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题报道】新冠疫情席卷全球 世卫组织呼吁借鉴中国经验

2020 年 3 月 3 日

2019冠状病毒在中国的传播已经初步得到有效控制,新增病例从高峰时的每天约2500人下降到目前的每天约200人。然而,在中国境外,病毒已经扩散到了64个国家,每天新增感染病例已经接近1600人,日感染人数超过中国9倍。面对这种山雨欲来风满楼、有可能暴发全球疫情大流行的局面,世卫组织呼吁各国在应对这样一种科学界对其知之甚少、又没有疫苗和治疗药物的高度传染性病毒的过程中,应该向中国“取经”。那么,中国到底采取了哪些切实有效的措施值得其他国家借鉴呢?由世界卫生组织牵头的一个联合专家组刚刚结束对中国的访问考察,其考察结论就此提出了诸多建议。请听联合国新闻黄莉玲的报道。

今年2月16日至24日,世界卫生组织-中国新型冠状病毒肺炎联合考察组在中国北京、四川、深圳和武汉进行了为期九天的考察调研。联合考察组由25名国际和中国专家组成,其中国际专家13名,包括来自德国、日本、韩国、尼日利亚、俄罗斯、新加坡、美国和世界卫生组织的疾病预防和控制部门的负责人和骨干。

考察结束后,考察组组长、世卫组织总干事高级顾问艾尔沃德2月25日在日内瓦举行了记者会。

艾尔沃德:“联合考察组的一致评估是,中国已经改变了这次疫情的走向。一度迅速升级的疫情已经到达了高峰并趋于平缓,然后以比人们对这种疫情的自然动态的预期更快的速度下降。这很惊人。”

 

联合国新闻/张静
新冠状病毒疫情发生后,带着防护口罩的人们在中国深圳宝安机场接机。

 

联合考察组在报告中指出,面对这种前所未见的病毒,中国在基于科学和风险评估的基础上采取了“历史上最勇敢、最灵活、最积极的防控措施”。在联合考察组的先遣组开始工作的第一天,中国报告了2478例新增确诊病例,而两周后考察任务的最后一天,中国报告的新增确诊病例为409例。

艾尔沃德:“现在想到中国的时候,人们常常会想到武汉封城,而武汉是一个拥有1500万人的超大城市。但封城只是在武汉。在中国其他地区,基本的原则始终是相同的,但应用的程度不同,并且针对具体情况、环境、传播强度等进行了调整。因此,首要的是这种区别对待的方法。如果没有病例,有零星病例,有聚集病例,或是像武汉一样的社区传播,则采取不同的方法。这很重要,因为很多人都说,无法大规模地像这样封城,因为会耗尽应对能力。但是中国人务实地说,如果你根据实际情况因地制宜地实施的话,就不会。”

艾尔沃德表示,在考察期间,中国所进行的全社会动员的方式令他印象深刻。不论考察组在酒店、车站、机场、还是其他任何场合,他们所遇到的每一个人都展现出高度的应对疫情的热情、决心和责任感。

 

图片提供:满艺
在冠状病毒疫情暴发期间,中国深圳的人口流动受到严格控制。

 

艾尔沃德:“让我们深刻地感受到这种全社会动员的是那天晚上我们的火车进站的时候。那是一列特殊的火车。因为在武汉,最令人难过的是火车直接呼啸着穿过武汉站。我们是唯一停下来的火车,我们六个可以下车的人是这列火车的乘客。当我下车时,另一个小组也下了车,他们身穿那种小外套,举着旗帜,这是一个来自广东的医疗队,是来自中国其他地区的4万名医护人员的一部分。其中许多医护人员自愿前往武汉提供帮助。接下来,这种集体行动的水平便体现在我们进入这个大楼鳞次栉比、街道宽阔的城市的感受,这不是一个村庄,而是一个拥有1500万人口的现代化城市。当你在漆黑的夜晚驱车进入武汉时,它就像一座幽灵之城。但是在每一座摩天大楼里、在每一扇窗户后面,所有的人都在配合这种应对措施。有人说,有很大一部分是由于强迫。但是没有。我们没有看到强迫。这太惊人了。与我们交谈的每个人都有一种动员起来的感觉,好像在跟病毒进行一场战争。”

尽管病毒的传播速度在中国已经得到了控制,但这场疫情远未过去,中国全国各地仍有数万名患者在接受治疗,其中大部分仍然在武汉和湖北。

艾尔沃德:“我经常听到人们谈论全政府的做法,但我并不知道这意味着什么。但是,在中国,他们重新调整政府部门的运作,交通部门就做到了。他们运行火车、管理道路,包括管理收费站和检查站的方式进行了调整,农业和林业部门也进行了调整,每一个人都发挥作用,以便适合这台应对疫情的‘机器’。 中国通过一个预防和控制工作组来工作,工作组直接对国务院和国家主席负责,以管理整个政府机构的应对支持工作。”

 

图片提供:满艺
中国深圳的地方官员在监测冠状病毒疫情过程中发挥了作用。

 

2019冠状病毒是一种新出现的病原体,传染性强,传播速度快,在任何环境下都会对公共卫生及经济社会产生影响。它既不是SARS,也不是流感,仅根据对这两种病原体的知识来构建对2019冠状病毒的认识,并制定防控措施存在风险,而且不足以阻止传播、减少疾病、挽救生命。

艾尔沃德:“在中国,科学的发展是如此之快,我们在那里的时候,他们发布了有关疫情的第六套临床指南,说明如何处理病例。想象一下,世卫组织制定一套指南需要多长时间,然后尝试将其发布出来并促使各个国家使用,并且在每个国家都一样。在中国,他们已经提出了国家指南,在六个星期当中以六次的速度提出了如何照顾重症患者的指南。当我们问他们如何管理病人时,我们去的每个地方都在使用第六套指南。他们就是以这样的速度去尝试和学习,并保持领先。 因此,中国的疫情应对是科学驱动的非常敏捷的应对工作,而且规模惊人。”

中国的疫情应对工作的另一大特点是技术的运用。艾尔沃德表示,在考察之前,他对中国人可以用手机“搞定一切”的在线生活方式并不“赞赏”,但信息通讯技术在抗疫工作中的运用被证明是行之有效的。

艾尔沃德:“中国使用大数据和人工智能,生活在很大程度上是在线生活。在进行疫情应对时,他们必须管理大量数据和大量的接触者。他们正在试图查找每一个病例,并在广阔的地区追踪7万个病例的每一个接触者,而且要知道他们在哪里,跟踪他们,并管理所有这些数据。然后,必须能够将这些数据进行地图映射,并与其他数据源进行对接等。这还只是问题的一部分。他们要做的第二件事是由于人数众多,不得不让整家医院停止提供一般服务,成为2019冠状病毒病的急诊医院。然后人们会问,那么所有的普通患者怎么办呢?他们显然保留了一些指定的患者医院以提供常规服务。他们推迟了很多事情,例如择期手术等。但是有大量的工作,比如有人说他们现在有50%的医疗咨询是在网上完成的,他们在线上完成了很大一部分通常的面对面服务,以一种非常有序的方式保持了常规的卫生服务,开具处方等。”

 

满艺
中国深圳的一家医院的工作人员正从卡车上卸下物资。

 

目前,2019冠状病毒生仍在以惊人的速度扩散。联合考察组的报告指出,国际社会无论在思想上,还是行动上,都尚未准备好去组织实施已经被中国证明了的唯一能够阻断或最大程度降低病毒传播的措施,这些措施包括开展积极主动监测,迅速发现病例及诊断、隔离病例,严格追踪并隔离密切接触者,引导民众理解,并接受这些措施。

艾尔沃德:“世卫组织每天都在收到有关新地区出现新疫情的报告。人们有一种感觉,好像我们无能为力。人们正在争论,这到底是不是大流行? 对不起,我要说你为什么不去看看你是否拥有100张隔离病床?你有可以隔离的医院侧楼吗?你是否拥有30台呼吸机,因为你将需要这些呼吸机维持严重病例病人的生命。病人会康复,但需要一周四天或五天使用呼吸机。你有那些设备吗? 你知道你的1000个接触跟踪人员在哪儿吗?你确实可以做一些实际的事情,以便能够应付疫情,而这就是重点所在。”

艾尔沃德指出,中国采取的坚定有力的综合措施使其在全国范围内控制了疫情,可以确定,“中国不会再出现另一个武汉”。但是现在其他国家需要“改变思维”,进行准备规划和能力建设,并且迅速地采取这些措施。世界其他国家应该能够获得中国的经验,而且中国现在也非常热切地希望提供帮助。

艾尔沃德:“你知道中国都做了哪些工作,而且知道这些措施已经产生的真实影响。这意味着——你的确能够改变这一疾病的走向。”

黄莉玲,联合国纽约总部报道。

 

 

直接通过您的邮箱接收每日更新 点击此处订阅相关主题
下载适用于您的iOS或Android设备的联合国新闻应用程序iOS or Android devic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