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合国:委内瑞拉系统性侵犯人权行为构成危害人类罪 总统马杜罗及其政府罪责难逃

2020 年 9 月 16 日

联合国委内瑞拉国际独立事实调查团今天发布首份报告指出,委内瑞拉总统马杜罗,以及内政和国防部长对于国内发生的法外处决、强迫失踪、任意监禁和酷刑等一系列严重侵犯人权行为完全知情,他们下达命令、协调行动,为此类犯罪行为提供了计划和政策领域的支持。

调查团在这份长达411页的报告中指出,尽管委内瑞拉面临危机,国内形势紧张,政府也拥有维护公共秩序的职责,但政府、国家机构及与之合作的团体“自2014年以来计划并实施了”极其严重侵犯人权行为,这些行为“并非孤立事件,而是依据国家政策,在军队指挥官和高级政府官员知晓或直接支持的情况下加以实施。”

法外处决:委国家机关处决人数居拉美之首

调查团指出,即便是保守估计也显示,委内瑞拉国家机关所实施的处决数量居拉美地区之首。

调查团表示,据称是为打击犯罪而设立的委内瑞拉“人民解放运动”(Operations for People’s Liberation,OLP)在2015到2017年间实施了大量任意监禁和法外处决。调查团共调查了140起相关事件,涉及遇害者413人,其中部分人员遭到近距离枪杀。

调查团表示,被委政府大肆赞扬的“人民解放运动”的行动模式主要为组织数百名全副武装的人员突袭一个特定地区,有时甚至动用装甲车和直升飞机。2015年9月,全国第二大城市马拉开波(Maracaibo)的一次行动共导致5人死亡、60多人遭到监禁,其中大多都是结束劳动后返家的渔民,女性受到虐待、房屋遭到洗劫。

经调查团仔细审核的行动中,共有8次行动导致了10人以上的死亡。在其高压手段遭到广泛批评后,委政府将其改组为“人民解放人道运动”,并在2017年彻底废除了这一组织。

然而,调查团表示,法外处决仍然持续在委内瑞拉发生,该国两大安全部队,隶属于国家警察的刑法和刑事调查组(CICPC)和特别行动队(Special Action Forces,FAES)所实施的法外处决占到总数的59%。

上述两支部队的成员告诉调查团,通过在受害者身旁放置武器,制造不存在的“对峙”场面,从而掩盖杀害行为的情况普遍存在。一位内部人士确认,上级指挥官可以对杀害行为“开绿灯”。经调查团确认为真实的一支特别行动队培训视频则鼓励队员“冷酷无情地处死罪犯”。

调查团表示,2016年10月在米兰达州巴洛文托区开展的一次行动最终演变成一场屠杀,12名30岁以下的人员遭到法外处决并被埋入乱葬坑中,其中两人的头盖骨被子弹击穿,10人的胸、颈和头部疑似遭大刀砍伤,共有35人遭到监禁,部分人员遭受酷刑,另有5人至今下落不明。

调查团表示,安全部队的大多数非法处决行为并未受到起诉,下达相关命令的官员也未被追究责任。

调查团主席瓦利纳斯(Marta Valiñas)表示,“这些法外处决行为不能归咎于安全部队缺乏纪律。高级别官员对于实施这些行为的人员拥有事实上的命令和控制权,也知晓此类行为的存在,但却并未防止或杜绝其发生。这些行为似乎是假借打击犯罪的名义,除掉社会中不受欢迎人员的政策的一部分。”

调查团表示,特别行动队应该解散,安全部队中的相关人员和指挥官应被追究责任。

情报部门实施基于政治原因的监禁和酷刑

调查团表示,委内瑞拉国家情报局(SEBIN)对持不同政见者、人权活动家,以及其他被视为反对政府的人员开展有针对性的镇压行动,而军事反情报总局(DGCIM)则主要针对据称涉嫌造反或发动政变的军队人员以及与之有关联的平民。

调查团表示,遭到上述机构监禁的人员一般都被关押在条件恶劣的设施内,这些设施不属于政府监狱系统,常常就在两家机构位于首都加拉加斯的总部,或是非正式的所谓“安全屋”内,受害者有时以莫须有的罪名遭到起诉,证据均系伪造,应有的司法程序遭到公然漠视。

调查团表示,部分情况下,上述监禁构成短期的强迫失踪、酷刑,以及残忍、不人道和有辱人格待遇,它们或是为了让被监禁者坦白认罪,或是作为惩罚的手段。一位前任国家情报局负责人告诉调查团,使用窒息、殴打、电击、残割肢体、死亡威胁、以受迫姿势遭到捆绑和心理折磨等酷刑手段是该机构的一种“文化”。

调查团成员考克斯(Francisco Cox)表示,“情报机构还对男性和女性的持不同政见者实施性暴力,包括强奸或使用工具强奸、威胁强奸遭监禁者本人或其家人、强迫裸体,以及对生殖器进行殴打和电击等。这些性暴力行为同样构成酷刑或残忍、不人道和有辱人格的待遇。”

调查团指出,委内瑞拉前海军少校阿雷瓦罗(Rafael Acosta Arévalo)在军事反情报总局遭受酷刑后死亡,另有至少两人在国家情报局监禁期间死亡。

考克斯表示,“上述针对平民的任意监禁、短期失踪和酷刑是一种系统性的政策,旨在压制针对马杜罗政府的反对意见。情报机构的指挥官和高级官员完全知晓此类犯罪行为的存在,此类行为的发生地常常就在他们日常办公的大楼内。调查团在报告中共记录了超过45名情报机构官员的姓名,他们对此类侵犯人权行为负有直接责任,应该受到调查和起诉。”

暴力阻挠和平集会

调查团表示,2014、2017和2019年,委内瑞拉分别发生大规模抗议示威,政府的应对行动也日益暴力,有36名示威者遭到杀害,被捕的示威者在监禁期间遭受殴打、羞辱、性暴力和性别暴力,以及其他酷刑和虐待。

此外,随着近来委政府日益依赖军队和民间亲政府机构合作以维护公共秩序,被称为“集团党”的武装平民团体也对示威者实施了杀害,在至少7起相关事件中,国家机构未能采取干预措施。

调查团成员赛尔斯(Paul Seils)表示,“对示威活动的管制,以及授权此类管制行为的体制令人十分担忧。这种体制意在通过暴力方式阻挠和妨碍和平集会,系统性地对被捕的示威者使用酷刑和虐待尤其引人关切。这不是暴力团体的行为,而是政府政策的一部分。”

遭到侵蚀的司法体系

调查团表示,委内瑞拉的侵犯人权行为发生在民主和法治逐渐瓦解,司法独立受到侵蚀的背景下。委司法体系未能对其他国家行为体实施约束,不当政治影响对司法独立的破坏程度仍需通过进一步调查来加以明确。

调查团主席瓦利纳斯表示,“侵犯人权行为必须停止。有罪不罚必须停止。委内瑞拉政府必须立即针对侵犯人权和犯罪行为开展及时、有效、彻底、独立、公平和透明的调查,将肇事者绳之以法,为受害者伸张正义。受害者所遭受的苦难必须得到全面补偿。”

调查团同时呼吁“国际刑事法院,以及其他司法机构,在本国法律范围内,考虑对调查团报告中所确认的侵犯人权和犯罪行为肇事者采取法律行动。”

联合国委内瑞拉国际独立事实调查团于2019年9月根据人权理事会决议设立,任期一年,旨在调查2014年至今在委内瑞拉发生的法外处决、强迫失踪,任意监禁、酷刑和其他残忍、不人道和有辱人格待遇等侵犯人权行为。

委内瑞拉政府并未回应调查团进入该国开展工作的申请,新冠疫情也为调查工作带来严峻挑战,但调查团还是完成了274次远程访谈,并详细调查分析了大量司法文件,以及公开和机密材料。

调查团将于9月23日向人权理事会提交该份报告。

 

 

直接通过您的邮箱接收每日更新 点击此处订阅相关主题
下载适用于您的iOS或Android设备的联合国新闻应用程序iOS or Android devices.

往日新闻

联合国人权高专对委内瑞拉赦免110名反对派人士表示欢迎

联合国人权事务高级专员巴切莱特今天发表声明,对委内瑞拉总统马杜罗赦免包括反对派人士在内的110人表示欢迎

面对新冠大流行 委内瑞拉政治经济危机继续加深

联合国负责政治和和平建设事务的副秘书长迪卡洛今天向安理会表示,委内瑞拉陷入了不断加深的长期危机,只有委内瑞拉人才能解决这一危机;尽管国际社会做出了很大的协调努力,但谈判之路似乎仍然停滞不前。同时,2019冠状病毒病的来袭,给该国及其流亡海外的移民和难民带来了更大的艰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