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停火呼吁背后故事:  联合国调解走过75年 预防冲突 促进和平 

2020 年 10 月 23 日

75年前,当会员国签署《联合国宪章》时,是为了防止更多的有关人类生存的冲突,并使后代免遭第三次世界大战。预防冲突是联合国内在基因的一部分,今天仍然是一个核心优先事项,这是联合国秘书长目前在冠状病毒大流行期间呼吁全球停火的指导原则。 

 

10月23日,在联合国成立75周年纪念日的前夜,在联合国的调解下,利比亚交战双方达成了一项可能具有历史意义的停火协议。联合国代理特别代表兼支助团团长斯蒂芬妮·威廉斯将这一新的进展称为“朝着全面解决利比亚问题迈出的决定性和勇敢的第一步”。 

10月24日是联合国日,《联合国宪章》75年前在这一天正式生效。借此机会让回顾一下联合国四分之三个世纪以来为防止冲突和战争所做的艰苦和持续的努力。 

预防冲突的五个步骤 

第一步:在局势高度紧张的任何地方都要把脉,切中要害。这需要前往实地了解到底发生了什么,以及如何缓解局势。 

联合国政治和建设和平事务部在世界各地有35个特别政治任务特派团,密切关注不断发展的局势。 

第二步:通过与政府官员和其他关键人物保持联系,尽早启动政治轨道。为此,政治和建设和平事务部官员与所有193个联合国会员国的主要行为者保持密切联系。 

第三步:纳入许多声音,如妇女和青年的声音,以建立共识和和平势头。 

第四步:建立伙伴关系——包括与区域组织和国际金融机构——将短期政治工作与长期建设和平和发展努力联系起来。 

第五步:集中所有行动者的政治意愿,阻止冲突。 

什么是斡旋? 

采取以上五个步骤,预防就奏效了。 

然而,当冲突未能得到阻止时,联合国将利用源于《联合国宪章》并通过广泛实践发展而来的斡旋来争取和平解决争端。 

调解可以由联合国秘书长本人启动,也可以应安理会、联合国大会或争端一方的要求启动。 

作为斡旋的一部分,联合国特使或特别顾问目前正在努力解决缅甸、也门和叙利亚的冲突。 

 

联合国驻马​​里马里特派团的维和人员在马里中部莫普提(Mopti)地区举行司法与和解会议。
联合国马里稳定团图片/Gema Cortes
联合国驻马​​里马里特派团的维和人员在马里中部莫普提(Mopti)地区举行司法与和解会议。

 

何为政治特派团? 

政治和建设和平事务部在世界各地实地管理特别政治任务,以预防冲突、调解和平和帮助冲突后国家重建。 

每个特派团都提供针对具体国家的外交和其他活动,以避免和调解武装冲突。他们还与当地的国家和其他联合国行为体协调,支持复杂的政治过渡。 

政治和建设和平事务部政策和调解司主任特蕾莎·怀特菲尔德(Teresa Whitfield)表示,最近在哥伦比亚和菲律宾南部取得的成功,以及希腊和北马其顿之间国名问题的解决,证明“即使在一个日益复杂的世界里”,冲突的解决也是可能的。 

调解障碍 

然而,分裂的地缘政治、民粹主义的复苏和外部对内战的更多参与,正在阻碍许多地方的和平努力。 

怀特菲尔德说:“人们对调解作为预防和解决武装冲突的工具的热情从未像现在这样高涨,调解人也从未像现在这样忙碌。” 

调解长期以来依赖于人与人之间的互动能力,鉴于当今武装冲突的复杂性,调解人不得不开发新的工具、做法和战略。 

联合国、国际和区域非政府组织、各国和一系列广泛的当地行动者可能都参与解决一场冲突。 

今天,调解人受到一系列挑战的阻碍,例如冲突分散化;非国家武装团体的参与;政治、经济和意识形态议程;便于武装团体行动的漏洞百出、有机可乘的边界;以及气候变化等系统性因素。 

怀特菲尔德指出,随着俄罗斯和美国之间产生新的分歧、美国和中国之间的新的紧张局势以及对阿拉伯世界内外都在产生影响的逊尼派和什叶派之间的分歧,谈判也 “受到紧张且往往有害的分裂性地缘政治的阻碍”。 

长期工作 

怀特菲尔德解释说,为应对当今武装冲突的复杂挑战而进行调解的需求非常紧迫,且需要进行长期的努力。 

她认为,“调解人将参与马拉松式的努力,可能是接力,但很少是一种冲刺”,必须考虑与众多参与者在多个层面保持接触。 

在地缘政治的阴影下工作时,联合国还必须意识到和平进程的合法性建立在战斗人员自身的内部和外部认同。 

尽管如此,这位联合国政治和建设和平事务部的官员强调,需要最大限度地利用新技术,特别关注下一代,同时考虑结构性问题,逐步实现可持续和平。 

 

直接通过您的邮箱接收每日更新,点击此处订阅相关主题
下载适用于您的iOSAndroid设备的联合国新闻应用程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