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题报道】对性剥削和性虐待行为“零容忍” 联合国支持“维和婴儿”寻求身份权益

2020 年 4 月 6 日

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自上任以来,承诺联合国将采取新办法防止和应对体系内性剥削和性虐待行为,对维和人员的相关行为更是采取“零容忍”政策,并将受害者的权利和尊严放在优先位置。然而,许多妇女在遭遇此类事件后生育了孩子,而其父亲却因维和行动结束等各种原因离开了他们。这些妇女和孩子有什么样的需求?应如何为其提供帮助?秘书长任命的性剥削和性虐待受害人权利倡导者简·康纳斯(Jane Connors)在与联合国新闻的采访中,敦促更多妇女挺身而出,为其孩子寻求身份权以维护其权益。请听张立的报道。

2016年3月,有关联合国维和军人在实地实施性剥削的指称开始密集见于报端。在联合国多层面综合稳定团执行任务的维和士兵被指控从2013年以来对当地妇女和儿童进行了性剥削和虐待。当时,整个联合国系统共出现145起涉及联合国民事和军警人员的性虐待和性剥削案件。世界许多媒体机构不时把矛头对准联合国维和行动中的性剥削和虐待问题,一些报刊上的图片被冠以“维和婴儿”或““蓝盔儿童”的标题。许多报道详细地描述当地人是如何通过出卖性行为来换取食物和其他生活必需品。这些报道使联合国的公信力和声誉一度蒙尘。

一年后,古特雷斯秘书长向联合国大会提交了题为《防止性剥削和性虐待的特别措施:新办法》报告(Special Measures for Protection from Sexual Exploitation and Abuse : A New Approach),承诺在结构、法律和业务层面采取四大战略措施,使“零容忍”政策变为现实。

 

联合国图片/Isaac Billy
联合国性剥削受害者权利倡导员康纳斯(Jane Connors)在南苏丹首都朱巴举行新闻发布会。

 

同年8月,古特雷斯任命来自澳大利亚的珍妮·康纳斯为联合国首位“受害者权利倡导者”,帮助协调和推动联合国系统向性剥削和虐待受害者提供援助。康纳斯表示,联合国不仅要为受害者提供帮助,更重要的是鼓励受害者进行报告,否则肇事者将有恃无恐。

康纳斯:“我的观察是,通过帮助受害者,尤其是让他们重建生活至关重要,这创造了保护盾,为他们赋予权能,去除他们可能感受到的污名,并创造了一个环境,使他们不像过去那样处于危险之中。如果我们鼓励举报,这就是在告诉那些肇事者他们将被举报。这也告诉社区,让人们清晰地了解,维和部队的哪些行为不应被容忍。因此我想,如果在一些国家真的有起诉机制,肇事者被成功起诉,那这将在提供保护方面大大加分。因为,如果你失业了,如果人们得知这样的行为的确会造成后果,比如你被送回原籍国,或者如果你是一名维和士兵,你不被允许参加其他的维和行动,这就是实实在在的惩罚。如果这种做法能越来越明确,那我们将看到越来越少的案件。”

 

联刚特派团图片/Alain Likota
联合国在刚果民主共和国社区就消除性剥削和性虐待行为开展活动。

 

去年12月发表的一份研究报告指出,在海地,维和士兵因实施性剥削和性虐待而导致妇女怀孕,生育了数百名儿童,其中一些女孩”年仅11岁”,而这些孩子在维和人员返回原籍国之后遭到遗弃。康纳斯表示,联合国正在为这些儿童提供教育等支持。

康纳斯:“我们正与28名发出强烈认子要求(paternity claims)的妇女接洽。这些要求与34名儿童有关,因为一些妇女与维和人员生育了超过一名孩子。这些儿童都被父亲遗弃了。但这些孩子并非无法接受教育。他们通过我们在2018年启动的一个项目获得支持,这一项目仍在继续,为这些儿童提供教育服务,并为其母亲提供生计支持。他们不仅需要学费,还需要午餐、校服等辅助服务。因此我们正努力确保他们获得这些服务。“

康纳斯强调,如果没有人报告这些案件,联合国就无法给予帮助。

康纳斯:“如果我们不知道这些孩子存在,我们就无法提供支持,因此我们鼓励人们前来报告。在有关这些儿童的研究被媒体报道之后,已经有其他妇女来投诉。我们即将通过电台直播的方式启动一项活动来提高意识,我预计会看到更多这样的案件。” 

 

联合国图片/Nektarios Markogiannis
图中宣传物品旨在强调对联合国人员的性剥削和性虐待采取“无借口、零容忍”的做法。

 

康纳斯指出,处理这些案件的关键是身份鉴定,但由于各国的司法制度不同,为儿童寻求身份权非常困难。

康纳斯:“一大事项是有关这些儿童的身份鉴定。 我们在海地稳定团收到了45起有关认子要求的案件。认子要求的一个重要问题是亲子责任。虽然这是由联合国人员的不当行为造成,但我们本身没有民事或刑事或任何司法权力。我们能做的就是支持这些妇女寻求民事权利以支持她们的孩子。这很难,因为司法程序需要证明亲子关系。 我们的工作人员在母亲和孩子的所在地进行DNA鉴定,而对父亲进行鉴定则需要获得他的国家或一些司法程序允许,因此这名父亲可以拒绝。因此这一过程并不一定是强制性的,虽然这不是唯一证明亲子关系的方法。我们正与司法国家的律师合作,以便支持这些妇女提出诉讼案件。我们也与海地以及这些父亲所在国家的人权机构合作。我们正在努力,但这很不容易。” 

联合国秘书长今年2月发布了有关防止性剥削和性虐待特别措施的最新报告。报告指出,2019 年,维和特派团和政治任务特派团报告了 80 项涉及相关人员的指控。与 2018 年报告的 56 项指控和 2017 年报告的 63 项指控相比,数量有所增加。

70%的指控涉及中非稳定团和联刚稳定团。 性虐待指控的比例是自 2010 年以来的最低记录,24 项指控涉及性虐待行为,56 项指控涉及性剥削; 37 项指控涉及认子要求。

 

联合国图片/Hervé Serefio
2018年1月24日,联合国中非共和国多层面综合稳定特派团的工作人员在班吉为学生组织了一次关于性剥削和性虐待的宣传运动。

 

针对案件数量上涨,康纳斯表示,这些报告包括了一些多年前案件,同时,由于联合国积极动员社区,对这些指称进行报告,因此案件数量有所上涨。

康纳斯: “我认为,我们从该报告中看到的问题之一就是对执行伙伴的指称,我认为这需要我们加紧努力,与国家非政府组织,国际非政府组织合作,确保有相关的系统来解决这些问题。”

康纳斯表示,秘书长的报告提供了一个更有力的问责框架, 旨在维持全系统高级领导层的参与和一致性。根据该报告,联合国所有实体必须提交行动计划, 说明为防止和应对性剥削和性虐待采取的措施,包括减少风险、社区互动协作、 最低限度保障标准、促进以受害人为中心的做法的举措。2019 年,联合国各机构的50位负责人提交了行动计划。与 2018 年 和 2017 年相比,提交比例大幅增加。

秘书长在报告中指出,通过加强问责措施和将受害人置于工作的中心,联合国系统正在兑现承诺,整顿好自身的内部秩序。他再次呼吁指定更多像康纳斯这样的受害人权利倡导者,并向受害者提供更多的资金和资源。

张立,联合国纽约总部报道。
 

 

直接通过您的邮箱接收每日更新 点击此处订阅相关主题
下载适用于您的iOS或Android设备的联合国新闻应用程序iOS or Android devic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