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题报道】中国和新西兰新冠病毒“死灰复燃” 突显消灭疫情任重道远

2020 年 6 月 17 日

6月11日,北京在56天未出现本地新冠病毒感染病例之后,在西南郊丰台区新发地农贸批发市场出现大规模集群感染病例;6月16日,新西兰在大喜过望宣布新冠病毒得到完全控制、在经历24天无新发病例后,确认出现两例由英国传入的感染病例。中国和新西兰在抗击和预防新冠病毒方面可以说以“严格”著称,现在这两个国家在长时间相安无事之后,病毒死灰复燃不禁让人们再次意识到新冠病毒的顽固性以及今后与新冠病毒做斗争似乎“任重道远”。请听联合国新闻李茂奇的报道。

新西兰被视为控制新冠病毒传播的全球成功范例。在6月16日确认重新出现新冠病例之前,该国新冠疫情的总确诊病例仅为1154例。三月中旬,阿德恩总理下令对任何进入新西兰的人进行隔离,几天后,又宣布禁止所有外国人进入该国。5月中旬,新西兰在已经连续三天未出现新病例的情况下允许大多数商业重新开门。上周,该国开始允许体育赛事和音乐会恢复进行。

然而6月16日,卫生部长布隆菲尔德(Ashley Bloomfield)向记者通报时隔24天无新发病例之后,该国再次出现疫情。

布隆菲尔德:“新出现的两个病例的情况如下:两位女性来自同一个家庭,一个三十多岁,一个四十多岁,最近从英国抵达新西兰。她们于6月7日一起抵达新西兰,住在奥克兰的一家隔离管理酒店,在基于同情的原因之下被允许离开隔离管理酒店,于6月13日乘坐私人车辆前往惠灵顿。我们昨天对她们进行了测试,测试结果于今天早上获知,两人均被感染。”

 

新西兰惠灵顿一条通常繁忙的海滨人行道在2019冠状病毒病大流行期间空旷无比。
John Samuels
新西兰惠灵顿一条通常繁忙的海滨人行道在2019冠状病毒病大流行期间空旷无比。

 

新西兰总理阿德恩在解除封闭、恢复社会正常生活时曾警告说,对于世界其他地方所发生的疫情,新西兰不具免疫能力。她预测说:“我们几乎肯定会在新西兰再次看到病例的出现”。16日,新发病例出现后,阿德恩向记者表示,继续严格实施边境管理至关重要。

阿德恩:“我们不断强调,新西兰将会出现2019冠状病毒病例,特别是在边境。全世界现在有800万个病例。现在仍然有新西兰人回国。这的确证明了在边境实施严格的制度、作为政府继续采取非常谨慎管理做法的重要性。显然,我们在边境实施非常严格的程序是有原因的。这正是因为此刻2019冠状病毒还在全球范围内迅猛蔓延。新西兰可能处于非常特殊的环境中,但世界其他地区则不然,这就是为什么我们在检疫过程中实施边境关闭以及实施我们的所有标准仍然如此重要的原因。”

(北京卫健委新闻发布会同期)

无独有偶,已经56天与新冠病毒无缘的中国北京近几天来也在新冠攻击下重新“陷落”。以上大家听到的是北京市卫健委新闻发言人高小俊在6月15日举行的有关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防控工作新闻发布会上介绍丰台区新发地市场新冠病毒的检测情况。

 

4月24日,北京高三师生复课前,志愿者对校园进行消毒。目前,北京新发地市场周边的小学幼儿园已停课。
© 儿基会图片/Yuyuan Ma
4月24日,北京高三师生复课前,志愿者对校园进行消毒。目前,北京新发地市场周边的小学幼儿园已停课。

 

统计显示,北京新确诊本土病例截止到6月15日已达到79人。新确诊病例几乎全部同新发地批发市场有关。而出现在北京的疫情正在向中国其他地区扩散。据报道,在河北、辽宁以及四川均出现了与北京确诊患者有关的病例。

6月15日在世卫组织于日内瓦举行的例行在线记者会上有记者问:世卫组织是否有任何计划动员任何医疗小组来对北京加以协助,是否认为这次事件意味着北京第二波疫情传播已经开始?世卫组织疫情和突发卫生事件规划负责人迈尔克·莱恩在回答这一提问时表示,疾病传播新集群的出现,尤其是当集群的起源或集群的驱动因素没有得到鉴别时,总是令人担忧,但此时对此做出迅疾反应和实施一套全面措施加以遏制至关重要。

迈克尔·莱恩:“在世界的其他地方,我们已经看到了彻底调查、测试、隔离病例或隔离接触者,通常会导致对集群感染的遏制,无论传播发生在宗教社区、市场、移民宿舍还是其他环境之中。然而,北京是一个大城市,是一个充满活力和相互联系的城市,所以这种顾虑总是存在,我想你可以从中国当局的反应中看到这种担心的程度。所以我们正在密切跟踪。世卫组织驻中国办事处——在中国的团队实际上就驻扎在北京。我们在那里的国家办事处由我们的国家代表高力(Gauden Galea)博士领导,我们在中国的办事处长期派驻了一些流行病学家,他们与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和中国各地的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的同事一起开展日常工作。我们已经表示愿意根据需要提供进一步的帮助和支持,随着调查的发展,我们可能会在未来几天为我们的国家办事处团队补充更多的专业知识,并再次与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的同事直接合作,就一些更重要的发现,如基因测序和其他对了解这种疾病的起源和传播发挥重要作用的调查进行研究。”

 

2019冠状病毒大流行期间,新西兰惠灵顿市中心的一个广告牌。
John Samuels
2019冠状病毒大流行期间,新西兰惠灵顿市中心的一个广告牌。

 

尽管在新发地批发市场内切割进口三文鱼的案板上检测出新冠病毒,但到底零号传染源来自何方、病毒如何进入新发地市场,导致聚集性感染目前仍然是一个未解之谜。

在日内瓦的记者会上有人问道:新型冠状病毒是否有可能通过附着在进口的商品,如三文鱼的表面而进行跨境传播?如果是这样的话,是否有必要在进出口商品中增加冠状病毒的检测?迈克尔·莱恩表示,目前这一问题仍然需要加以探讨。

迈克尔·莱恩:“我认为,我们显然需要考虑食品或食品包装的问题,但我们也需要认识到,相同的东西有其共同之处。我们知道这种疾病主要通过呼吸途径和人类对环境的污染在人与人之间传播。我们也看到这种疾病可以突破动物/人类物种的界限。很明显,人们已经对冠状病毒和其他病毒在包括包装在内的许多表面上存活的可能性进行了大量研究,在这一特定案例下,我认为这显然是一种假设,这种假设还在继续存在,需要对此进一步实施检验。但我不愿就所有包装和其他东西都需要进行系统测试的问题发表意见。我想我们需要看看这个案例当中发生了什么。我不认为这是主要的假设,但需要对此加以认真探讨……我们需要了解在已经对材料进行消毒后的情况下实际发生了什么,然后再就此发布政策。但是政府在管理自己的食物链和食品供应,他们有理由根据他们掌握的信息,为了公民的安全,发布所需的检测要求。因此,我们将与中国当局密切合作,以了解其中存在的确切风险,并相应地发布任何国际指南。”

迈克尔·莱恩表示,集群传播提供了一个了解疾病传播以及了解助长传播的环境、背景和行为的机会。

迈克尔·莱恩:“在过去的几天里,我们看到有一些有关集群问题的优秀文章发表,作者进行了广泛的基于集群的调查,寻找特定的风险因素和特定的情况和行为以及造成集群传播的环境。这就是我们需要知道的。我们需要让我们的科学家在世界各地调查集群,看看是什么导致了感染。我们对是什么导致感染有很多猜测,是什么在驱动感染,是什么导致感染,这很重要。假设对我们来说很重要。对我们来说,建立可能发生什么的模型是很重要的,但答案在于对疾病群进行仔细、系统、详尽的调查,以便真正了解在这些情况下发生了什么,以及是什么导致了疾病的扩大。如果我们做到了这一点,我们将会对我们需要向我们的社区提供的公共卫生建议有一个更好的了解,我们需要避免什么样的行为,避免去什么样的地方,避免什么样的环境,我们在公共卫生领域需要有更好的政策来指导政府。因此,我认为这是一个重要的问题,因为它证明了快速反应以控制集群和对这些集群进行系统的、彻底的调查既是一种阻止疾病的公共卫生行为,也是一种公共卫生发现行为,以了解这种疾病在这些情况下如何传播。”

世卫组织应对2019冠状病毒病技术方面的负责人玛丽亚·范·克尔科夫(Maria Van Kerkhove)表示,对于集群的关注具有特殊的意义。

玛利亚:“应该说2019冠状病毒病的每一个病例都是重要的,每一个病例都需要适当的随访和护理。但集群是一种特殊情况,因为在任何国家,你都需要了解为什么会有集群,是什么把这些病例聚集在一起,它是否与外籍人士的住宿有关,它是否与医疗机构有关,它是否与长期护理机构或学校有关,或者无论它可能是什么,因为这将有助于我们理解它并控制它。因此,任何一个集群都会引起我们的关注,就像在所有国家一样,我们看到,此次官员们正在认真对待这一点并进行适当的调查……我的理解是,到目前为止还没有相关的死亡,当然我们会对情况加以监测,就像我们在所有国家所做的那样。” 

自从2019冠状病毒疫情蔓延而实施隔离禁闭以来,新西兰惠灵顿的许多人在他们的窗户处放置一只泰迪熊,这样孩子们出去散步的时候就可以享受寻找泰迪熊的乐趣。
John Samuels
自从2019冠状病毒疫情蔓延而实施隔离禁闭以来,新西兰惠灵顿的许多人在他们的窗户处放置一只泰迪熊,这样孩子们出去散步的时候就可以享受寻找泰迪熊的乐趣。

 

玛丽亚·范·克尔科夫呼吁所有国家共享全基因组序列。她表示,现在有超过4万个可用的序列。不仅中国在目前情况下,而且世界所有国家都应该继续在公开网站上共享完整的基因组序列。她同时表示,每个国家都应该具有一种忧患意识,时刻准备应对下一次突如其来的意外病毒传播。

玛利亚:“我只是想强调一下,不是只特别在北京,而是在所有已经在抑制传播方面取得一些成功的国家、已经能够将传播降低到一个低水平或者消除传播的国家。所有国家都需要做好准备,各国都要有能够快速识别任何可疑病例并测试这些病例的系统,并因循事件发生的固有模式,确保我们测试、隔离、追踪接触者、隔离接触者,以便任何病毒传播死灰复燃都可以迅速被发现并被消灭。我认为这是一个重要的信息。它甚至涉及我们最初谈论的一个问题,即疾病暴发的中心在哪里。在某些方面,所有国家都需要做好准备,准备好成为疾病可能传播的中心,并防止有可能成为病例再次出现的下一个地方。我们从血清流行病学研究的数据中了解到,很大一部分人口仍然易感,因此所有国家都需要提高警惕,北京已经启动了他们的系统。我们在新加坡、日本、德国和许多国家也看到过类似的情况。所以每个国家都要做好准备,以便能够快速发现和护理这些患者,并进行适当的接触追踪,这一点非常重要。”

李茂奇,联合国纽约总部报道。

 

 

直接通过您的邮箱接收每日更新 点击此处订阅相关主题
下载适用于您的iOS或Android设备的联合国新闻应用程序iOS or Android devic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