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题报道】生态文明乃道法自然的最高境界——访“世界自然保护联盟”掌门人章新胜

2019 年 12 月 2 日

每年9月的联大峰会不仅聚集了各国元首和政府首脑,同时各主要国际组织的领导人也会在这一时刻聚首纽约,参加相关的重要会议与活动,共同探讨和推动解决世界所面临的一些紧迫性问题。“世界自然保护联盟”主席章新胜就是我们追踪的这样一位人物,在我们的“穷追不舍“之下,他终于在峰会最后一天,在离开联合国总部大楼、奔赴机场的一刻来到联合国新闻的演播室接受了我们的采访,就参加此次峰会的感想和该组织在保护自然、环境和生态方面发挥的重要作用等问题发表了他的高见。请听李茂奇的报道。

(演播室采访现场声)

世界自然保护联盟(International Union for Conservation of Nature) 于1948年10月5日在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和法国政府在法国的枫丹白露联合举行的会议上成立。该组织主席、来自中国的章新胜首先向我们解释了世界自然保护联盟成立的初衷。

章新胜:“我们组织成立于一九四八年,在巴黎的枫丹白露(Fontainebleau)。有三十二个发达国家。一战后,爱因斯坦、居里夫人就有这个想法。二战结束后和平了,随着马歇尔计划、欧洲复兴计划,全世界都要进行工业化和城镇化,人口要增长,他们有个担心:环境要为此付出多大的成本,地球的生态系统服务功能能不能承载。他们觉得心里没有底,所以要建立这个组织。“

章新胜表示,世界自然保护联盟有1350个会员。简单来说,作为一个伞状组织,可以说世界主要生态环境组织都是他们的会员。它帮助联合国和各个有关方面创办了1971年的《拉姆萨湿地公约》。1992年的《生物多样性公约》、《气候变化框架公约》、《荒漠化公约》、《二十一世纪议程》、《地球宪章》它都参与帮助起草。1980年,应联合国要求,该组织第一次提出了可持续发展的理念和战略。12年以后有了第一次环发大会,35年以后有了联合国2015年9月的可持续发展峰会。

 

联合国新闻/李茂奇
“世界自然保护联盟”主席章新胜与联合国助理秘书长兼联合国开发计划署政策与方案支助局局长徐浩良在2019年9月联合国气候峰会期间交谈

 

章新胜:“我们是一个大平台和网络。世界上主要的可持续发展、生态、自然、环境组织都是我们的会员。所以我们的召集力(convening power)很大。比方说,各国不仅环保部是我们的会员,科学院是我们的会员,而且许多国家的外交部是我们的会员。美国国务院是我们的会员,中国外交部是我们的会员,法国外交部是我们的会员。各国的环保、气候变化部门都是我们的成员。很多国家的科学院、很多国家的一流大学的生命科学院、环境学院是我们的会员。除此之外,我们还有将近1000个民间组织(civil society)的会员。比方说美国最著名的四大国际民间组织,大自然保护协会(TNC)、保护国际(CI)、世界资源学会(WRI)以及在纽约的国际野生生物保护学会(WCS)。各国要解决环境生态问题就需要政府和非政府和科学教育届携手共同努力,包括媒体。”

章新胜表示,很多人都熟悉世界野生动物基金(WWF),它就是世界自然保护联盟在70年代创办的。所有这些大的自然和环境与生态保护组织的主要科学产品和工具都是由世界自然保护联盟提供。全球最权威的保护地分为六大种类和标准,自然保护联盟在这方面建立规则和标准。

章新胜:“我们有1350多名科学家和专门人员。有六大科学委员会,比如说物种。物种委员会有8000个会员。物种委员会解决全球所有的生命体。资源分为有生命的自然资源和无生命的自然资源。无生命的就是水、土壤、空气,这些很重要。所有有生命的,包括动植物、微生物、生态系统、基因和遗传,这些都是生物多样性的四大系统。所以,我们一个最重要的知识产品和工具叫“红色名录”(Red List)。中国很多人大概熟悉《遗产名录》。所有的自然遗产是由我们评审的,然后到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我想这个特点我再强调一下。比如说美国商务部是我们会员,加拿大海洋渔业部是我们会员。为什么?因为什么物品可以贸易?什么动植物可以贸易?世界自然保护联盟会出具意见。所以,我们帮助形成一个《濒危物种公约》(CITES),形成一个决定野生动植物能不能贸易的组织。各国也很重视生物。美国商务部,中国商务部也很重视。所以《濒危物种公约》告诉我说,各国都来游说他们。说这个或那个可以贸易,他们都不听的。他们只听世界自然保护联盟发布的所有的数据。世界自然保护联盟不是搞数学建模,全部是基于实证(empirical),即事实和数据。“

 

教科文组织图片
位于中国安徽省庆阳县的九华山今天被列入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世界地质公园。九华山顶建有庄严的佛教寺庙,其中有些的历史可远溯至公元5世纪。除了宗教、历史和文化意义,九华山脉还为长江水系提供了丰富的淡水来源,其独特的地质条件促进了该地区生物多样性和文化传统的繁荣。2016年,该地区的自然景观和宗教景点吸引了990万游客,为当地社区做出了重大经济贡献。

 

章新胜表示,许多自然保护组织,即便是一些著名的组织,其地位只是非政府组织(NGO),但世界自然保护联盟则具有国际组织(IO)的地位,因此每逢联合国峰会,他总能代表该组织应邀出席。与许多自然保护组织不同的是,世界自然保护联盟更注重于“道德操守”(ethics)和治理(governance)的理念。他表示,此次来纽约参加联大峰会,特别是气候变化峰会,让他深切地感受到全球对持续和平、气候变化、消除贫困、全球治理、公正和正义、多边主义和全球化自由贸易的呼声越来越大。他表示,这次气候变化峰会强调采取行动、实施及交付。世界自然保护联盟在全球各地正在开展1500个项目,大多数是在发展中国家。而基于自然的解决方案(nature-based solutions)是该组织和其他国际组织最早提出的一个理念。

章新胜:“气候变暖、生物多样性大量的流失、地球生态系统这个“银行”大量的赤字欠账,到2050年如果不能解决2摄氏度的问题。那就是面临着物种大灭绝,海平面上升等等。所以基于自然解决方案不仅是成本最低,而且是实用的方案。地球是个有机体,像我们人得感冒一样。不一定全是靠高级药品,他自己有修复功能、恢复功能。所以基于自然解决方案关键就是重视地球的生态系统(Eco-system)。重建、重构,通过各种生态恢复。人类应该检讨自己,在工业化的进程中,生物多样性大量丢失。所以,基于自然解决方案非常重要。其实我们看当今世界,不论是技术解决方案,还是工程解决方案,还是其他途径解决,都不能违背自然规律。所以我们人类怎么能变成人类,我们一定在向大自然——我们这个母亲地球,一直向它学习。“

章新胜表示,世界自然保护联盟和中国的合作非常密切。1979年改革开放后,中国邀请该组织来到中国。该组织协助中国开展的项目包括熊猫物种的恢复,中国生态建设保护大纲,民营水系的整个修复、解决北京地表水的40%的供应等等。章新胜指出,二十一世纪人类面临最大的持续挑战就是人和自然的关系,保护和发展的关系。在这方面,中国提出了生态文明的理念。

 

盐城广播电视台图片
濒危鸟类白枕鹤。

 

章新胜:“有人将生态文明称为可持续发展2030议程的中国版。从某种程度上可以这么说。不过,生态文明更广、更深。比如说2015年定的可持续发展2030议程是三合一。经济社会环境相互融合,真正的融为一体。但是十八大中央习主席、总理最后做的决定是五位一体。那么哪五位一体呢?只有经济、社会、政治、文化和生态文明要真正地融为一体,才能解决人类面临的挑战和地球能不能存续的问题和气候变暖等等问题。”

章新胜表示,一百年前恩格斯和黑格尔说过,人类第一次征服自然的时候,他可以充分地享受征服自然的成果,那就是第一次工业革命。但一百年前他们俩就预见到:当人类继续征服自然的时候,他们遭受自然的惩罚。现在如果不采取基于自然的解决方案,就气候变化、保护自然和环境采取行动,人类以前所取得的成果将会付之东流。他表示,许多人都认为,明年是“环境超级年”(super year for environment),希望国际社会能够共襄盛举,将保护大自然推向一个新的阶段。

章新胜:“明年有三大活动。第一是我们组织在法国马赛举行的世界自然保护大会。上届2016年是在美国夏威夷。那时,奥巴马总统给我们写信希望办。这届是法国马克龙总统非常希望办,是在六月份。然后,《生物多样性公约》组织第15次缔约方大会在中国昆明举行。九月份,联大还要举行生物多样性峰会。《气候变化公约》第21届缔约方大会经历了从哥本哈根到利马、到巴黎,再到中国习近平主席同奥巴马总统握手,经过了法国的外交推动,全球的共同努力,包括发展中国家和发达国家共同努力,才使得这次大会变成“气候大会”(Congress for Climate),建立了一个历史性的里程碑,能解决气候升温不超过2度问题、国家自主贡献(INDCs)的问题等等。同样,,我们希望明年的会议变成“自然大会”(Congress for Nature)。所以非常希望通过联合国新闻这一主要媒体,呼吁世界各国、联合国和有关组织以及关心联合国、关心自然、生态和环境的人士都去出席我们在马赛的世界自然保护大会和在中国昆明举行的《生物多样性公约》第十五次缔约方大会。

李茂奇,联合国纽约总部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