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题报道】“中国向世界展示了疫情的发展轨迹是可以改变的”——专访世卫组织驻华代表高力

2020 年 3 月 17 日

从关注“武汉出现不明原因的病毒性肺炎”,到率队进行实地考察,再到协调总干事与联合专家组访华,去年12月以来,高力(Gauden Galea)作为世界卫生组织驻华代表,亲身参与了中国抗击2019冠状病毒病(COVID-19)疫情的整个过程。在联合国新闻专访期间,他介绍了世卫组织在中国开展的工作,回应了有关疫情初期预警不及时的质疑,并指出了如今已呈“全球燎原”之势的新冠疫情,对各国卫生系统所带来的挑战。请听钱思文的报道。

与世界卫生组织驻华代表高力的采访约在上个周六的下午,他在北京,我在上海。三天前,世卫组织刚刚在日内瓦宣布,新型冠状病毒疫情已具有“全球大流行”的特征。

当天,中国报告新增确诊病例11例,其中武汉4例,境外输入7例,当日现存确诊1万2100多人。湖北除武汉外连续9天零新增,潜江成为湖北省内首个交通解封的城市,严防境外输入日益成为防控工作的重点。

 

 

 

而中国境外报告的病例总数已超6万。苹果公司宣布关闭大中华区以外的所有门店,欧洲足球五大联赛全部停摆,美国宣布进入紧急状态,一名长居美国的女性在美3次要求核酸检测被拒,携家人飞回北京后被确诊的消息,以及英国政府提出的“群体免疫”理论,在中国的社交媒体平台引发热议。

与高力医生的对话,就从让人触目惊心的“全球大流行”开始。

世卫组织在3月11日表示,新冠疫情已具有“全球大流行”的特征,这一描述意味着什么? 

高力:“全球大流行”只是一个专业术语,用来形容当前疫情的传播态势:全球100多个国家报告病例,许多国家出现持续的社区传播,已经达到了“全球大流行”所描述的程度。

世卫组织驻华代表处在12月31日,也就是武汉华南海鲜市场关闭的前一晚,就收到了非正式的通知。——世卫组织驻华代表高力

 

面对已经“全球大流行”的新冠病毒,世卫组织的工作会发生哪些改变?

高力:使用“全球大流行”来描述疫情并不会改变世卫组织的工作。决定世卫组织和各国政府工作内容的主要是对疫情的风险评估和紧急公告。

世卫组织早在今年一月初就已明确,疫情在中国的风险非常高,在其他国家的风险为高,并在1月30日宣布疫情为国际关注的公共卫生突发事件,这是世卫组织最高等级的预警。

2月底,世卫组织进一步将疫情在全球的风险评估上调为“非常高”,这就意味着,每一个国家都需要为可能发生的大规模社区传播做好准备。

 

图片提供:满艺
在冠状病毒疫情暴发期间,中国深圳的人口流动受到严格控制。

 

世卫组织首次收到有关疫情的报告是在什么时候?

高力:正式的上报是在1月3日,通过《国际卫生条例》的相关机制进行的。

但其实,世卫组织驻华代表处在12月31日,也就是武汉华南海鲜市场关闭的前一晚,就收到了非正式的通知。随后,我们立即在1月1日召开了驻华代表处、区域办公室和日内瓦总部的电话会议,在正式上报完成之前,就已经组建了应对小组。

 

接报至今,世卫组织在中国和全球范围内,主要开展了哪些工作?

高力:世卫组织的工作可以分为三个阶段。第一阶段主要是努力回答传染病防治中最重要的三个问题:病毒如何传播?严重程度如何?防止传染的措施有哪些?

最初的三个星期,世卫组织投入了大量精力来回答这三个问题,分析流行病学调查数据、与中国国家卫健委及世卫组织全球专家网络讨论、根据现有信息,通过各媒体渠道开展风险宣传,并与在北京的联合国各机构协调合作。

 

在此期间,您是否曾到访武汉?

 

联合国新闻/张静
新冠状病毒疫情发生后,带着防护口罩的人们在中国深圳宝安机场接机。

 

高力:1月20日和21日两天,我和驻华代表处的同事对武汉进行了实地考察。当时武汉尚未封城——现在回想起来简直恍如隔世——我们去了武汉中南医院的发热门诊、查看了武汉天河机场的出入境筛查检疫,和中国的同仁探讨了流行病学调查工作,还去了湖北省疾控中心的病毒核酸检测实验室。

中国向世界展示了,疫情的发展轨迹是可以被改变的... 疫情在增长阶段就被掐灭了,病毒的传播被阻断了——世卫组织驻华代表高力
 

那时,武汉还没有出现医院大排长龙的景象,方舱医院,以及火神山和雷神山两座医院也尚未开建。这些是在我们离开之后才启动的,世卫组织-中国2019冠状病毒病联合专家考察组在2月访华期间也进行了走访。

 

第二和第三阶段的工作重点又有哪些?

高力:第二阶段是在世卫组织召开两次紧急委员会会议,宣布本次疫情为国际关注的公共卫生突发事件之后。抗疫行动升级为由世卫组织总部协调支持的全球努力,具体包括确定科研重点、调集资源向各国运送检测试剂和个人防护用品等。

其中,二月中旬到月底,由25名专家组成的联合专家考察组前往武汉、北京、广东和四川,深入考察了中国的抗疫工作。

而现在,随着中国的病例数量显著下降,驻华代表处的工作进入了第三阶段:用最佳方式分享中国的抗疫经验,让其他国家至少能够有所了解,并从中获得有用的提示,明白中国是怎么做的,哪些方法是有效的。

 

满艺
新冠疫情期间,深圳的快递小哥在社区指定投放点投放信件。

 

从您的介绍来看,有不少工作是与中国政府共同开展的,过程中的沟通协作如何?

高力:确实如此,我们的主要对口部委是中国国家卫健委,合作可说是顺畅而且及时。在整个疫情期间,我们与卫健委每天都有非正式的沟通联络,每周还会开一次正式的情况介绍会,详细分析有关病毒的最新数据。

病毒的基因序列,以及开发检测试剂所需要的引物和探针序列能够及时与全世界分享,就是得益于双方的沟通协作。

此外,世卫组织总干事谭德塞也在1月28日访华,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就中国和全球层面的抗疫合作达成了共识。应该说,与中国政府各层面的合作都是顺利且有效的。

我们应该时常停下来、想一想,武汉的人民,为了抗击疫情,为了给全中国和全世界争取时间,付出了多么沉重的代价。——世卫组织驻华代表高力

 

作为中国抗疫行动的亲历者和参与者,您对中国所采取的措施有何评价?

高力:最重要的一点是,中国向世界展示了,疫情的发展轨迹是可以被改变的。一般情况下,病毒流行的过程会是指数级别的增长,达到最高峰,然后,在所有易感人群都已感染或患病之后,逐渐开始下降。

但这样的情况并未在中国发生。中国的流行病学曲线是“非常规”的,在中国,疫情在增长阶段就被掐灭了,病毒的传播被阻断了,无论是收集到的数据,还是观察到的社会现实,都清晰地显示了这一点。

中国的经验表明,并非所有的传染病疫情都必须经历让医疗系统无法承受的大暴发,每一个国家都能借鉴这条经验,并根据自身实际加以应用。

 

中国在疫情初始阶段似乎存在一定程度的轻视,甚至还有关于遮掩瞒报的指称,尽管武汉曾有不少医生努力“吹哨”提醒众人。类似的行为是否影响了疫情的应对?部分观点认为,如果信息更加透明,或许能让病毒更快得到控制,让全球免遭眼前的“大流行”,您对此怎么看?

 

联合国新闻图片/张静
在成都双流国际机场,人们都戴上了口罩。

 

高力:历史无法重演。我明白,部分工作可能存在短板,中国政府最高层也指出了应对过程中的不足。我相信,未来会有相应的调查,相关人员会被问责。

但就世卫组织而言,我们从12月31日起就参与了抗疫行动,亲身经历并目睹了一系列迅速的动作,确认病毒种类、分享基因序列、封城、建立联防联控机制,以及非常有效的防控措施。

我必须要说,武汉在此次抗疫过程中做出了巨大的牺牲。我们应该时常停下来、想一想,武汉的人民,为了抗击疫情,为了给全中国和全世界争取时间,付出了多么沉重的代价。

武汉...市内的医疗资源,包括病床数量和专科医院都是非常丰富的。然而,就是这样一个并不薄弱的医疗卫生体系,在疫情来袭的时候,仍然应接不暇,几近崩溃边缘。——世卫组织驻华代表高力
 

但防控措施确实非常奏效,也确实创造了条件,让中国的其他地区能够非常迅速地控制住疫情的蔓延。流行病学曲线的走向,以及湖北以外相对较少的病例人数,都是抗疫行动高效成果的体现。

类似的缺点和不足也并非中国独有。世卫组织宣布疫情为国际关注的公共卫生突发事件是在1月30日,而现在已经是三月中旬了,迄今为止,全世界没有几个国家对疫情的反应能比中国更加迅速。

那些尚未听从世卫组织呼吁的国家必须立即行动起来,采取一系列措施,其中也包括及时向公众阐明疫情的风险。

 

轮疫情是否也暴露出中国和世界医疗体系中所存在的一些薄弱环节?

高力:最需要引起重视的一点,就是必须建立强大的公共卫生体系,每一个国家都必须为类似的流行病暴发做好准备。

在“和平年代”,大家很容易低估公共卫生体系的重要性,忽视对人员和防护用品储备、实验室检测能力和应对方案的投入。每一个国家都必须吸取教训,平时做好准备,才不会在疫情来临时仓促上阵。

不了解中国的人也许不知道,武汉是重要的交通枢纽,是中国中部最大的城市之一,是一个非常富裕、对中国的国内生产总值贡献突出的城市,市内的医疗资源,包括病床数量和专科医院都是非常丰富的。然而,就是这样一个并不薄弱的医疗卫生体系,在疫情来袭的时候,仍然应接不暇,几近崩溃边缘。

正因如此,世卫组织才不断强调全民健康覆盖,避免过度依赖医院治疗所可能引发的质量、平等和效率问题,降低全社会的医疗成本。而且,不可否认,在传染病疫情发生时,过度拥挤的医院候诊室,反而很可能成为发生交叉感染的场所。

 

满艺
中国深圳的一家医院的工作人员正从卡车上卸下物资。

 

最后,您有没有什么想要补充的?

高力:我希望每一个阅读和收听这篇采访的人明白,这是一次相当严重的疫情,虽然病毒的致死率不像最初估计的那么高,但病亡的人数仍然非常多,我们不希望发生这样的悲剧,因此,各国都需要在国家层面慎重采取措施,无需陷入恐慌,但一定要足够重视。

此外,虽然目前既没有疫苗,也没有特效药,但每一个人都能有效降低感染风险,通过用流动水和肥皂勤洗手,在条件不允许时就用含酒精的免水洗手液、不要用手触碰脸部和五官、咳嗽和打喷嚏时屈肘或用纸巾捂住口鼻、保持一米距离、可以的话尽量远程办公,避免聚集开会等等。

听起来都是老生常谈,但是这些方法无论重复多少次、无论如何强调都不为过。这就是可以避免感染的方法,这就是我们目前现有的手段,每个人都要用起来。

 

钱思文,中国上海报道。

 

 

 

直接通过您的邮箱接收每日更新-点击此处订阅相关主题。 下载适用于您的iOS或Android设备的联合国新闻应用程序。

 

直接通过您的邮箱接收每日更新 点击此处订阅相关主题
下载适用于您的iOS或Android设备的联合国新闻应用程序iOS or Android devices.

往日新闻

【专题报道】“新冠疫情”下的中国与联合国:北京来函——对话联合国驻华协调员、首席代表罗世礼

2020年的这个春天或许注定有些不同寻常。突如其来的疫情打乱了每一个人的工作和生活。这个春天,自2016年起担任联合国驻华协调员兼首席代表的罗世礼从疫情一开始就寸步没有离开中国,坚守着自己的岗位。这一个多月来,联合国系统在中国都做了些什么?疫情对联合国在中国的工作有哪些影响?如何评价中国对疫情所做出的反应?带着这些问题,联合国新闻通过连线对罗世礼进行了采访。请听钱思文的报道。

【专题报道】新冠疫情席卷全球 世卫组织呼吁借鉴中国经验

2019冠状病毒在中国的传播已经初步得到有效控制,新增病例从高峰时的每天约2500人下降到目前的每天约200人。然而,在中国境外,病毒已经扩散到了64个国家,每天新增感染病例已经接近1600人,日感染人数超过中国9倍。面对这种山雨欲来风满楼、有可能暴发全球疫情大流行的局面,世卫组织呼吁各国在应对这样一种科学界对其知之甚少、又没有疫苗和治疗药物的高度传染性病毒的过程中,应该向中国“取经”。那么,中国到底采取了哪些切实有效的措施值得其他国家借鉴呢?由世界卫生组织牵头的一个联合专家组刚刚结束对中国的访问考察,其考察结论就此提出了诸多建议。请听联合国新闻黄莉玲的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