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题报道】《纽约时报》专栏作家、诺贝尔奖得主克鲁格曼论述纾困及当前经济危机

2020 年 7 月 31 日

克鲁格曼(Paul Krugman)这个名字对于很多人来说并不陌生。他由于在1997年亚洲金融危机到来之前大胆预测这一风暴注定来临而受到人们“刮目相看”,而后因其对新贸易理论和新经济地理学的贡献而在2008年荣获诺贝尔经济学奖。然而,让人们无法忽视其影响的另一个原因是他从1999年开始一直担任《纽约时报》的专栏作家、使用通俗易懂的大众语言分析和评论突出的经济和社会问题。日前,克鲁格曼接受了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采访,就当前的纾困计划、股市、减税和领导人在经济政策中所发挥作用等问题发表了他自己的独到见解。请听联合国新闻李茂奇的报道。

克鲁格曼于1953年出生于一个俄罗斯犹太家庭。他的祖父母在20世纪初从白俄罗斯移民到美国。克鲁格曼以“优等生”的荣誉毕业于耶鲁大学,获经济学学士学位,随后在麻省理工学院攻读经济学博士学位。毕业之后他先后在耶鲁大学和麻省理工学院任教。在作为里根政府经济顾问委员会的成员短暂地效力一年之后,他以正教授的身份重返麻省理工学院,并相继在斯坦福大学、耶鲁大学、伦敦政治经济学院和普林斯顿大学任教。2015年,他以终身荣誉教授的身份从普林斯顿大学退休,目前在纽约城市大学研究生中心任职。

2008年金融危机与当前危机之比较

克鲁格曼在接受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采访时首先对由2019冠状病毒病大流行所引发的经济危机同2008年的金融危机做了比较。

克鲁格曼:“目前危机的实际规模比2008年还要大。不同的是,上次的危机是由我们一手造成的。我们任由系统中的问题恶化。我们存在太多的债务和太多没人能够搞懂的复杂财务安排。这种脆弱性是我们自己制造的,我们是被自己的鞋带绊倒了。导致那场危机的不是外部原因。实际上,我们生活在一个泡沫中,当泡沫在某个时候变得不可持续时,一切都会破灭。这一次,原因实际上是来自外部。当然,流行病学家确实已经警告过我们,这样的事情可能会发生,但是,这不是我们通常例行所考虑的情形,出现这种结果并不是由于大家没有尽职尽责或是在某些方面逾越雷池一步。因此,一方面,危机超出了我们的想象。另一方面,我认为它从根本上来说更容易处理,至少从经济学的角度来说是这样,因为这不是由我们经济体系中的一个缺陷所致,它只是因为我们在公共卫生问题上搞砸了。但如果我们能纠正这一点,那么我们的经济就仍然是可持续的。”

 

世界银行今天发布2019年6月期《全球经济展望》指出,2019年全球经济增速将放慢至2.6%,贸易增长预测是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以来最弱的。
世界银行图片/Rob Beechey
世界银行今天发布2019年6月期《全球经济展望》指出,2019年全球经济增速将放慢至2.6%,贸易增长预测是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以来最弱的。

 

纾困计划

克鲁格曼表示,2019冠状病毒病抑制了经济和社会活动,并产生了大量的负面溢 出效应。各国实施纾困计划的目的是通过向失业工人和存在压力的公司提供前所未有的慷慨援助来抑制这些负面影响和溢出效应。

他表示,现在自己已经把注意力从“大流行病后复苏的动态是什么”转移到“在大流行病仍在继续的情况下,可能的财政紧缩的影响是什么”,因为现在经济很可能会面临一种严重的政策冲击,即支助政策遭到取消。他警告说,这样做将带来严重后果。

克鲁格曼:“在上一次经济危机期间,帮助失业者具有破坏性这种想法造成了巨大的损失,这种想法认为纾困援助鼓励人们不去工作。现在人们又听到了这种论调。就在我们说话的时候,离人们失去失业救济金还有18天的时间,如果我们不提供援助,那将是一场灾难。但是你会经常听到怀疑者这样说,‘我们需要终止这些特别的好处,因为它们鼓励人们懒惰并呆在家里。’事实上,如果人们在一个受到大流行病影响的行业工作,我们希望他们呆在家里。”

目前美国国会正在就新的纾困计划进行谈判,但目前民主、共和两党在纾困金额、资金分配和用途上存在巨大分歧。上一轮向失业者每周提供600美元救济的期限将在7月31日到期,共和党目前提出的新的方案包括削减失业救济金额并对向学校提供的救助款项附加恢复直接教学的条件以督促社会尽快开放和复工复课。此外,两党还在如何向各州和地方提供援助的问题上存在分歧。

克鲁格曼表示,大量的援助很有可能在2019冠状病毒威胁消失之前被撤回。一旦出现这种情况,人们期待通过一揽子援助计划解决的问题在很大程度上将会再次出现。

克鲁格曼:“不愿向失业者提供帮助在2010年时具有破坏性,但如果它真的主宰了现在的政策,破坏性可能会更大。我们多年来一直在政府债务水平上制造恐慌,尽管事实上金融市场从未表现出丝毫对债务水平的担忧。这可能会成为一个问题,因为我们已经花了很多钱。但为了缓冲这种大流行病所造成的影响,我们应该这样做。如果我们因为害怕巨额坏账而过早撤回支持,那将出现非常糟糕的局面。”

股市

2019冠状病毒病在今年二、三月间曾经对美国股市造成重创,导致股价出现历史性暴跌。然而,此后逐渐反弹,并一路高升,标准普尔等指数已经回到年初的水平。尽管疫情在不断恶化,感染病例现已增加到440万例,死亡15万人,但股市仍在一路飙升,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克鲁格曼表示,股市的兴旺是因为现在其他投资选择的机会不多,美国10年期政府债券的利率仅为0.7%,甚至不足以抵消通胀的升幅。他警告说,股市的上扬存在着一种盲动性。

 

随着2019冠状病毒疫情加剧,全球股市一直在下跌。
联合国图片/Mark Garten
随着2019冠状病毒疫情加剧,全球股市一直在下跌。

 

克鲁格曼:“从某种程度上来说,人们正在涌入股市,因为随着时间的推移,它无论如何都会给你带来一些回报。股票大幅上涨,很难说到底是为什么。病毒的实际前景变得更糟,但人们购买股票的热情不减。如果他们看到价格上涨,他们倾向于买入。研究过金融市场的人会发现,其中很大的成分是有很多普通人是在从最近的过去进行推断。人们通过股票赚钱,总会有人认为如果我上个月赚了钱,下个月就能继续赚钱。所以,我认为股市兴旺不衰的原因之一是普通人没有进行过认真思考。”

统计显示,虽然相对较小比例的美国家庭(14%)直接投资于个股,但大多数家庭(52%)对市场有一定程度的投资,其中大部分是以退休账户的形式体现。克鲁格曼表示,疫情之下他更关注其他的经济不平等因素。

克鲁格曼:“人口占少数的富人持有股票是一个现实。所以,当股票市场上涨时,那将会提高1%的人手中的总财富份额。普通人的退休账户中也可能有一些股票,但仅此而已。大量持有股票的人是比你和我更富有的人,他们更有可能以股票的形式持有他们的财富,而不是他们房子所体现的价值。所以,是的,它增加了财富的不平等,但是如果这些真的只是账面上的收益,那么就不会有长期的后果。推动不平等的因素不是股票的资本收益或缺乏资本收益,问题的核心实际上是收入差距。所以,我想说,不要太关注股市对不平等的影响,而要去关注工会的谈判能力、高管薪酬等因素对不平等的影响。”

减税

减税长期以来一直是共和党的一项主要主张。从里根时期,到小布什政府,一直到目前特朗普执政,减税似乎被奉为金科玉律。克鲁格曼一贯反对减税、特别是对富人减税的政策。他在此次采访中同样对减税予以抨击。

克鲁格曼:“如果你问,什么是支持减税的神奇力量,特别是对富人减税的信念,我可以告诉你,这种观点是在靠花钱雇人来得以支撑。亿万富翁不用花太多的钱就可以支持智库来袒护这样一个想法,这几乎等于在用金钱来维持传播和宣传……我花了相当多的时间来研究这方面的民意调查,事实上令人惊讶的是,普通公众对所有这些都不感兴趣。这是保守派学者和保守派议员可能会认同的一种理论。但在美国,普通公众希望看到更多的社会保障支出,更多的医疗支出,希望看到富人的税收增加。所以,真正有趣的问题不是为什么人们会喜欢这一理论,而是为什么那些实际上没有太多公众支持的想法在政治过程中却有如此大的影响力?”

领导人对经济的影响

克鲁格曼在声誉鹊起之后,其理论和言论不仅受到经济界人士的重视,同时也受到当政者的关注。当被问及领导者在国家经济生活中发挥的影响力时,克鲁格曼表示,危机时期领导人可以发挥特殊作用。

克鲁格曼:“在正常情况下,总统或总理或其他人做什么远没有人们想象的重要。如果真有一个对经济有很大影响的政府官员,那他不是美国总统,而是美联储主席。但是,就美联储的所作所为而言,它在大多数时候都是可以预测的。所以,个性,甚至意识形态,远没有人们想象的那么重要。但有时真的需要领导力,领导力的质量也很重要。在金融危机刚刚结束的时候,让领导人明智地花钱来支持经济复苏非常重要。当然,我们现在正处于公共卫生政策和经济密不可分的大流行病之中。在病毒得到控制之前,你不可能真正实现经济复苏,除非你实施的经济政策可以减轻封锁带来的痛苦,否则你不可能使控制病毒的政策得到实施。所以,只有在危机时刻,政治领导人才会有很大的作为,在危机时刻,他们可以发挥巨大的作用。”

诺贝尔奖与专栏作家哪个光环更亮

克鲁格曼是27本书的作者或编辑。诺贝尔奖委员会在将当年的经济学奖颁给克鲁格曼时对他进行了这样的评价:“克鲁格曼的主要贡献在于他对规模经济对于国际贸易和经济活动地点的影响的分析。他通过自己撰写的易于阅读的书籍和一流的综合能力使这一复杂理论得到普及。”

作为《纽约时报》的专栏作家,克鲁格曼似乎像写书一样,一直在运用自己可以将复杂事务变成人们能够理解的通俗易懂的语言的本领,向人们阐述经济运行当中所存在的一些问题。对于自己头上的两个光环——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和《纽约时报》专栏作家这两个头衔究竟哪个可以发挥更大作用的问题,克鲁格曼做了这样的回答:

 

放松债务融资将更好地让各国减少经济危机的影响,并遏制2019冠状病毒病的蔓延。
联合国儿童基金会/Mulugeta Ayene
放松债务融资将更好地让各国减少经济危机的影响,并遏制2019冠状病毒病的蔓延。

 

克鲁格曼:“谁当政很重要。在奥巴马执政期间,虽然在他八年中有六年,另一党派拥有阻挡的权力,但他仍然对政策进行了大量的深入思考。如果你问及我实际上从哪个角度影响了奥巴马和他的官员对政策的看法,我会说,我的两个角色都很重要。他们感兴趣的是倾听那些真正了解经济问题的人的意见,在这种情况下,作为一名经济学家,我可以回答现实中遇到的一些经济问题。当然,他们也想倾听公共知识分子的声音,这也很重要。所以,事实上,在那些年里,这两个角色有一种相当紧密的结合。我在《纽约时报》上写的东西基本上同我在学术论文上写的一样,只是以不同的写作方式体现。实际上,如果说我提出或推荐的某一政策被一位政治家付诸实践,这在我一生中只发生过一次,那就是日本首相加以采用。(注:克鲁格曼呼吁日本勿提高消费税的建议曾得到安倍政府采纳)因此,我影响事件的实际能力要小得多。如果你处在一个突出的位置上,你就很快会明白一点,那就是你能做出的改变非常之小。任何认为自己在主宰世界的人基本上都处于虚幻之中,受到蒙蔽。”

李茂奇,联合国纽约总部报道。

 

直接通过您的邮箱接收每日更新 点击此处订阅相关主题
下载适用于您的iOS或Android设备的联合国新闻应用程序iOS or Android devic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