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题报道】关注新冠疫情下妇女与儿童的福祉——访联合国儿基会项目卫生司负责人吕薇

2020 年 3 月 18 日

联合国儿童基金会成立于1946年。70年来,它足迹遍布全球190多个国家和地区,在最艰苦的环境中支持最迫切需要援助的儿童和年轻人。每当一场人道主义紧急情况发生后,联合国儿童基金会都会身处第一线,为儿童和家庭提供能够挽救生命的援助,并为他们带去希望。2019年新冠疫情发生后,儿基会是第一家向中国伸出援手的联合国机构,为武汉提供了急需的医疗救援物资。儿基会为何反应如此迅速?在疫情中它还做了些什么,帮助中国与世界儿童?疫情之下,它在完成使命方面都遇到了什么样的挑战?带着这些问题,联合国新闻记者李茂奇通过视频连线对儿基会项目卫生司的负责人吕薇进行了采访。

联合国新闻:这次疫情暴发以后,儿基会成为了联合国系统中第一个向中国输送医疗物资的机构。为什么是儿基会、而不是其他的一些组织迈出了这第一步?

吕薇:这是一个很关键的问题。我觉得儿童基金会在过去几年里也是吸取了很多项目上的教训。从西非的埃博拉疫情,还有世界上各种不同国家的疫情,比如说疟疾或者霍乱这些疾病,让我们知道提前准备的重要性。在两三年以前我们就把各种各样的疾病,比如说像埃博拉、麻疹,还有霍乱这些疾病,就是年年都有暴发的疾病,我们比较有针对性地把这些疾病分成1、2、3各种各样重要的、最常发的和不太常见的疾病。对于最常见的疾病,我们就已经在哥本哈根的采购总部,还有世界各个地区的仓库都已经有准备了,把这些材料准备好,然后有了疫情以后就可以及时送到下面去。 根据政府还有儿童基金会的需要,以妇女和儿童为重点,做我们的供应系统,还有项目的支持,我觉得还是中国人说的那句老话,预防为主,要做好各种各样的准备。

联合国新闻:在第一批物资输送到中国以后,这一段有一些什么后续的援助,或者儿基会采取了哪些后续的行动来向疫情之下的中国提供支持?

吕薇:在当时这些物资从哥本哈根用专机转到上海以后,我们儿童基金会的代表,当时不顾疫情,我从网上看,她是戴着口罩,然后在防护好自己的情况下,直接下现场去收取这些物资,然后把他们送到最需要的地方,我觉得儿童基金会跟中国政府的合作也非常密切。 物资应该送到什么地方,运到什么地方是通过政府来运营的。现在虽然中国的疫情已经到了拐点,已经见好,但是周边的国家,还有欧洲的国家,还有美国,现在疫情似乎也还有更加蔓延的可能。在意大利、在非洲很多国家或者是东南亚,我觉得有很多国家的准备可能还是不够充足,我们儿童基金会还在积极跟当地的政府和其他机构合作,让这些国家更好的做好准备。

 

儿基会图片/Luisa Brumana
海地教学医院儿科病房——儿基会支持的新生儿项目。右为儿基会项目司健康处负责人吕薇。

 

联合国新闻:在中国,很多的学校关闭,甚至很多地方的儿童的话,在家也许父母不在身边。 在这种情况下看到一些消息说,儿基会在这方面也提供了一些帮助,也从事了这方面的一些工作,这方面您有所了解吗?

吕薇: 因为我是做卫生项目的,但是我对教育系统的情况有一些了解。从过去埃博拉的疫情上,当时我们是看了看,分析了一下,在刚果学校关闭以后,对孩子有什么负面的影响?所以我们现在也非常关注学生上晚课或者失学,对社会和孩子和家庭有什么影响?孩子都是需要运动,需要有跟朋友的接触,不光是在网上接触,他们的面对面的接触也很重要。 现在我们希望各个学校、老师、家长能够帮助学生不光是在网上学习,还应该帮助他们做好心理准备,怎么来应付这些突然的变化,还有这些压力。我觉得很多孩子不光是小学生、中学生、连大学生,都没有这样的准备。他们很多学校就一下子就关门,我觉得学生都不知所措。在我们儿童基金会在中国一开始搞应对新冠疫情的时候也是做了一些很主动的宣传项目,跟家长沟通,怎么让孩子在家做运动,不要老上网、看电视,还要进行身体锻炼,进行专注性冥想锻炼。 我们做了很多这样的工作,就是和儿童早期教育有关的。最近我们儿童基金会的教育司的司长在美国发表了一篇文章,希望社会和政府能够关注儿童和学生失学还有教育的问题,不光是直接的副作用,因为2019冠状病毒疫情,有一些死亡率,有一些卫生和医疗上面的问题,我们觉得社会的问题对孩子的影响可能会更重要。虽然从疾病的角度来讲,在儿童里边,还有在年轻人、青壮年的人群里边,病死率很低,但是社会的影响对这些人群可能非常的非常严重。 

联合国新闻:儿基会除了关注儿童,向儿童提供支持以外,还对她们的母亲或者说妇女这个群体提供帮助。在疫情之下,你们向这些妇女或者说一些脆弱的需要得到帮助的女性,包括孕妇,包括生产的妇女,你们提供什么样的一些指导或者支持?

吕薇:有几方面,有直接的帮助,还有间接的问题。直接的影响我们比较关注的就是孕妇,如果妈妈是新冠病毒的受染者,她的孩子会怎么样?最近我们开始和世界卫生组织一起比较关注这样的这些数据。早期的时候,一个月以前看见武汉一篇报道,就是一个一个母亲是新冠病毒阳性者,然后他的孩子生出来以后,新生儿就有感染,我们也正在调查究竟是母婴传播还是生产以后从环境中感染的,这是非常重要的。还有指导母亲应该怎么做母乳喂养,怎么能够安全的喂养自己的孩子?还有间接的问题,很多妇女,现在很多妈妈需要照顾孩子,自己又需要工作,然后在家里边上在网上上班,同时孩子又上不了学校,所以妇女的责任我觉得更加艰巨。 这些责任从而儿童基金会的角度来讲,不应该全部落在妇女的身上。父亲还有其他的家庭成员和亲属都应该帮助分担妇女的重任。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关注点。

 

儿基会驻华办事处图片/Fang Zhe
2020年1月29日,在上海浦东国际机场,装有包括防护服和口罩在内的个人防护装备进行运输。联合国儿童基金会捐赠的这批物资已于1月29日运抵上海,并于30日抵达武汉,以支援中国抗击2019冠状病毒病疫情。

 

联合国新闻:中国现在的疫情已经得到了有效的控制,但是世界的其他地方,包括欧洲,包括美国,现在疫情还在蔓延。我们其实比较担心的是世界上更脆弱的地区,比如说非洲,如果疫情在这些国家蔓延开来,或者说在那些最不发达国家蔓延以后,他们没有这种基础设施或者说没有基础的卫生保健体系的话,可能后果更不堪设想。 那么从儿基会的角度,现在都做了哪些准备?在从事哪些工作?

吕薇:儿童基金会,还有世界卫生组织和各个国家的卫生部委正在关注基础医疗卫生提供的情况。虽然要做好应对2019冠状病毒的准备还有反应,但是基础卫生应该受到保障。比如说儿童,儿童的计划免疫,还有很多国家不光有预定的和常规疫苗接种,根据自己的日程,哪天应该去打针,因为很多国家有小儿麻痹或者麻疹大爆发,很多国家也有已经计划国家或次国家很大的计划免疫的活动。但现在为了减少人和人的接触,我们正在关注这样比较大规模的免疫计划活动应该怎么开展?因为很多儿童不光是是可能受到新冠疫情的影响。现在很多国家的儿童有受到其他更多疾病的威胁,比如像肺炎、像小儿营养不良、腹泻病,还有艾滋病和结核这些疾病对儿童的影响可能更大。就拿刚果(金)做一个例子。当去年虽然埃博拉导致了两三千人的死亡,但是很少谈到刚果(金)的小儿麻疹的大暴发,已经差不多有四、五千儿童丧生,比埃博拉导致的死亡人数更多。所以我们不能光专注新冠疫情,还有其他的感染病,我们也需要关注一下其他非常流行的导致儿童死亡的疾病。

联合国新闻:现在在疫情之下,人们的行动显然受到很大限制,由于各国关边境的关闭,由于旅行的限制,那么这一方面给儿基会采取行动,增加了挑战。你们在做出哪样的努力来克服这些挑战,争取提供你们应该提供的帮助?

吕薇:咱们可以用氧气做一个例子,现在我们已经提前预定了 500台氧气浓缩器。它可以从空气中吸取各种各样的成分,然后生产出氧气,这个小机器可以送到前线去。 但是如果你想是氧气瓶的话,做国际采购就很困难了,所以氧气的当地生产是非常重要的。我说到的氧气的当地生产,还有基础药物的当地生产,还有其他各种各样物资的当地生产,是儿童基金会支持的一个重点。中国人说的是你给人家鱼,不如教人家钓鱼是吧?现在我们希望能够把这些很好的技术、能力输送到发展中国家去,让他们不光有采购的能力,同时有自己的生产能力,进而对长期的可持续性就更好,对于儿基会来讲,这个是一个工作的重点。

联合国新闻:最后您有没有什么还需要补充的? 

吕薇:谢谢联合国秘书处的支持,咱们可以一起努力,让儿童妇女卫生项目得到更好的发展,不光是在疫情之中,也在疫情之前和之后,咱们要做更大的努力。
 

 

直接通过您的邮箱接收每日更新 点击此处订阅相关主题
下载适用于您的iOS或Android设备的联合国新闻应用程序iOS or Android devic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