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题报道】推动反堕胎运动 美国在联合国不断“亮剑”“摊牌”

2019 年 11 月 7 日

“性与生殖健康”是联合国的一个标准术语。然而,这一提法最近不断遭到美国的“责难”,因为这其中隐含的堕胎问题让其感到不快。事实上,在过去三、四十年当中,美国一些具有保守色彩的政府也曾在这个问题上对联合国“发难”,但特朗普入主白宫以来,似乎加大了“筹码”,频频在这一问题上“亮剑”、“摊牌”。请听联合国新闻李茂奇的报道。

(同期声)

10月29日,安理会以一致赞成的结果,通过了有关妇女与和平与安全问题的第2493号决议。该决议敦促会员国充分执行安理会以往有关妇女与和平与安全议程的所有决议各项规定,并加大这方面的工作力度。

安理会在以往共通过了九项有关妇女与和平与安全问题的决议,其中至少有两项明确提及促进和保护妇女和女孩的“性与生殖健康”。2009 年10 月通过的第1889号决议确认妇女和女孩在冲突后的特殊需要,包括人身安全、将生殖健康和精神健康也包括在内的医疗服务。2013 年6 月通过的第2106号决议确认必须及时为性暴力幸存者提供援助,敦促联合国实体和捐助方为性暴力的幸存者提供非歧视性的综合保健服务,包括性保健和生殖保健。

美国常驻联合国代表凯莉·克拉夫特(Kelly Craft)29日在安理会有关妇女与和平与安全问题的新决议通过后发言表示,虽然美国加入其他成员国共同支持通过了这一决议,但该决议中提到了遵守以前包含“性健康和生殖健康”条款内容的决议,是美国所不能接受的。

 

联合国新闻图片
美国常驻联合国代表凯莉·克拉夫特在安理会召开的有关妇女与和平与安全问题的会议上发言。

 

克拉夫特:“美国不能接受提及“性健康和生殖健康”,也不能接受提及“安全终止妊娠”或会促进堕胎或暗示提倡堕胎权的语言。针对1994年《国际人口与发展会议行动纲领》及其报告,美国已多次明确表示,我们不承认堕胎是计划生育的一种方法,在我们的妇女全球援助倡议中也不对此表示支持。无论是人道主义工作还是发展工作,联合国都不应该将自己置于促进或建议行使堕胎权的地位。”

特朗普入主白宫后在2017年首先削减了对联合国人口基金的资助,理由是该机构“支持或参与管理一项强制堕胎或非自愿绝育的计划”。2018年,美国代表团试图从几项联合国大会决议中删除关于性和生殖健康的措辞,但没有获得成功,随后在今年3月举行的联合国妇女地位委员会年度会议期间又做出同样努力,也未能如愿。

今年9月,在联大举行全民健康覆盖问题高级别会议期间,美国代表团针对“性与生殖健康”问题再次发动攻势,联合俄罗斯、沙特阿拉伯、阿联酋、巴林、巴西、印度尼西亚、伊拉克、也门、匈牙利、白俄罗斯、尼日利亚、苏丹和利比亚等19个国家发表了一项共同声明,表示不接受“性健康和生殖健康”和“性健康和生殖健康以及生殖权利”这两个术语。美国卫生和公共服务部部长亚历克斯•阿扎尔(Alex Azar )在高级别会议上发言表示,联合国使用的“这些术语绝不意味着堕胎是一项国际权利”。

为了保证更多国家联署这一声明,美国以国务卿蓬佩奥和卫生部长阿扎尔的名义,向可能认同美国观点的70个国家发出了一份敦促联署的信函。这封信函可以说比较清楚地说明了美国为何反对使用“性与生殖健康”这一措辞的原因。信中写道:“作为促进全球健康的一个关键优先事项,我们恭敬地请求贵国政府与美国一道,确保每个主权国家都有能力确定保护未出生婴儿和保护家庭的最佳方式,因为家庭是社会团结的基石,对儿童的繁荣和健康生活至关重要。 ‘全面的性教育’和‘性和生殖健康’以及‘性和生殖健康与权利’的提法削弱了父母在最敏感和以个人家庭为导向的问题上的作用。‘性和生殖健康与权利’被认定意味着提倡堕胎,包括迫使各国放弃保护未出生生命的法律中规定的宗教原则和文化规范……重新解释国际文书以创造新的国际堕胎权和促进削弱家庭的国际政策的咄咄逼人的努力通过一些联合国论坛正在取得进展,美国对此表示严重关切。”

9月23日的高级别会议通过了包括“确保普遍获得性健康和生殖健康服务以及生殖权利的必要性”措辞的政治宣言。为了反制美国和其它19个国家发动的这一攻势,荷兰在联合了阿根廷、澳大利亚、奥地利、比利时、智利、捷克、丹麦、芬兰、法国、德国、希腊、冰岛、爱尔兰、意大利、卢森堡、墨西哥、新西兰、挪威、葡萄牙、南非、西班牙、瑞典、瑞士和英国等57个国家在会议期间也就“性与生殖健康问题”发表了一份针锋相对的声明。声明表示,“性健康和生殖健康及权利是全民健康覆盖的基石。只有通过投资于妇女、女孩、青少年和所有弱势群体的性和生殖健康及权利,才能使全民健康覆盖真正具有普遍性。”

在10月29日安理会有关妇女、和平与安全问题的会议上,支持“性与生殖健康和权利”的国家集团继续在这个问题上与美国相抗衡。英国常驻联合国代表凯伦·皮尔斯(Karen Pierce)代表这些国家向美国“呛声”。

 

联合国新闻图片
英国常驻联合国代表凯伦·皮尔斯在安理会召开的有关妇女与和平与安全问题的会议上发言。

 

皮尔斯:“在任何情况下,全面执行安理会有关妇女、和平与安全的决议都需要包括性健康和生殖健康服务。我知道并非所有会员国都同意这一点,但从联合王国的角度来看,性健康和生殖健康及权利及其服务是所有国家妇女公共服务的重要组成部分,也是确保妇女能够在国家建设中发挥真正平等作用的重要组成部分。”

南非是10月29日安理会通过的决议草案的提案国。南非共和国国际关系与合作部长潘多(Naledi Pandor)亲自前来纽约主持了安理会会议。潘多在会议上发言表示,保护妇女的人权,特别是性和生殖健康权利至关重要。她在会议结束时回答记者提问时再次重申了这一立场。

 

 

潘多:“我认为,性与生殖健康问题对于全世界的妇女都是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长期以来,女性一直主张她们应该具有控制自己身体的能力。在我的记忆当中,相关的安理会决议当中不曾有过将堕胎作为一种措施加以赞成或支持的提法。但如果妇女将生殖权利特定的一方面作为一种选择,这是她们的权利,这在世界范围内都得到承认。如果我是一名性暴力的受害者,绝不能说我不可以对我的身体和生殖权利做出选择。”

李茂奇,联合国纽约总部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