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合国在华40周年系列专题报道】联合国妇女署支持中国女性撑起半边天----专访联合国妇女署中国办公室国别主任安思齐

2019 年 11 月 11 日

在中国,“妇女能顶半边天”这句话,数十年来已经成为上到政治领导人下到平民百姓的一句口头禅,这体现了中国政府和社会对女性的能力和智慧的尊重,以及对增进妇女权能的重视。然而,同样是在中国社会,“妇道人家头发长见识短”,也是很多人的另一句口头禅,这体现了数千年封建社会传统遗留下来的对女性的陈腐偏见。在中国,以促进两性平等为己任的联合国专属机构——联合国妇女署都在开展哪些工作,让中国的女性变得更自信、更自强呢?请听联合国新闻黄莉玲对联合国妇女署中国办公室国别主任安思齐的采访报道。

今年是联合国系统开始在中国设立办公室开展工作的第40个年头。而联合国在中国设立专门办公室与中国政府、慈善机构、社区、媒体和民间社会组织携手推进性别平等与妇女赋权问题是从1998年开始的。

联合国妇女署中国办公室国别主任安思齐(Smriti Aryal)在接受联合国新闻采访时表示,中国非常重视性别平等,尤其是在1995年第四届世界妇女大会在北京召开以来的25年间,中国的妇女事业随着中国的飞速发展而齐头并进。

安思齐: “中国在提升人民生活水平方面取得了巨大的进展。如果我们审视发展进步,就会发现,仅过去的25年中,中国就取得了卓越的成就,而妇女的权益也得到了很大的促进。中国妇女的劳动参与率在亚太地区是最高的国家之一,2017年,妇女占了工会成员的38.3%,占董事会和监管委员会成员的40%左右。中国女孩的就学率同样非常高,在2017年,女孩的高中入学率达到88.3%,占全部高中生人数的近48%,女生在高等教育机构中所占的比例超过50%。这些都是中国的了不起的成就。此外,总体来说,与其他一些国家相比,中国妇女在安全问题上的担忧和关切要少很多。在中国政府推行的减贫项目中,妇女也是主要的受益者,有一半的脱贫者都是女性。在中国政府庆祝建国70周年发表的白皮书当中,谈到了妇女的教育、健康、社会保护和劳动参与,在这些领域,与其他亚太国家相比,中国都取得了巨大的进步。”

 

UN Women
联合国妇女署国别亲善大使海清参加活动

 

安思齐坦言,中国的妇女事业在取得进步的同时,还面临着很多的挑战,其中一个突出的问题就是延绵了数千年的有关女性的一些偏见和刻板印象。

安思齐: “有一些根深蒂固的社会规范和价值观阻碍妇女全面实现她们的潜力。尽管中国的女性在担当工人、企业家、商人等等角色,但她们也面临着扮演好一个好女儿和一个好妻子来照顾家庭的巨大的压力。因此,中国女性的无偿照顾工作负担极高。取消一孩政策以后,女性还面临生育更多孩子和照顾家庭的压力,这有可能意味着女性有可能会离开她们的办公室,或者在她们的职业晋升方面做出妥协。现在还不清楚新政策会产生怎样的结果,毕竟新政策相对来说时间还不长,但我们必须要关注这些趋势及其长期影响。”

性别刻板印象在生活中可以说无处不在。例如,女性往往被描述为优柔寡断的弱者,因而她们常常与决策无缘;女性也常常被描述为“感性动物”、“缺乏理性”,因而她们“学不好数理化”,“当不了工程师和科学家”,这些领域全是“理工男”的天下……这样的例子不胜枚举。

安思齐表示,推动性别平等和妇女赋权的过程需要政府、社会组织、企业和媒体等合作伙伴的共同支持。在青年人当中开展和推动性别平等倡导活动尤为重要。

 

UN Women/ Tian Liming
联合国妇女署执行主任努卡来到中国校园

 

安思齐: “我们在跟媒体合作,讨论有关性别的刻板印象,讨论偏见问题,讨论那些日常生活中司空见惯的现象,让人们看到不同形式的性别歧视会如何影响到妇女获得服务的渠道,会如何剥夺她们崛起的机会,从而限制她们去拥抱自己的希望和梦想。”

根据中国妇联的数据, 中国大约有24.7%的已婚女性经历过家庭暴力。在联合国妇女署的大力支持下,中国制定了《反家庭暴力法》,并于2016年生效。

安思齐: “还有一个较少受到关注的领域,同时也缺乏数据的领域,就是针对妇女的暴力问题。我们不断地从社交媒体上,从新闻中了解到这的确是一个问题,但在公开言论中较少提及。中国的反家暴法是一项非常好的法律,是一个好做法的样板。我们需要审视的是,如何有效地执行这项法律,让那些在日常生活中、在她们的生命中面临暴力的妇女受益;政府应当如何应对这些问题,增加安全网,增加这些妇女获得服务的渠道,这些是下一步应当重点采取行动的方向。”

在中国,就发展程度而言,东部和西部、城市和农村之间存在着巨大的差距,这种差距似乎也平行地折射到妇女权益的问题上来。总体而言,中国农村妇女的地位更令人担忧。

安思齐: “女性往往在农业和服务业这些非正规部门就业。非正规就业意味着无保障,不稳定,工资低,工作时间长。与男性相比,女农民更少拥有土地,她们获得种子等农作物投入、信贷和延期服务的机会有限。21%的中国农村妇女没有土地,其中接近28%的农村无地妇女是由于她们的婚姻地位发生改变而失去了土地,与男性相比,因婚姻而失去土地的男性只有3.7%。这是中国妇联2011年的数据,尽管这个数据有点旧,但它很能说明农村妇女由于她们所承担的传统角色而面临的挑战,这导致她们遭受更多的歧视,从而影响到她们生活的多个方面。”

 

UN Women/ Tian Liming
联合国妇女署中国办公室国别主任 安思齐在“性别平等与劳动世界的未来”研讨会致开幕词

 

安思齐表示,联合国妇女署在中国开展工作的一项重点,便是增进农村地区妇女的权能,他们在多个省份在基层开展了这项工作。

安思齐: “我们在青海省的多个县区与合作伙伴开展项目。联合国妇女署帮助提高村妇女的生活技能,增强她们的信心,提高她们的识字能力,提升她们的技术技巧,从而成为更好的创业者,不论她们是搞农业,还是编织,或者做手工艺品。所以在这样的环境中,我们必须得很有创新力,帮助这些妇女去自己挣钱,让她们有能力自己决定怎么赚钱,怎么花钱,为了什么目的花钱,让她们在自信的基础上做出聪明的决定,让她们能够就自己生活中重要的事情进行谈判。这是我们在社区和个人层面所支持的工作。我们也希望结合科技的发展,采取更加创新的方式,从政府、家庭、社区以及个人的层面来支持当地妇女,为她们创造更加有利其发展的环境。”

联合国妇女署中国办公室国别主任安思齐表示,妇女署非常重视在中国促进工作场所的性别平等,倡导家庭友好政策,认可和分担女性的无偿照料工作,倡导企业内部推动赋权于妇女等。

安思齐特别倡导在中国推行父亲产假,让怀孕和产后的妇女能够从丈夫那里得到更多的支持,从而能够更好地发展自己的事业。

黄莉玲,联合国纽约总部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