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题报道】2019冠状病毒病大流行对美国早期教育机构带来的冲击——一位幼儿教育机构负责人的述说

2020 年 5 月 6 日

2019冠状病毒病的大流行对全世界的教育事业造成了沉重的打击。截止5月5日,全球有177个国家实施了全国范围内的学校关闭措施,影响到约72%的注册学生,总数达到近12亿7000万人。这其中包括了成千上万的幼儿教育机构。早期教育对于一个人的认知、情感和社会交往能力有着至关重要的影响,新型冠状病毒的肆虐使教育机构开展的早期教育在相当大的程度上戛然而止,而幼儿教育机构的经营也由于大流行而陷入艰难的境地。联合国新闻为此采访了目前疫情中心纽约的一家儿童早教机构的负责人,请她介绍了目前所面临的挑战。请听联合国新闻黄莉玲的报道。

从今年3月初开始, 2019冠状病毒病疫情以一种“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席卷纽约州和纽约市,农、工、商各行各业大大小小的机构和企业运营均告停。到3月中旬,市长白思豪要求所有学校一律关闭。 

对于纽约一所幼儿教育机构的负责人周晓(化名)而言,这个决定似乎来得有点晚。

周晓:“影响大概是从2月底、3月初就开始了。由于有很多学生的家长害怕新冠病毒大流行,所以有一些学生陆陆续续就离开幼儿园了。最大的影响当然是从 3月16号、从(市政府宣布)学校关门开始。但其实在3月14号、礼拜五的时候,因为有一些老师对于新冠病毒大流行的害怕,不愿意来上班,一些家长也不愿意把小孩送到幼儿园,所以我们就已经决定,不管公立学校关不关,我们都要关学校了。所以从3月16号一直到现在,我们都没有再开过学。”

纽约市的公交、警察和教育系统是受疫情影响最严重的几个部门。截止5月4日,纽约市公立学校系统已经有72名教师和其他工作人员因2019冠状病毒病而丧生,有更多的教育工作者感染了这一致命病毒。

 

联合国新闻图片/黄莉玲
对于纽约的儿童而言,在2019冠状病毒病大流行期间,曾经在学校的组织下参观中央公园动物园这样的活动成为了甜蜜的回忆。

 

在周晓的幼儿教育机构中,也出现了病例。

周晓:“在3月18号的时候,我知道有一个家长感染了,(检测)呈阳性。也就是说,他过来接小朋友的那一个星期,他已经是阳性了。所以我就立刻给所有的家长发了一个邮件,在两个学校都发了。然后从3月16号以后至今的话,我知道有1到2个老师可能受感染,但是不确定,因为是他们的父母呈阳性,但是他们自己没有测,因为他们没有症状。所以如果是开学之前的话,像这些老师就必须要去检测一下。”

和所有的教育机构一样,学校关门以后,周晓和同事们首先想到的就是要立即开展网上教学。但是,幼儿不同于少年儿童和大学生,他们需要热情和富有爱心的老师面对面的亲切教导,难以跟从隔着屏幕的网上教育。

周晓:“自从关门了以后,我们也不知道需要怎样去教学,但是我们主任一起商量了一下,只有两种选择,要么就是什么也不做,要么就是做一些网上课程。开始我们其实是全面做网上课程,每一个班级都有一个(网上)教室,让老师组织小朋友的围坐时间,然后要做考勤,每天都有一些活动,然后要有一些 作业,但是参与度非常低。一方面,对于0到3岁的小朋友来说, 网上教学其实非常难,因为早教一切都需要动手。4岁的话,参与度可能在30-40%。所以我们提供一点点的网上教学,然后老师的参与也是越来越少。”

 

联合国新闻图片/黄莉玲
在2019冠状病毒病大流行期间,3岁的普雷斯顿不能去幼儿园了。他正在纽约市的家中自己画画。

 

周晓和老师们开动脑筋,想了很多办法来坚持网上教学,但遗憾的是,效果并不理想。

周晓:”家长对我们的反馈还是不错的,因为我们不但做到了学校本来提供的教学,而且还加了瑜伽课、音乐课,有一些都是网上的zoom课,现场的教学。有一些是录好的教学。但是我觉得最关键的是我们的学校是低龄教育,0到3岁的小朋友很难在电脑前面专心致志,甚至10分钟以上,你让一个0到3岁小朋友能够专心致志5分钟,就已经很不错了。所以家长就越来越不倾向于让小朋友在电脑前。4岁的话还可以让他做点什么事情,然后家长和小朋友一起做了以后,上传到我们的电脑上。但是因为0到3岁是以过程为主,不是以结果为主,所以很难上传一些照片或者是做出来的成品。所以参与率就越来越低。”

纽约州和纽约市目前的计划是2019至2020学年学校不再开放,要到9月份下一个学年开始时再开学。但周晓希望能够早一点开学。

周晓:“现在我们是决定7月1号开学。因为根据州长和市长的计划是9月1号公立学校就可以开学,但是对于幼教没有具体地说,对暑期也没有具体的安排。所以我现在是跟所有的家长都说我们7月1号能够开学,除非他们说不可以7月份开学,我们就会延迟到9月份开学。我现在在做9月份的课程安排、老师的安排和学生的班级安排,一方面也每个月给老师安排一些资源、职业发展的课程。我们现在是用zoom来进行的。相当于告诉他们,让他们有信心,学校还是会开学的,他们也一定是有一个工作的,然后让他们能够继续,不要在这段时间就忘记了作为教育者的培训。”

学校是否重新开放、何时重新开放,都取决于疫情的发展。对此,周晓也充满了担忧。

周晓:“我们在招生,还有让老师回来的时候,做了一个调查,大多数的家长最害怕的事情就是会有第二波疫情的来袭。因为第二波来袭的话,就代表着对于我们的学校会有更大的影响,就不知道是一年还是两年,这样的影响是非常致命性的。因为我有房租,有这些老师,如果9月份或者是今年冬天再来一波的话,我觉得我们学校就很难再继续开展下去了。”

周晓在纽约开办了两家幼儿教育机构,有30多名教职员工,140多个学生。这两所机构中的教师队伍都是具备教育学资质和实践经验的年轻教师,他们富有朝气和热情。但现在学校关闭已经近两个月,教师们似乎有点“人心涣散”。 

周晓:“我们现在其实是非常想让老师们团结起来的。我让我的副校长,还有让其他的一些管理人员能够让他们聚集起来。比如说每个礼拜五可以在一起开个会,或者是讲讲现在的生活,甚至于做一个party,但是参与率极低,因为大家现在都有自己的生活,所以现在我们的交流就越来越少。我觉得幼儿园还是挺受影响的。”

虽然美国有的州最近几年开始实行普及学前班教育,开办了公立的学前班,但大多数的幼教机构都是私立性质。周晓的幼儿教育机构也是私立的,这意味着她得负责学校的一切经营费用。 

周晓:“我是把薪水一直付到了3月底,然后从4月份开始支付部分老师的薪水。那部分的老师是支持网上教学的老师,也就是说不是所有的老师都能够得到薪水,但是能够得到薪水的老师是拿到了全额的薪水。那些不能拿到薪水的老师,我们的副校长在帮助他们申请失业基金。据我了解,现在他们的失业金可以多拿600块,其实他们一个月可以拿到4000多。所以现在多数的老师在财力上面是可以支撑他们自己的生活的。虽然他们希望学校尽快开学,但是这段时间据我了解他们是 ok的。”

美国国会在3月底通过了总额大约为2万亿美元的纾困计划,其中有3770亿美元是专门用于帮助小型企业的。周晓的幼儿教育机构也提出了纾困申请。

 

联合国新闻图片/黄莉玲
舞蹈是儿童早期教育的重要一环,但在2019冠状病毒病大流行的背景下,这样的面对面舞蹈教学无法进行。

 

周晓:“薪资保护计划PPP(Paycheck Protection Program)是联邦政府给中小型企业的一种支持,是给你一部分的钱,然后让你用这部分的钱去付你的员工工资。你75%付给了你的员工,那么你剩下的25%就可以用来支付房租,以及其他必要的开销。对于我们来说,是非常珍惜获得支持的。我们的申请现在还没有通过,但是起码联邦有这样的做法,我希望这笔钱能够尽快到位,一方面我们可以支持老师,一方面也可以帮助我们付房租,因为从4月份开始,我们仅收了30%的学费,从5月份开始,我们就没有再收任何的学费了。所以对小型企业来说,没有收入是很难去平衡支出的。”

作为一名职业女性,现在基本“赋闲”在家,让周晓觉得可以更多地与家人在一起,也是一件幸事,但是对于疫情的长期影响她不无忧虑,毕竟现在的生活是不平静中的“平静”,前景充满了不确定性。 

周晓:“我是一名天主教教徒,一方面,我一直在工作,现在有时间可以在家里和先生、儿子在一起,也是对我的一种恩赐。但是这对于美国的经济来说,对于其他的企业和人民来说有什么冲击?我敢说,疫情就算过去了,已经好了,但只要没有疫苗或者是药物的产生,大家就都很难再回到原来的程度。所以现在最期望的就是能够有疫苗,或者是有药物去治愈新冠病毒病,不然的话,我敢说我们学校就算开张的话,也不可能再像以前那样。美国无论是房产、经济或者是其他方面,可能都需要一段相当长的时间才能够恢复到以前的样子。”

黄莉玲,联合国纽约总部报道。

 

直接通过您的邮箱接收每日更新 点击此处订阅相关主题
下载适用于您的iOS或Android设备的联合国新闻应用程序iOS or Android devices.

往日新闻

联合国机构发布有关以安全方式重新开学的新准则

联合国教科文组织联合国儿童基金会世界粮食计划署世界银行今天发布了关于安全开学的新指导方针。由于新冠疫情导致学校关闭对全球近13亿学生造成影响。

联合国儿基会执行主任:2019冠状病毒病例持续飙升 全球儿童从未如此需要帮助

联合国儿童基金会执行主任福尔今天发表声明指出,自世界卫生组织宣布2019新型冠状病毒疫情构成了全球大流行一周以来,全球确诊病例持续飙升。亿万儿童都无法上学,家长和照料者尽可能地远程工作。边境被关闭,生活受到严重干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