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题报道】“我们”和“他们”——非正规移民融入欧洲社会面临挑战

2019 年 11 月 15 日

前不久,联合国开发署发布了一份报告,重点关注通过非正规途径抵达欧洲以求改善生计或是获得发展机会的非洲移民,并对其中来自39个国家的近2000人,以及许多欧洲国家的普通人进行了采访。在采访中,“我们”和“他们”是最常出现的两个词语之一。联合国新闻截取了采访的部分片段,借以管窥一下移民融入欧洲社会所面临的挑战。请听钱思文的报道。

 

贝拉:这是我们的城市,他们也必须入乡随俗

 

开发署视频截图
在阿姆斯特丹生活了一辈子的贝拉表示,她最不能接受的,是作为“主人”的自己,反倒要去适应这些新来的人。

 

荷兰现有人口大约1718万,是欧盟人口密度最高的国家,也是全球人口最为密集的国家之一。其中91.5%都居住在城市地区,首都阿姆斯特丹是最大的城市,市中心人口近85万。

国际移民组织数据显示,2019年上半年,荷兰共有230万国际移民,占到总人口的13.4%,苏里南、摩洛哥和土耳其是三个最主要的移民来源地。

非政府组织“移民政策研究机构”(Migration Policy Institute, MPI)表示,目前共有近400万荷兰人具有移民背景,即父母中至少有一人来自海外,其中约200万来自非西方国家,与1996年相比增加了近一倍。荷兰政府估计,目前该国境内约有10万未经许可的非正规移民。

 

开发署视频截图
阿姆斯特丹市内的有轨电车上印着“欢迎”的字样。

 

在阿姆斯特丹生活了一辈子的贝拉表示,她最不能接受的,是作为“主人”的自己,反倒要去适应这些新来的人。

贝拉:“我并不介意他们是谁,从哪里来,但现在我发觉自己再也不能像以前一样在这个我住了一辈子的地方生活了,而是越来越多地要去适应那些新来的人。

有一些人,过的是正常的日子,行为举止也很正常。但是还有一些人,根本就不想适应荷兰的生活。我觉得他们以为自己还在原来的国家。这一点我不喜欢。

我希望阿姆斯特丹足够包容,能够让他们在这里留下来。我希望大多数荷兰人不会因为这些‘问题’而从城市里搬出去。但这是我们的城市,他们的言行举止也必须入乡随俗,必须像个样子。

我认为有许多荷兰人都跟我有同感,但并不是所有的人都敢于说出来。”

 

 

朱利斯:学会瑞典语、找到了工作,就算是瑞典人了吗?

 

开发署视频截图
新近抵达瑞典的移民朱利斯搭乘电梯离开一家超市,他身后的墙壁上有瑞典语写的“欢迎”一词。

 

2015年的“欧洲移民危机”期间,瑞典前所未有的接收了超过16万寻求庇护者,是全球人均接收寻求庇护者人数最多的国家。

这一波“移民与难民浪潮”也给这个北欧国家打下了深刻的烙印,政府收紧相关法律、开始实施边境控制,极右翼势力政党成为议会第三大党。

国际移民组织表示,截至今年6月,瑞典共有约200万海外移民,占到人口总数的五分之一。

为了加快移民融合,瑞典政府提出全新政策,让新近抵达的移民尽快进入劳动力市场,实现独立生活,并为此预留了每年22亿瑞典克朗(约合3.38亿美元)的专款。移民政策研究机构的数据显示,2018年,具有移民背景人口的失业率比全国整体失业率高出四倍,其中包括第一代和第二代移民。

 

开发署视频截图
新近抵达瑞典的移民朱利斯在采访中问道,学会瑞典语,找到工作,就算是成为瑞典社会的一份子了吗?

 

刚刚来到瑞典不久的朱利斯承认,融入这个全新的国家,被这里的社会所接受,确实是一个巨大的挑战。

朱利斯:“移民局的人刚刚和我谈了两个小时,跟我解释整个过程,去哪里拿什么东西,信息量太大了。

合而不容也是有可能的。有些人可能瑞典语说得很好,也有工作,却并没有进入瑞典的社会。

假如你们希望我成为社会的一部分,成为你们之中的一员,那我肯定是能够感受到的,也非常乐意。可是假如你们只是告诉我,要我融入社会,而所谓融入的意思是说,我必须学会瑞典语,必须找到一个工作......只要这样就能成为你们之中的一份子了吗?我不知道,我觉得并没有那么简单。”

 

 

弗朗切斯科 & 瓦伦蒂娜:过去是外国人接收意大利的移民,现在轮到我们了

 

开发署视频截图
在意大利首都罗马市中心,跨文化伴侣弗朗切斯科和瓦伦蒂娜针对移民问题的对话,或许最能说明问题。

 

位于欧洲大陆南缘的意大利可谓处于移民问题的最前线,国际移民组织表示,目前该国境内共有大约630万外国移民,占到总人口的10.4%。

在罗马市中心,弗朗切斯科与瓦伦蒂娜这对“跨文化伴侣”(弗朗切斯科是白人,瓦伦蒂娜则是非洲裔)针对移民问题的对话,或许最能说明问题。

弗朗切斯科:要说意大利人怎么想,嗯,我不知道,应该说我们也不能忘记,早年的时候,我们也......

瓦伦蒂娜:你们也移民了。

弗朗切斯科:对,我们为了找工作,移民去了外国。所以,现在情况可能是反过来了,那些移民因为在自己的国家没有出路,就跑来了意大利。但我要强调的是,最主要的问题是他们不想融入社会。你看,那些北非人,成天别的不干,就在街上抢劫。

瓦伦蒂娜:对。

弗朗切斯科:那些尼日利亚和科特迪瓦来的人......

瓦伦蒂娜:他们卖毒品。

弗朗切斯科:对,卖毒品。另外还有一些卖淫的问题......

瓦伦蒂娜:但是这些问题到处都有,并不是只有意大利,是这里的人夸大了事实。

弗朗切斯科:你不能怪意大利人。假如你每天都看见这些事情,最后当然就会变得不愿意接受移民了。我和她在一起已经24年了,所以并不会排斥不同文化和不同国家的人,但是每天住在这里,你就会感觉到,最根本的问题不是意大利人种族歧视,而是移民并不想融入我们。

瓦伦蒂娜:不能把这么多问题混为一谈,这是不对的。你明白吗?必须找到两边都能接受的方案,你明白吗?

弗朗切斯科:明白。

瓦伦蒂娜:需要有一点同情心。两边都需要有一点同情心。明白吗?

弗朗切斯科:明白。

 

开发署视频截图
位于欧洲大陆南缘的意大利可谓处于移民问题的最前线。意大利人弗朗切斯科说,过去是外国人接收意大利的移民,现在大概是反过来了。

 

瓦伦蒂娜:你不能一边把他们接收进来,每天给他们35欧元,转头却又对着他们吐口水。这是完全不对的。这是事实,弗朗切斯科。

弗朗切斯科:你说得太快了。

瓦伦蒂娜:这些钱根本进不了他们的口袋。

弗朗切斯科:这我可说不准。

瓦伦蒂娜:这35欧元不是给他们的。有很多人靠着这些35欧元发了大财。这你是知道的。他们把那些移民关在一幢房子里,锁起来,根本没有人跑过去说:我们来给你们找个简单的活干,比如说当个清洁工什么的,每天让他们工作四五个小时,就那么四五个小时就够了。

弗朗切斯科:这样说不定是个办法。

瓦伦蒂娜:给他们找个工作,这样他们就不会整天无所事事坐在那里搓手,或者是去干些犯法的事情。这才是我们应该做的,但是根本没人有兴趣。这一点你再清楚不过了。

弗朗切斯科:没错。

(两人都笑了)

弗朗切斯科:我不知道还能说什么,但是情况真的很糟。

 

 

钱思文,纽约联合国总部报道。

 

 

注:本文及音频基于由鲁德伯格(Jon Rudberg)与索尔森(Johan Tholson)所拍摄的短视频。点击观看更多视频(英语)并了解更多详情。

 

 

往日新闻

联合国:6万孤身抵达意大利的移民与难民儿童年满18岁 或将丧失儿童保护 面临被驱逐危险

三家联合国机构今天表示,在2014-2018年间,超过7万名无人陪伴和孤身离散的移民与难民儿童通过海路抵达意大利,其中有90%年龄在15-17岁之间。据估计,其中至少有6万人在过去五年间已经年满18岁。

联合国:尽管面临生命危险 九成以上非洲移民不后悔前往欧洲

联合国开发署今天发布的一份研究报告显示,尽管面临生命威胁,在通过非正规途径抵达欧洲国家的非洲移民中,有93%都不后悔自己的选择,如果能够重来,也依然会做出同样的决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