khawla Matar)在今天的安理会会议上表示,尽管2019冠状病毒病带来了 “相当大的”挑战,但叙利亚宪法委员会正在取得适度的进展。宪法委员会正在为该国的未来制定新的路线图。

但同时,她提醒出席这次在线会议的安理会成员国代表,“仅靠宪政轨道无法解决危机”。

她指出,当前的“相对平静”仍然非常脆弱,与持久的永久停火相距甚远;叙利亚仍面临恐怖主义的挑战。她还指出,要实现真正的和平就必须停止一切暴力,包括对妇女的暴力。

此外,马塔尔强调,制裁将“加剧”许多普通叙利亚人本已相当痛苦的处境。她还指出,无论叙利亚难民做出何种选择,他们都必须得到支持。

最后,副特使马塔尔申明,2015年通过的安理会第2254号决议包含了叙利亚实现持久和平并帮助该国及其人民在多条道路上前进所需的“所有要素”。

恐怖炸弹袭击

另一方面, 叙利亚北部今天发生两起炸弹袭击事件,据报道至少造成7名平民死亡,更多人受伤。

其中一起爆炸发生在阿勒颇省达布市(Al Bab)的一个公交车站附近,造成至少5人死亡,约18人受伤。数小时后,在阿勒颇省阿夫林市(Afrin)一条繁忙街道上又发生了一起爆炸,炸死两人,炸伤十五人。

联合国驻叙利亚协调员兼人道主义协调员伊姆兰·里扎(Imran Riza)和叙利亚危机区域人道主义协调员穆罕默德·哈迪(Muhannad Hadi)在就此发表的一份联合声明中表示:“生活在叙利亚的脆弱平民在经历了九年多的危机之后,已经遭受了巨大的苦难,他们绝不能再受到这种恐怖袭击的影响。”

声明呼吁各方充分遵守国际人道主义法和国际人权法规定的义务,确保平民和民用设施的安全。

 

直接通过您的邮箱接收每日更新 点击此处订阅相关主题
下载适用于您的iOS或Android设备的联合国新闻应用程序iOS or Android devices.

往日新闻

联合国裁军负责人: 叙利亚“在任何情况下”都没有理由使用化学武器 

联合国裁军事务高级代表中满泉今天向安理会通报了叙利亚在消除化学武器计划方面取得的进展,这一计划因冠状病毒大流行而变得复杂化。 

叙利亚问题特使:宪法委员会取得的进展可以开启“更深入和广泛的进程”

联合国叙利亚问题特使裴凯儒(Geir Pedersen)今天在向联合国安理会通报情况时表示,叙利亚冲突不可能通过宪法改革或仅通过一部新宪法解决。但是,他指出,“宪法委员会取得的进展可以开启更深、更广泛的进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