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题报道】联合国人权专家:朝鲜女性人权状况亟待改善

2020 年 3 月 13 日

3月9日,联合国朝鲜人权问题特别报告员金塔纳在日内瓦向人权理事会第43次会议提交了有关朝鲜人权状况的最新报告,对朝鲜整体人权状况、与联合国人权机制的合作,以及对朝制裁的影响等问题进行汇报,并特别强调了朝鲜女性权益保障方面存在的问题。请听联合国新闻钱思文的报道。

人权理事会听取有关朝鲜人权状况的报告的时间点正值国际妇女节的后一天,因此,金塔纳今年的报告着重关注了朝鲜女性的生存状况。他首先引述了在2019年与一名现居韩国的朝鲜女性的访谈记录。

金塔纳:“她对我说,我是个家庭主妇,要养活一家人,还要照顾孩子......许多人家都会做些小生意,虽然这么做是非法的,卖的东西随时都有可能被没收。有关系或者有钱的人家能把东西要回来,但像我这样的普通人就很难了。我在地下市场里卖豆油和大豆做的素肉。市场里大概有1000个人,都是妇女。赚到的钱还不够养活家人的,因为我们还要给街道联防、学校和妇联交东西。”

金塔纳表示,以上这名妇女的叙述是朝鲜女性真实生活现状的写照。

 

联合国图片/Rick Bajornas
联合国朝鲜人权状况特别报告员金塔纳。

 

金塔纳:“在朝鲜,只有已婚妇女能够免于从事政府所分配的工作,因而得以开展小规模的商业活动,或是到黑市上卖东西,并日渐成为家庭的经济支柱。虽然政府已经推行部分改革,以顺应私营经济存在的现实,但这些活动仍然处于法律上的灰色地带,这让女性不断面临地方政府官员和市场管理人员的威胁、监禁和骚扰,要求她们提供贿赂或是出卖身体。”

在教育权方面,金塔纳表示,虽然朝鲜的法律和政策明确规定,男童和女童拥有平等受教育的权利,但男权至上的社会文化仍然对女性教育构成严重阻碍。

金塔纳:“2017年,朝鲜12年制义务教育的完成率接近百分之百。但女性的高等教育入学率仅为18.18%,低于男性的35.45%,大学阶段的女性入学率更是只有9.9%。国家职业分配制度规定,护士和电话接线员必须全部由女性担任,加深了有关性别的刻板印象,限制了女性进入大学深造。正如一名‘脱北者’所说,‘在朝鲜,女性屈服于男性的权威’。”

金塔纳呼吁朝鲜政府落实“消除对妇女歧视委员会”的相关建议,为女性接受高等教育创造更多机会。

 

世界粮食署图片/Colin Kampschoer
粮食计划署在朝鲜开展以工换粮的活动资料图片。

 

此外,金塔纳表示,虽然随着经济地位的上升,朝鲜女性在家庭中获得了一定的话语权,但在影响国家重大事务的政治决策领域却仍然处于边缘。

金塔纳:“根据朝鲜政府统计,朝鲜目前的第十三届最高人民会议中,女代表的比例为20.2%。拥有重大政治影响力的最高人民会议常任委员会,17名委员中仅有一名女性。2018年,朝鲜劳动党中央委员会的主席和11名副主席均为男性。由金正恩任委员长的国务委员会,14名成员中仅有1名女性。由49人组成的朝鲜内阁中仅有两名女性。在朝鲜外交部,女性工作人员的比例为16.5%,而驻外人员中的女性比例则为4.9%。”

金塔纳呼吁朝鲜政府采取切实行动,增加对女性工作人员的招募,加强她们在政策制定机构中的作用,让女性参与无核化、和平、发展、经济以及人权等重大议题的讨论和决策。

在谈到朝鲜整体人权状况时,金塔纳表示,朝鲜人民的基本自由持续受到限制,控制和监视无处不在,百姓担心遭到任意逮捕和虐待,粮食配给体系失灵,导致大批人口食不果腹,国家分配的工作薪资不足以维持生活,名为“出身成分”的等级制度仍然存在,而政治犯集中营的存在更是引人关切。

金塔纳:“政治犯集中营似乎独立于国家法律体系之外,甚至凌驾其上,监禁其中的人无法得到宪法的保护,当局对他们为所欲为,强迫失踪非常普遍。近期的一份报告显示,由于劳动艰辛、食品不足、传染病和过度拥挤,导致营内的囚禁者频繁死亡。我再次强烈敦促朝鲜政府提供有关上述政治犯集中营的充足信息,尊重法治,最重要的是必须立即释放遭监禁者,尤其是那些处境脆弱的人。”

金塔纳表示,近年来,朝鲜在与联合国人权机制合作方面取得了一些进展,进一步凸显出加强沟通合作的重要意义。

 

 

金塔纳:“2017年,联合国残疾人权利特别报告员首次访朝。2018年,朝鲜首次向联合国妇女地位委员会提交审议报告。去年,朝鲜参加了人权理事会的普遍定期审议。近期,联合国人权高专办还与政治事务部共同为朝鲜官员开设了联合工作坊,这些令人鼓舞的进展,更说明了对话与合作是应对朝鲜人权问题的关键。我呼吁国际社会加倍努力,在和平协议、无核化谈判、制裁审议、人道主义援助、发展计划,以及保护和促进人权等各方面加大与朝鲜的沟通。”

联合国特别报告员或人权专家由人权理事会任命,以个人身份独立开展工作,对特定国家的人权状况或全球范围的重大人权议题进行调察、监测并发表公开报告,最长任期六年,他们不是联合国雇员,也不在联合国领取薪水,他们就人权所发表的意见代表个人的观点。

来自阿根廷的金塔纳是一名在人权领域拥有20多年经验的律师,于2016年被联合国人权理事会任命为朝鲜人权状况特别报告员。

作为相关国家,朝鲜并未在这一会议上发言,对这一报告做出反应。

包括中国在内的27个国家和区域组织代表,以及六位非政府组织代表参加了随后的互动讨论环节。

钱思文,中国上海报道。

 

 

直接通过您的邮箱接收每日更新 点击此处订阅相关主题
下载适用于您的iOS或Android设备的联合国新闻应用程序iOS or Android devic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