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朗总统鲁哈尼:压在美国黑人脖子上和压在伊朗身上的是“同一只脚”

2020 年 9 月 22 日

在今天联合国大会的一般性辩论中,伊朗总统鲁哈尼表示,美国警察对待非洲裔美国人做法让伊朗人民意识到,压在受害者弗洛伊德脖子上的那只脚“就是傲慢地踩在独立国家脖子上的那只脚”,但伊朗人民绝不会屈服,因为虽然制裁让生活艰难,但是,“没有独立会更加艰难”。

面对新冠疫情 伊朗因制裁而无援

鲁哈尼表示,2019冠状病毒病现在是人类的“共同痛苦”。“这一疾病要求我们在全能和造物的真理面前更加谦逊和谦卑”。它正在引导人类社会变得更加虔诚,以促进社会和个人道德,防止环境退化,防止对自然界的操纵和对造物的干预。同时,没有全球参与就不可能解决人类共同面对的这一全球问题。

他指出,新冠大流行期间,所有国家都在经历困难时期。然而,坚韧不拔的伊朗人民没有享受到全球伙伴关系与合作,而是应对在历史上最严厉且公然和严重违反《联合国宪章》、国际协定和安理会第2231号决议的制裁。

鲁哈尼说:“向全世界广播的有关美国警察对待非洲裔美国人的录像让人想起了我们的经历。我们立即意识到,压在(弗洛伊德)脖子上的那只脚就是傲慢地踩在独立国家脖子上的那只脚。几十年来,英勇的伊朗民族为追求从压迫和专制下获得自由和解放而付出了同样高昂的代价。但是,伊朗民族不仅抵制压力,而且在不断追求其历史和文明角色的过程中获得了繁荣和发展。”

 

 

伊朗的历史和文明角色

鲁哈尼将伊朗追求的这种“历史和文明的角色”描述为一种和平与稳定的轴心、对话与宽容的先驱,以及反对占领并与极端主义斗争的拥护者。他为此列举了诸多例子:

•从前苏联占领阿富汗时期开始伊朗便与阿富汗人民站在一起; 
•伊朗是中东第一个与科威特人民和政府站在一起反对萨达姆占领的国家;也是与伊拉克人民一道反对萨达姆暴政、美国占领和伊黎伊斯兰恐怖组织的国家; 
•伊朗与叙利亚人民并肩作战,反对数十个恐怖塔克菲里(Takfiri)团体、分裂主义者和外国战斗人员,并在2013年提出了四点和平计划,在 2016年与俄罗斯和土耳其合作建立了阿斯塔纳进程,旨在实现叙利亚的和平与政治稳定;
•伊朗与黎巴嫩人民和政府一道反对犹太复国主义的占领者和外国阴谋家;
•伊朗从未忽视过对巴勒斯坦的占领、种族灭绝、强迫流离失所和种族主义;
•伊朗强烈呼吁为被围困的也门人民伸张正义,防止侵略;
•在中东这个敏感地区,伊朗独自与极端主义者和伊黎伊斯兰恐怖分子进行了战斗;使国际社会认识到伊斯兰的真实性质:温和而理性,而不是极端主义和煽动;

鲁哈尼指出,2015年,伊朗加入了《 全面联合行动计划》,“这是外交史上最大的成就之一,尽管美国不断违反,但我们仍然忠实履行协议”。

他说:“这样一个国家不应该受到制裁。 对和平的回应不应是战争。 对打击极端主义的回报不应是暗杀。 ”

美国的“作为” 

他还列举了美国的诸多行为,并表示“言辞和宣扬不是评判的准绳,行为才是”。

他说:“他们声称来到中东与萨达姆作斗争。但萨达姆是他们自己在对伊朗的战争中创造、培育和资助的装备了化学武器和最先进战争机器的怪物;他们吹嘘要与恐怖主义和伊黎伊斯兰国作斗争,而正是他们自己创造了这个恐怖网络;他们没有任何证据却指责我们试图制造核武器,并且以核扩散为借口对其他国家实施制裁。在他们身负人类历史上唯一一个使用原子弹的国家的‘恶名’的情况下,西亚唯一一个拥有核武器的国家正在美国的防扩散剧院进行表演。”

鲁哈尼指出,在从巴勒斯坦、阿富汗、也门、叙利亚、伊拉克、黎巴嫩、利比亚、苏丹,直到索马里的每一个占领、战争和侵略局势中,都有美国“直接与区域同伙一起参与”。

他还指出,美国出售了数千亿美元的武器,使中东变成了一个火药桶,同时“企图无视国际法和全球共识,徒劳地剥夺伊朗最低的国防要求”。

“美国不可能对伊朗强加任何谈判或战争”

鲁哈尼质问:“您在哪里可以找到一个政府无条件放弃13年多边谈判结果的先例,而且谈判还是由其前任参加的?这样做无耻地违反了安理会的决议,他们甚至还因其他国家遵守安理会决议而惩罚他们,却还声称正在寻求谈判和达成‘大协议’?”

他说:“美国不能对我们强加任何谈判或战争。在制裁之下,生活是艰难的。但是,没有独立的生活更加困难……在美国即将举行的选举之后,任何新政府都别无选择,只能屈服于伊朗民族的坚强。”
 

 

直接通过您的邮箱接收每日更新 点击此处订阅相关主题
下载适用于您的iOS或Android设备的联合国新闻应用程序iOS or Android devic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