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焦青少年吸毒问题 解码预防与治疗 ——专访国际麻醉品管制局第一副主席郝伟博士

2020 年 2 月 27 日

国际麻醉品管制局(简称麻管局)每年都会选择一个热点问题作为年度报告的主要内容并希望就此引起国际社会的广泛关注。今年2月27日发表的2019年度报告主要聚焦青年人吸毒预防和治疗。在报告发布之际,联合国新闻采访了作为报告撰写者之一的世界卫生组织精神卫生与药物滥用专家委员会委员、麻管局第一副主席郝伟博士,请他对报告中的一些要点进行了解读。请看联合国新闻记者张静的报道。

青少年的成瘾行为预防与治疗

国际麻管局2019年年度报告分析了全球毒品管制形势。该报告重点论述了青年人使用毒品问题。

郝伟博士指出,针对青少年的成瘾行为开展预防措施十分关键,其中涉及政策、法律、教育、治疗和操作等层面,他将其称之为“一个系统工程”。

郝伟:“从环境角度看,预防从学校里面进行,也要从家庭里面进行、在社区之间进行。从人群层次来看,第一层是所有的青少年是预防对象。这里面有比较重要的‘易感人群’。第三类人群是已经吸毒成瘾的年轻人。”

易感人群是一类容易吸毒、吸毒容易上瘾、容易获取毒品的青少年。这些青少年可能没有呆在家中,可能没有上学,也可能处于社会的边缘状态,他们是被关注的重点人群。

 

 

郝伟:对于易感青少年,“从环境来看。他们所处的环境比较差。比如大环境,像社会的动荡、贫穷,周围有很多吸毒、贩毒的人。从小环境来看,比如说他的家庭、同伴、社交圈子,学校的学习环境。或者家中有吸毒的、有违法犯罪的,学校的风气不正等等。从这样的环境中受到影响,这类青少年也容易获得和使用毒品和容易上瘾。”

郝伟博士指出,有3%到5%的人容易上瘾。但他强调,并不是所有的人吸一口毒、吸几次毒都会上瘾。吸毒成瘾不仅是一个社会问题,其中还存在生物学成因问题。
郝伟:“对于那些易感人群,可能几次就容易上瘾。这种人群可能跟遗传有关系,不要认为吸毒和成瘾是社会心理问题,可能还是生物学的问题。比如说酒依赖的遗传度大概是68%。有这种遗传体质的人,他可能对成瘾的物质比较敏感,使用成瘾物质时感觉特别过瘾、特别舒服。”

解码常见毒品

提起毒品,我们大概首先会想到大麻、海洛因和冰毒等等。它们之间有什么区别,又有哪些危害?郝伟博士为我们一一进行了解读。

 

联合国毒品和犯罪问题办公室图片
毒品和药物

 

冰毒
郝伟:“甲基苯丙胺(俗称冰毒)是典型的中枢神经系统兴奋剂。在药理作用下,剂量不是很大的情况下,会感觉特别好,特别能熬夜,精力特别旺盛,特别健谈。这是它特别吸引人的地方。此外,它还有减少食欲的作用。在以瘦为美的环境下,很多青少年拿来减肥。长期服用很容易上瘾,而上瘾之后就很难摆脱。第二个坏处是产生一些精神症状,比如出现幻觉、妄想、攻击行为等精神症状。”

海洛因
郝伟:“海洛因基本的药理作用是镇痛和止痛,而且非常有效。海洛因是全球成瘾物质危害性最强的药物。它属于阿片类,而阿片类有很多物质,其中包括海洛因、吗啡、羟考酮、芬太尼等。”美国的阿片类危机就是这类物质的滥用。

氯胺酮
郝伟:“氯胺酮是一种分离性的麻醉剂,会使人产生幻觉、分离状态,虽然人相对清楚,但已经不觉得疼了。主要用于儿童的手术,外科烧伤的换药等等。”

大麻
据郝伟博士介绍,大麻是一个非常古老的物质。有着两千年历史的、有关中医介绍的“神农尝百草”里边就有大麻的记载。大麻籽还是中药,叫火麻仁,可以通便。中国自古就知道大麻的药理作用。

郝伟:“它基本的化学成分是能产生精神活性的四氢大麻酚,主要导致成瘾。大麻的成瘾性对身体的危害相对弱一些,因此而产生了大麻的合法化。一种是医疗用途,另一种是娱乐性使用。大麻的合法化又牵涉到了它的危害性。第一,短期的危害,比如出现急性中毒,出现意识问题、幻觉,还有就是惊恐发作, 比如特别紧张或难受。急性危害可能还会诱发年轻人心脏病。长期的危害可以使人产生依赖,就是所谓的上瘾。特别是青少年使用大麻依赖性非常大。长期使用后,能够增加精神障碍的患病可能。”

郝伟博士还指出,大麻对青少年的健康危害是比较大的。他们处在生长发育的关键阶段,这个时候吸大麻会产生很多的问题。不仅影响生长发育、影响社会化、耽误了学业,还会耽误学习谋生的本领,耽误就业等等。他认为大麻被合法是有问题的,他坚决反对。他表示,从医生的角度来讲,大麻在医疗中产生的一些疗效,完全可以用其他的药物代替。

 

© 儿基会图片/Giacomo Pirozzi
乌克兰一名19岁的男孩坐在儿童收容所的床上。他是一名艾滋病毒呈阳性的吸毒者,但无法获得抗逆转录病毒药物。

 

预防的节点

郝伟博士介绍了预防过程中的两大节点。

郝伟:“第一是宏观的环境。比如社会的环境。我们希望社会是干净的、富裕的,大家都有工作和学习的机会。这种情况下,吸毒的情况可能就会少一些。在微观环境下,我们希望学校是干净的、所在的小环境是干净的,希望父母能带好头。在这两种良好的环境下,青少年就能正常地社会化,就是变成社会的人。从个人特质来看,希望社交是正常的,社会技能是良好的。另外,希望青少年增加对成瘾物质的意识,不要好奇。希望增加自己的自控能力。自控能力强和不冲动是有关系的。我们发现,很多吸毒的患者都有一个重要的问题就是冲动。最后,希望青少年增加自身对社会心理应付能力,因为我们在社会中生活,会遇到各种各样的精神压力并受刺激。”

 

毒品和犯罪问题办公室图片
17岁的卡米拉曾经目睹好友因毒品犯罪而丧生。通过练习武术,她离开了街头生活,找到了未来的新目标。

 

郝伟博士表示,预防和政策也有关系。中国从小学和初中开始对青少年进行教育,教他们识别成瘾的物质、避免成瘾物质的引诱,不让冲动来控制自己,进行社交技能的训练。他强调,宣传教育也是重要的手段之一。总体上效果非常好,但是有一个共同的问题,就是恐吓。

郝伟:“恐吓对于胆子比较小的、不冲动的、特别相信媒体的人可能有用。但对于胆大的、冲动的人可能无效。比如媒体报道,毒品会上瘾,会家破人亡、身体会变得糟糕。但有些人发现他的同学吸毒没事,就不会相信这些宣传,而这些青少年恰恰是易感人群。所以我觉得我们的宣传应该科学地提供平衡的信息。这样的宣传才会有效、有的放矢。”

治疗方式

从不吸毒到偶尔吸毒,到社交性的吸毒到有规律的吸毒,一直到冲动性吸毒,这是连续的过程。郝伟博士表示,越早发现,越早治疗,效果就越好,不能等到已经成瘾了才治疗。其中预防复发是关键。

郝伟:“第一个部分是急性脱瘾。患者吸毒成瘾,一旦不吸了,他非常难受,我们称之为戒断症状,俗称发瘾。一旦发瘾以后,他会表现出烦躁、睡不着觉、心慌、心跳,出汗,和拉肚子。解决发瘾最简洁的办法就是吸毒。一旦青少年进入这个阶段,那他就失控了,他吸毒主要不是为了快感,因为他的主要目的是为了控制发瘾的症状。因此治疗的第一步就是解决发瘾的症状。发瘾的症状,一两个礼拜大概就能解决,而且效果还是不错。第二步就是建立社会心理康复。吸毒或是复发,可能是社会心理问题。比如说焦虑、抑郁明显冲动,需要对患者进行康复,这是一个长期的过程。其中预防复发是最关键的一个问题。第三步是回归社会。治疗的目的是希望青少年能重返学校、重返社区和重返家庭。由于歧视和偏见,家庭、学校和社会可能不太容纳有吸毒经历的人。这些人如果不被容纳,就会被社会边缘化。失去了生活来源, 他们可能没事干,这种情况下就会去吸毒,所以社会的歧视和偏见也是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

 

© 难民署图片/Sam Tarling
叙利亚男孩扎因和他的家人住在贝鲁特最贫穷的街区之一。他不但无法上学,还往往面临暴力和毒品的危险。

 

郝伟博士指出,从戒毒脱瘾到社会心理的康复,从预防复发到回归社会是一个连续的过程。他希望各个领域的人群能够联合起来,共同帮助这些青少年,这样治疗才会有效。
郝伟:“预防复发是成瘾治疗的重点和难点。一旦吸毒上瘾,可能一辈子都要与复发作斗争。成瘾患者的复发往往无法避免,因此很多人对复发很多次的青少年、吸毒成瘾的患者失去信心,认为他们没希望。这种负面的情绪在传递给患者之后,患者自己也会产生负面的情绪,所以他就会破罐子破摔。但作为医生我认为,虽然这个青少年吸毒已经很长时间了,我相信只要他还想戒,他一定有希望。”

中国对青少年吸毒的预防和治疗行之有效

郝伟博士表示,中国政府和教育系统在应对青少年吸毒的预防和治疗方面采取了一些预防的措施。比如在初中和高中增设了毒品预防内容。中国禁毒委还编辑了一套教材分别针对初中生和高中生来上课。中国对于青少年做的预防成绩不错,但他强调,中国青少年成瘾方面突出的问题是网络游戏、网络成瘾的问题,这方面的发生率相对较高。卫健委也非常重视这个问题,正在做一些预防的研究和治疗的项目。

 

国际麻管局
国际麻管局图示

 

郝伟博士特别强调,中国的吸毒情况目前已经进入了平台期,并从2018年起有所下降,在全球禁毒坏消息接连出现,人们对现行的禁毒政策产生怀疑的背景下,这是一个非常好的消息。他希望中国禁毒的经验能对世界有所贡献。

张静,联合国纽约总部报道。

 

直接通过您的邮箱接收每日更新 点击此处订阅相关主题
下载适用于您的iOS或Android设备的联合国新闻应用程序iOS or Android devices.

往日新闻

国际麻管局:非医疗大麻合法化带来危险 

国际麻醉品管制局今天发布的2018年年度报告警告说,对医疗大麻管理不善可能导致大麻和大麻素的转用增加,并增加对该药物的“娱乐性”使用。

国际麻醉品管制局第一副主席郝伟博士接受联合国新闻专访

国际麻醉品管制局3月1日发布了2017年度报告。报告着重指出,治疗和康复的需求远大于服务的提供,并促请各国政府对治疗和康复进行更多的投资,而不仅仅是重视预防。世界卫生组织精神卫生与药物滥用专家委员会委员、麻管局第一副主席郝伟博士表示,2017年全球药物依赖、药物滥用基本上是稳定的,苯丙胺类的药物的制造和贩运正在增加。全球毒品使用的成瘾率大概在千分之一左右,使用人群的比例在10%左右,其中大麻类的药物的使用率是最高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