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合国人权专家:须改变精神问题等于“疯狂”、“危险”的过时看法 并最终淘汰封闭式收容机构

2020 年 7 月 6 日

联合国人权专家今天表示,过去对于精神健康问题的认识常常是“又疯又坏”,而应对的方式则是防范出现‘危险’行为,以及在没有征得同意的情况下提供“在医学上被视为必要”的治疗,各国政府、世界卫生组织、精神健康机构和民间团体应该逐渐远离这种过时的观念。

联合国身心健康问题特别报告员普拉斯(Dainius Pūras)今天在日内瓦向人权理事会第44次会议提交最新报告,他表示,在精神健康领域占据主导的生物医学模式,使得医学治疗和送往收容机构等方式被过度使用。此外,精神类药物的益处也被过分夸大,普拉斯强调,此类药物的药效与抗生素等治疗生理疾病的必须药物没有可比性。

普拉斯表示,人类对精神类药物的认识已经取得了一些进展,这一点令人欣慰,但同时也应认识到,精神健康问题没有生物学上的指标,因此,精神类药物的药理并不清晰。

普拉斯表示,当前的精神健康护理忽视了导致悲伤、焦虑、恐惧和其他精神痛苦症状高发的社会、政治和生存因素。他指出,“应对精神问题,没有简单机械化的解决方案。对绝大多数精神健康问题来说,社会心理和其他社会干预都是必不可少的治疗选项。”

普拉斯强调,导致精神健康医疗领域现状的系统性障碍,如权利不平等、生物医学模式占据主导,以及带有偏见的认知等,需要通过法律、政策和实践领域的改变来加以应对。

普拉斯再次强调,需要将精神健康护理领域的投资,向基于权利的支持性治疗、非强迫性治疗,和应对影响健康的社会心理因素倾斜,同时发展和巩固非暴力、关注情感创伤理解与愈合、基于社区和互帮互助,且适合特定文化习俗的护理方式。

普拉斯再次呼吁最终淘汰封闭式的精神健康收容机构,他表示,此类机构所代表的,正是精神健康领域过时观念所带来的社会孤立、权能剥夺、污名化和歧视等历史后遗症。

普拉斯表示,“新冠疫情加剧了精神健康护理领域现有的不足,也为国际社会拿出政治意愿,逐渐远离医学治疗和机构收容的应对方式提供了独有的契机”。为实现这一目标,必须坚持以《残疾人权利公约》的原则和价值观来指导精神健康领域的政策和服务,同时还应抛弃歧视性的法律和做法。

联合国特别报告员或人权专家由人权理事会任命,以个人身份独立开展工作,对特定国家的人权状况或全球范围的重大人权议题进行调察、监测并发表公开报告,最长任期六年,他们不是联合国雇员,也不在联合国领取薪水。

 

 

 

直接通过您的邮箱接收每日更新 点击此处订阅相关主题
下载适用于您的iOS或Android设备的联合国新闻应用程序iOS or Android devic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