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题报道】也门停火协议签署一周年——秘书长也门问题特使赞扬也门迈向和平的转变

2019 年 12 月 16 日

也门面临着全球最严重的人道危机,持续了五年多的内战让百姓民不聊生。2018年12月13日,在联合国的斡旋下,也门政府与反政府的胡塞武装在瑞典和谈期间签署了历史性的《斯德哥尔摩协议》,同意在荷台达等地实施停火。现在,协议已经签署一年,究竟取得了哪些进展?还有哪些问题需要解决?联合国新闻特此对也门问题特使格里菲斯(Martin Griffiths)进行了独家专访。请听张立的报道。

在经历了五年多的激烈内战之后,于去年12月13日签署的《斯德哥尔摩协议》是也门和平谈判取得的历史性的成果,这也是国际承认的也门政府与反政府的胡塞武装两年来首次进行的面对面的谈判。

联合国秘书长也门问题特使格里菲斯在回顾去年协议签署的情景时说,双方首次缔结了这项自愿协议,“这让我们在结束瑞典的谈判时感到非常振奋”。

根据《斯德哥尔摩协议》,在由胡塞反政府武装控制的、陷入激烈战斗的荷台达港等地实施停火。这一位于红海的港口是也门70%的人道主义物资进口和90%商业需求进出的“关键”。

格里菲斯:“是的,当然,取得了一些成果。我们当时抱有期望,对进口港口城市荷台达这一人道援助计划的枢纽的袭击得以避免,现在仍得到避免。停火在荷台达或多或少地得到了执行。人们的生命得以拯救,人道援助计划受到了保护。我认为它显示出,事实上各方可以达成一致,找到不同的途径走出危机。”

 

然而, 格里菲斯表示,有关重新部署以对荷台达港口进行“去军事化”的谈判仍在继续。在过去一年,荷台达的政府部队和胡塞武装大体上确保了这一脆弱的停火协议得以实施。

协议还包括政府与胡塞武装战俘交换的关键内容——2000名政府军战俘和2000名胡塞武装战俘将能够重返家园,但是格里菲斯对这方面缺乏进展感到十分失望。

格里菲斯:“许多人,包括我,相信我们在过去12个月中可以在落实《斯德哥尔摩协议》方面做得更好。对于我们很多人来说,这在很多方面都是一种失望,尤其是也门人民,这是与之相关的首要问题。”

全球最严重的人道危机

上世纪90年代后期,胡塞武装在也门北部成立,与政府军队交战。2014年9月,胡塞武装攻占首都萨那,迫使总统哈迪前往沙特阿拉伯避难。2015年,沙特领导的盟军针对胡塞武装发起军事行动。2018年6月,也门战事再次升级,盟军对也门西部港口城市荷台达发起军事行动,意图扫清控制这一地区的胡塞武装。

据联合国统计,迄今为止,也门冲突已导致近2万人丧生,7537名非战斗人员确认死亡,并让该国陷入经济崩溃、基本服务和卫生基础设施全面恶化以及大部分人口濒临饥饿的局面。联合国人道协调厅表示,该国约有2400万人需要援助,占总人口的80%。

图片来源:WHO/Yemen
在也门冲突中,数以百万计人口处于饥饿的边缘。

 

世界卫生组织表示,也门1970万人需要得到医疗保健服务。近2000万人粮食得不到保障,处于饥饿边缘,超过25万人严重营养不良。联合国儿童基金会的报告也指出,也门有200万名儿童失学,其中有近50万儿童自2015年3月也门冲突爆发以来辍学。

格里菲斯表示,正因如此,也门急需实现和平。

格里菲斯:“如果需要论据来支持加速政治方案来解决这场冲突的话,那就是这些人民,这些家庭,他们每日受到冲突的折磨:孩子已经五年没有上学的家庭,每天都难以吃得上饭的家庭。这告诉我们,我们需要政治方案,而不应该对其有任何怀疑。但在任何地方,在任何冲突中,任何政治方案都极其困难——也许我有着一生都要与冲突对抗的可怕的特权。”

向和平转变——没有军事方案

格里菲斯有着大量的外交经验,此前他还曾担任国三任联合国秘书长叙利亚问题特使的顾问。他指出,从战争走向和平需要政治意愿,需要敌对各方在审视胜利和对方的方式上发生 “转变”。

格里菲斯:“我相信正在也门发生的事态意味着至少在也门我们开始看到这一转变。我们开始在战争决策者心中和思想中看到建立和平的渴望,他们从根本上认识到军事上的优势没有未来,在战场上什么都无法赢得,而在谈判领域将可以取得巨大的胜利。”

格里菲斯强调,如果要取得成果,和平协议也必须具有包容性。他的办公室与也门妇女组织和民间社会进行接洽,其“妇女咨询小组”正努力确保妇女参与到未来的和平谈判当中。

格里菲斯:“内战后的转型力量及其相关性在于它允许那些曾因战争而被边缘化的人、那些没有参与决策如何作战的人,回归到公共生活的中心,妇女是一个明显的例子。我们需要负责——各方,甚至我们作为调解人,都必须在协议中规定这些条款。”

联合国日内瓦办公室/Violaine Martin
秘书长也门问题特使马丁·格里菲斯。

 

从瑞典经验中学习

尽管有着数十年的谈判、解决冲突、调解和人道主义事务的经验,但格里菲斯表示,他仍从工作中继续学习。那么,这位资深外交家又从也门局势中学到了什么呢?

格里菲斯:“也门如此迷人的一点是人民的性格。你可以从人民的性格中看到一种想要与彼此对话的渴望,彼此坦诚的渴望。如果出现走向政治方案的转变,那么我确信社交媒体和舆论中对彼此的批判将很快转变为拥抱彼此的言论。这是我学到的一点。”

利雅得协定

格里菲斯就也门政府领导人和南部分离主义者、又被叫做南部过渡委员会,之间存在的复杂关系提出警告。双方今年8月爆发冲突,南部过渡委员会控制了也门政府机构所在的临时首都亚丁。11月5日,双方签署了《利雅得协定》,以结束也门南部的权力斗争,试图统一整个联盟,并重新集中力量对付胡塞武装。

人道协调厅/Giles Clarke
储存在也门塔伊兹省一个仓库的谷物。位于荷台达的储存着世界粮食计划署粮食的红海磨坊已经超过五个月无法进入,并且存在腐坏的风险。

 

格里菲斯表示,这一协议是“通过集体努力推进和平方案的重要步骤”。虽然执行这一协议还面临诸多困难,但格里菲斯指出,现在就说它没有用似乎有点“为时过早”。

格里菲斯:“更重要的是,我们可以看到,让这一协定奏效符合也门政府和南部过渡委员会双方的利益:可能不是在所有方面,但已经足够让我们在联合国的进程中,来调解冲突全面结束。它给我们提供了时间,如果这一协议失败了,将对长期的和平努力造成‘毁灭性的打击’。”

格里菲斯11月22日在安理会表示,也门达成政治解决的势头“一直在增强”,暴力有所减少,“自冲突开始以来第一次”在48小时内没有出现空袭,《斯德哥尔摩协定》的执行使燃料船能够进入重要港口城市荷台达,避免了日益恶化的人道主义危机。

为支持执行《斯德哥尔摩协议》,联合国安理会于去年12月通过决议,授权联合国秘书长建立联合国支助荷台达协议特派团,前往也门监督停火协议的实施。但格里菲斯指出,“联合国支助荷台达协议特派团”面临的行动限制仍在日益增加。

张立,联合国纽约总部报道。

 

直接通过您的邮箱接收每日更新 点击此处订阅相关主题
下载适用于您的iOS或Android设备的联合国新闻应用程序iOS or Android devic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