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题报道】前任和现任联大主席话说联大运作与本次峰会特殊之处

2020 年 9 月 18 日

联合国大会第75届会议已于9月15日正式开幕。这个联合国的核心决策机构究竟如何运作?大会主席与秘书长和各成员国之间是什么样的一种关系?大会如何帮助各国弥合分歧、达成共识?新冠疫情肆虐之下的今年这届大会又有哪些特殊之处?联合国新闻为您一一解答。请听钱思文的报道。

始于1945年的联合国大会是联合国主要的审议、决策和代表性机关,193个成员国一国一票,在大会的舞台上平等谏言,就事关全球的重大问题共同作出决定。

来自瑞典的扬•埃利亚松(Jan Eliasson)曾先后担任联合国大会主席(2005-2006)与联合国常务副秘书长(2012-2016),由他来解释联合国大会与联合国秘书处之间的关系再合适不过。

 

联合国图片/Runa A
曾先后担任联合国大会主席和联合国常务副秘书长的瑞典外交官埃利亚松。

 

联合国秘书长与联合国大会的关系

埃利亚松:“联合国是一个由成员国主导的国际组织。联合国秘书处和秘书长都是为各成员国服务的。秘书处向参加联合国大会的各成员国提供必要的信息和资料,以及促成大会顺利运转的各项服务。

但另一方面,联合国秘书处的工作人员同时也是为全球各国人民服务的国际公务员,联合国秘书长也绝不仅仅只是一位‘首席行政长官’,他们都有义务维护《联合国宪章》,以及联合国所代表的理想和信念,因此,秘书处会根据当前全球所面临的一些重大挑战,主动向联合国大会提交议程、提出设想。

秘书长和联合国大会主席沟通频繁,几乎每周都会在办公室进行磋商,有时也会在周末在秘书长的官邸举行会晤,双方之间的工作关系是一种非常积极的有机互动。秘书处和秘书长在主动向联合国大会提出重大议题以供讨论的同时,也始终清楚,最终是否讨论、讨论到何种程度,以及达成哪些结果,将取决于参加联合国大会的各成员国,他们拥有最后的决定权,以确定下一步是否以及如何采取行动。”

 

联合国图片/Manuel Elias
新任联合国大会主席博兹克尔与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共同出席国际和平日活动。

联大主席与各成员国之间的关系

埃利亚松:“虽然联大各项议题的最终决定权属于各成员国,但在最终决定做出之前,会经历一个很长的沟通、磋商和讨论过程,以确保能够达成共识。

联大主席个人的日程常常会被各项会议占满,每天都有许多长达数小时的会议需要他坐在主席台上主持。但幸运的是,他从来都不是孤军奋战。联大主席手下有21名副主席,联大的各委员会和工作组也会各自选出两位联席主席,他们往往来自不同的地区,代表不同的立场,主要的工作就是担任成员国之间的内部协调人,与各区域团体磋商,以便形成共识。

如果联席主席经过艰苦的努力还是无法让各国达成一致,这时就需要联大主席出马,在他的办公室里会见各成员国代表,用‘胡萝卜加大棒’等外交策略——当然主要还是‘胡萝卜’——来努力让各方取得一致,绝大多数情况下都是能够成功的。”

 

联合国图片/Evan Schneider
新任联大主席博兹克尔从上任联大主席班德手中接过法槌。

 

共识还是投票

埃利亚松:“联合国的核心思想就是尽可能地在一些事关全球的关键问题上达成共识和团结。因此,作为联大主席,共识始终是最优先的努力方向。但我必须要说,例外的情况也是有的,有时候,面对一些无法达成共识的问题,联大主席必须做出选择,究竟是通过投票做出决定,还是干脆放弃,将这一议题暂时搁置。

2006年联合国人权理事会的成立就是这样,当时,理事会的前身‘人权委员会’政治化严重,已经丧失了权威,由于无法通过协商达成一致,授权人权理事会成立的决议最终是经投票通过的。

对于联大主席而言,付诸投票是一个非常艰难的决定。我们的出发点当然是努力去达成共识,磋商、磋商、再磋商,直到能够取得一致为止。但大家也都知道,如果为了达成共识而一味妥协让步,最终就会偏离想要达成的目标,这个时候,投票或许就是唯一的选择。与此同时,投票的结果也能非常清晰地显示出全球绝大部分国家在特定问题上所持的意见和立场,有关人权理事会成立的投票结果就是如此。”

 

联合国图片/Eskinder Debebe
联大在疫情期间举行了第75届主席及安理会非常任理事国选举。

今年的这届大会注定有些特殊,肆虐全球的新冠疫情让各国领导人齐聚纽约成了“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刚刚走马上任的联大第75届会议主席博兹克尔表示,高级别会议线上举行的决定本身,就是各国讨论磋商的结果。

博兹克尔:“我从一开始就认为,联合国不应该支持或是反对各国领导人亲自来到纽约参会,这应该交由东道国的国家和地方政府决定。联合国只负责组织会议,如果医疗条件允许、领导人也有意愿,那么就可以前来,如果不行,那就改用视频

其实直到10多天前,还有许多国家的领导人,包括我的母国土耳其的总统和外交部长都向联合国正式提交了申请,表示希望来到纽约参会。但由于美国和纽约政府目前要求所有来到纽约的人员,无论是谁、无论是否持有核酸检测阴性的证明,都必须首先进行14天的自我隔离,这就意味着各国领导人亲临联大会堂已经不可能了,因为高级别会议在4天后的9月22日就要开始了。

有传言说东道国美国总统正在考虑来到联合国进行现场演讲,但目前我们还没有收到正式通知。”

 

联合国图片/Evan Schneider
联大第75届会议第一次全会开幕,参会人员为疫情逝者集体默哀一分钟。

疫情也让联合国及其所代表的多边主义和全球合作受到一些人的质疑,对此,博兹克尔表示,多边合作仍是应对疫情挑战的唯一方式,联合国也仍是践行多边主义的最佳平台,但联合国需要通过看得见摸得着的工作来巩固支持。

博兹克尔:“我当了30多年的外交官,还有10多年的从政经历,这些经历让我明白,政治风向和势头、还有面对面交流时的肢体语言和火花,比什么都重要。像联合国这样的国际机构,只要能够向全世界展示,它正在努力和出色地履行职责,只要能够获得来自各国的支持,就会拥有强大的力量,任何一个国家或是个人都不可能让它消失。

这也是为什么,我一直强调,面对面的会议必须重启,因为只有面对面的会议才能让多边主义变得切实有形,线上会议无法带来任何政治风向和势头,全球的百姓需要看到会议召开,看到有人在讲台上演讲,看到有文件得到通过和分发,他们需要看到各方在联合国这个平台上讨论他们关心的问题,为他们的利益呼吁和发声。

我认为,在今年的高级别会议结束后,我们将能够更好地评估联合国目前所处的位置。我个人对此并不担心,我坚信,联合国是不可取代的,它还会与全世界一起迎来下一个75年。”

钱思文,美国纽约报道。

 

 

 

直接通过您的邮箱接收每日更新 点击此处订阅相关主题
下载适用于您的iOS或Android设备的联合国新闻应用程序iOS or Android devices.

往日新闻

联合国大会第75届会议开幕 突显多边主义的必要性

联合国大会第75届会议纽约时间今天下午三点开幕。在空前的2019冠状病毒病大流行的背景下,全体会员国代表进行了默哀。新任联大主席博兹克尔在开幕式上表示,2019冠状病毒病大流行体现了多边主义在应对集体挑战方面的价值。

【专题报道】在历史的关口领导联合国大会——专访新一届联大主席博兹克尔

今年6月,来自土耳其的资深外交官沃尔坎·博兹克尔(Volkan Bozkir)代表西欧和其他国家集团成功当选联合国大会第75届会议主席。今年是联合国成立75周年,联合国作为全球最大的多边组织在这四分之三个世纪里经历了风风雨雨,有太多的经验和教训需要回顾与深思;同时,今年出现了导致全球社会经济停顿的2019冠状病毒病大流行。在这个历史关口执掌联合国大会,博兹克尔对联大未来一年的工作有何展望?请听联合国新闻黄莉玲的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