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8 月 17 日

夏天本是音乐节层出不穷、乐手在台上尽情表演、观众在台下欢呼舞动的季节,但由于2019冠状病毒病大流行,今年的夏天却成为了表演行业的“寒冬”。虽然各国经济活动正在逐步恢复,但许多音乐表演活动的规模和数量仍大不如前,整个行业都深受打击。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在疫情期间发起了 “坚韧艺术”全球运动,迄今已在60多个国家举办了100多场对话活动,并于近期邀请了数位业界人士就中国独立音乐如何走出疫情阴影发表见解。请听联合国新闻张立的报道。

自一月底因新冠疫情而实施隔离措施以来,现场表演行业遭受了沉重的打击。几周内数千人失业,艺术家、表演者、场地以及其他服务类供应商的生计都受到了影响,许多公司面临倒闭的风险。

上海最大的现场音乐表演场地之一——“育音堂”的经营者张海生表示,今年的演出行业完全无法和去年相比,他期待正常的演出活动能早日恢复。

张海生:“因为这个疫情正好是碰到了中国的新年。那么影响最大的还是新年之后, 2月中旬情人节左右。所以说从疫情暴发以后,像我们这样的行业,基本上根据国家的要求就属于停业的阶段了。这个和租赁一样,其实最大的成本还是来自于房租和人力,因为一线城市可能会比二三线城市的房租的压力会大的多,所以说对我们来说,压力还是非常大的。因为如果按照美国或者说是欧洲这样的趋势发展的话,如果是到现在还没有完全恢复正常的活动,其实是很难坚持的。那么,我们也有一定的运气,或者是国内相对来说已经管控地比较好,我们5月20号恢复了第一次演出。到目前,虽然今年的演出行业情况和去年没有办法相比,很多国外的艺人都没有办法在国内演出,目前只是国内的这些独立音乐人和乐队,至少是我们已经恢复到了一定常态的经营。从目前来讲,我们也是期待着能从疫情中早日恢复。国际和国内都一样,但是短期肯定大家也预料到了,至少是要到明年的上半年,我们已做好了准备。” 

 

Unsplash/Hanny Naibaho
上海的一场现场音乐表演活动。

 

中国最大的独立音乐唱片公司之一——摩登天空海外事业部的张然表示,摩登天空取消了12个音乐节,损失了两亿票房,外国乐队到中国演出的安排尤其受到影响。

张然:“摩登天空一下取消了12个音乐节和一大堆线下演出,可能到5月份之前,就取消了两个亿的票房,等于收入少了两个亿……我们差不多取消了37场演出,然后到5月份,我们觉得可能到疫苗出来之前,国外乐队都很难来中国(演出)。但是在疫情这个阶段,摩登天空倒是做了好多其他的事,比如说做了好多线上的音乐节,在不同的阶段做了不同的种类的(音乐节),比如最开始是大家在家里录点视频,后来找了一些演出场地,然后开始录制视频,我其实觉得是在疫情的阶段一个临时应对的比较好的方法。后来摩登天空推出了一个叫‘草莓星云’的项目,就是线上付费看演出,尽量想做成一些线下演出看不到的这种演出现场或体验…… 但我个人认为付费的线上演出不是一个长期的模式。”

 

联合国新闻/张立
2018年在美国纽约中央公园举行的摩登天空音乐节。

 

独立音乐“破圈”互联网

面对疫情,独立音乐产业纷纷从线下转战线上,通过直播的形式去重新生产和传播音乐。在此期间,各大唱片公司和演出场地都举行了线上音乐会,那么独立音乐能否借助疫情的契机在互联网崭露头角,以此推介更多音乐人和作品,并拓展新的受众群呢?

张海生表示,育音堂可能是疫情期间国内最早开始做线上直播的场所,从3月到5月底,一共组织了20多场线上演出,但他认为线上演出可以暂时成为帮助乐队宣传并与观众沟通的桥梁,却不能作为一个主体来发展。

张海生:“我们这两个月的直播看下来,线上直播主要可能还是传播,尤其是在线下演出暂停的阶段,是可以暂时起到一个和乐队和观众互相沟通的一个桥梁。但线上演出还是取代不了线下演出的很多的功能,包括感染观众感官的功能,乐队表演也需要一个交流的对象,实际上包括从收益的角度来说,我觉得中国的观众还没有习惯于去网络上观看线上直播、来直接消费,他们的消费习惯也不是靠这么短的时间能够养成。所以一旦线下的演出恢复了以后,观众很快的就会从线上转到线下去了。所以我个人的理解就是当线下演出恢复以后,线上的部分是一个补充,或者说是一种乐队自身的表达传播方式,不可能作为一个主体来发展。”  

“美丽唱片”创办人、独立音乐人许波表示,线上模式可以有效保持音乐人的活跃度、增加其曝光度,同时可以连结一些商业品牌的诉求,从而获得收益。

许波:“我们的认知是线上最重要的地方,它提高了音乐内容传播的效率,然后扩大了找到更多用户的可能性。但同样,线上也是一个非常复杂和庞大的世界,就如何真正有效的获取用户,显然还是要看背后的内容策略和我们对线上渠道的选择。至于线上是不是带来了新的观众,具体在我们身上表现的其实不是特别明显。但我们其实能够看到,有一些短视频平台尝试和音乐人进行直播合作,首先这本身明显地可以帮助音乐人提高一个所谓破圈的概率,但是否能够让他们沉淀下来,后续成为独立音乐的持续的爱好者,我觉得这肯定离不开平台的持续支持,也包括音乐人是否有随机应变的能力,是否可以结合线上这样的一个方式去产生有别于线下演出、但同样精彩的表演或者是内容,实际上它不是一个简单的答案。” 

 

图片由摩登天空提供
参加草莓音乐节的乐迷。

 

谁继续为独立音乐买单?

教科文组织指出,独立音乐创造了一个另类的音乐现场,包括独立摇滚、朋克、爵士和嘻哈音乐。尽管处于创意产业竞争的“利基市场”,独立音乐部门却并没有从公共资金中获益。由于世界上大多数地区都处于封锁状态,独立音乐行业获得认可和收入所依赖的国际交流已被迫停止。虽然音乐家和表演场地已经通过直播等方式活跃在数字平台上,但该行业的未来仍然有很大的不确定性。 

近年来,中国独立音乐越发从小众走向更大的市场,在各大城市举办的“草莓音乐节”等活动赢得越来越多年轻乐迷的青睐,《乐队的夏天》等综艺节目也为独立音乐人带来更多曝光和流量。方兴未艾的中国独立音乐产业在疫情之后将如何发展,谁将继续为之买单?业界人士认为,虽然疫情或将带来长远的影响,但他们仍保持乐观态度。 

许波:“我觉得它不太会恢复到原来一模一样的样子,因为疫情本身的一个巨大的影响就是它迫使人们从更多的角度、位置和环境去看待音乐和他们之间的这种关系,再加上疫情之前,我们的整个行业的现状其实也谈不上非常的理想,所以我觉得也没有必要恢复原样。疫情是一个影子,加速了大家对线上的音乐内容的思考。其实线上和线下不应该是一个对立的关系,线上实际上可能可以展示出音乐内容的另外一面,就是更有价值或者是从未被发掘的部分。我觉得疫情带给了我们一些现象,这些现象其实是很好的一个‘药引子’,可以让我们去思考更多之前可能出现的情况是否有不合理的地方,或者是否有可以值得改进的地方。我觉得疫情之后我们肯定会不一样,而且其实我们的变化也非常快。我觉得整个事情对于行业的发展是正向的,我还挺乐观……”

 

图片由武汉沃克斯提供
一支乐队在武汉沃克斯(VOX)进行现场表演。

 

一度成为疫情中心的武汉首当其冲受到了冲击。当地现场音乐表演场地VOX的经营者朱宁表示,疫情期间,场地无法开门营业,几乎“什么也做不了”。没有演出、没有观众就没有了收入。然而,他说,相比创业之初,最困难的时候已经过去了。

朱宁:“我觉得做场地运营其实不外乎就是你有没有演出,我们大概就在5月15号的时候,就自己把门打开了,情况可能不是那么的糟糕,但也不是那么的理想。疫情出现了,我们其实都还是一直很乐观的。疫情可能对我们的影响其实不是太大,因为其实我觉得在中国做场地刚开始的时候,比这还难的情况都碰到过,都度过去了,我觉得这个可能应该不是什么太大的问题。”

张立,联合国纽约总部报道。

 

直接通过您的邮箱接收每日更新 点击此处订阅相关主题
下载适用于您的iOS或Android设备的联合国新闻应用程序iOS or Android devices.

往日新闻

【专题报道】欢迎回来 世界“设计之都” 武汉—— 独家对话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文化助理总干事

在前所未有的新冠疫情中,中国武汉展现了英勇无畏的文化特质。其实,武汉还有一张国际名片,那就是联合国教科文组织“设计之都”。随着武汉解封半月,设计将如何帮助武汉重建其城市形象?文化将如何帮助全球城市走出封锁?联合国新闻为此与教科文组织负责文化事务的助理总干事埃内斯托·奥托内(Ernesto Ottone Ramírez)进行了独家对话。请听张立的报道。

世界艺术日:用艺术和创造力抗击新冠危机 教科文组织发起“坚韧艺术”线上讨论

4月15日是教科文组织设立的“世界艺术日”,也是意大利著名画家达芬奇的诞辰纪念日。为了通过艺术的力量抗击2019冠状病毒,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启动了“坚韧艺术”全球运动(ResiliAr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