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务副秘书长:没有遥远的危机,可有迅速的转变

2020 年 11 月 3 日

联合国常务副秘书长阿米娜·穆罕默德今天在安理会会议上表示,2019冠状病毒病大流行使人们意识到,在当今世界,没有遥远的危机;尽管面临的挑战是多方面的,但机遇也是多重的:新冠大流行已经表明,随着数百万计的人采用新的工作、学习和社交方式,实现迅速的变化是可能的。

安理会今天就 “建设和平与维持和平:当代冲突和不安全的驱动力”的主题举行了会议。

新冠大流行加剧冲突风险

常务副秘书长穆罕默德在会上表示,新冠大流行继续加剧冲突的风险和驱动因素,这包括跨境不安全局势和与气候相关的因素导致社会动荡和民主赤字。

她说:“抱怨和不平等正在加深,削弱了对各种权威机构的信任,并增加了脆弱性。危机正在逆转发展和建设和平的成果,加剧了冲突,破坏了实现可持续发展目标的努力。”

联合国常务副秘书长阿米纳·穆罕默德今天在阿联酋迪拜出席第二届联合国全球数据论坛开幕式。
IISD/ENB图片/Kiara Worth

新冠大流行还对人权和性别不平等产生了毁灭性影响。它正在使已经处于人道主义危机中的脆弱人群暴露于新的威胁之下。冲突各方还利用这一大流行病制造或加剧不安全状况,并阻碍医疗保健和其他挽救生命的援助和服务。

妇女在受封锁影响最严重的部门中就业比例过高,而且比男子更有可能缺乏储蓄、社会保障和医疗保险。封锁还导致基于性别的家庭暴力激增。

穆罕默德说:“当数以百万计的妇女在家中面临最大风险时,我们如何谈论和平与安全?我们知道,在对妇女和女童的暴力行为以及对公民的压迫与冲突之间有一条直接的连线。”

气候紧急情况成为冲突的主要驱动力

穆罕默德指出,气候紧急情况是不平等、不安全和冲突的主要驱动力。这在萨赫勒地区、乍得湖地区、中东和其他地区体现得最为明显。

她说:“这些联系包括大规模的流离失所;资源竞争;干旱和洪水等极端天气事件摧毁了房屋、生计和社区。在某些情况下,气候危机威胁着国家的生存。”

她表示,气候危机也正在侵蚀社区的复原力,并限制了年轻人能够获得的机会。 在世界的某些地区,它正在导致希望的流失和风险,造成了一代不满的年轻人,让他们容易受到各种极端分子的利用。

避免支离破碎 全面解决冲突根源

穆罕默德说:“冲突的驱动因素不是一成不变的:它们在不断变化和发展。建立和维持和平需要解决这些不断发展和相互交织的根源性问题,包括新冠大流行所构成的新威胁。

她进一步指出,“冲突、气候变化和发展停滞不前相互促进,但我们为解决这些问题所做的努力往往是支离破碎的。”

穆罕默德指出,在进行恢复时,“不能回到失败的框架和系统上,这些框架和系统造成了有助于疾病大流行的脆弱性和不平等。我们必须更好地向前发展。”

她强调,必须投资于包容、公平的治理和机构,并解决根本原因,以便不仅解决冲突的根源,而且解决各种危机和冲击的根源。

同时,必须优先考虑建设具有复原力、包容性和负责任的机构,这些机构应促进法治、善政、性别平等、环境可持续性和人权。 

经社理事会主席:“不平等的世界”是引发冲突的根源

联合国经济及社会理事会主席、巴基斯坦常驻联合国代表穆尼尔·阿克拉姆(Munir Akram)在会上表示,《联合国宪章》通过七十五年来,联合国会员国未能实现集体和合作安全的理想。 

联合国经济及社会理事会主席、巴基斯坦常驻联合国代表穆尼尔·阿克拉姆(Munir Akram)
联合国图片/Eskinder Debebe

他指出,首先,冷战侵入了普遍和合作安全的视野,世界实际上被分为敌对阵营;其次,迅速的非殖民化进程并没有完全消除殖民主义的遗产和思想,导致了不平等的后殖民社会,以及持续的在经济、贸易以及政治和军事上对前殖民大国的依赖; 第三,也是最重要的,国家权力,特别是在最强大的国家中,被重商主义者夺取。
 
阿克拉姆说:“其结果是现在我们拥有一个与联合国创始人所想象的世界完全不同的世界。用曼德拉的话来讲,就是‘不平等是我们时代的标志’。当26个最富有的人拥有世界一半的财富时,情况的确就是这样。”

他强调,安理会议程上许多冲突和争端的起源,可以追溯到这种不平等的世界秩序。

阿克拉姆进一步指出,正是在这种不平等的环境中,世界遭受了自1916年以来最严重的疾病大流行和自1930年代大萧条以来最严重的衰退。预计世界经济今年将萎缩5-10%,具体取决于何时可以控制新冠病毒。将有超过1亿人重新陷入贫困。富裕国家投入了超过13万亿美元来刺激经济,而贫穷国家正在想方设法筹集2到3万亿美元来维持其经济的持续发展。除非帮助他们找到这些资金,否则许多人将失去收入,负债累累的发展中经济体很可能将面临经济崩溃。

他表示,今年五月联合国秘书长与加拿大总理和牙买加总理及时发起了发展融资进程,并确定了260个采取行动的“选项”。但是到目前为止,令人遗憾的是,那些有能力采取这些选择的国家反应平平,令人失望。
 
他强调,国际社会必须动员政治意愿,以实施其中一些最重要的选择,包括:

•对低收入和处于压力之下的小岛屿发展中国家的债务暂停偿还,直至新冠大流行结束;
•取消最不发达国家债务;
•对其他发展中国家的债务进行重组,包括通过有效的债务回购和互换;
•多边开发银行为发展中国家提供大量的资金净流入;
•通过国际开发协会和其他渠道大幅度扩展优惠融资;
•富裕国家兑现0.7%的官方发展援助承诺;
•私营部门参与债务减免;
•最重要的是,新的特别提款权问题以及特别提款权中用于可持续发展目标投资中的未动用配额的再利用。

 

直接通过您的邮箱接收每日更新 点击此处订阅相关主题
下载适用于您的iOS或Android设备的联合国新闻应用程序iOS or Android devic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