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题报道】联合国陷入财政危机 美国应当承担多大责任?

2019 年 10 月 24 日

近一段时间以来,联合国陷入财政危机这一话题成为了大小报章谈论的一个话题。在谈到造成危机的原因时,绝大多数的分析都将“罪责”放在联合国的第一“交税”大户美国的头上。今天我们就跟大家讲讲美国“欠费”的来龙去脉以及美国自己对“拖欠”行为的辩解。请联合国新闻李茂奇的报道。

联合国是一个由各个国家组成的政府间国际组织,其运行经费由所有193个会员国分摊,但考虑到各个国家的大小不同、贫富悬殊,因此制定规则,按照支付能力缴纳会费,分摊比额依据会员国的经济实力进行分摊,计算方法主要以会员国过去三年和六年的国民总收入(GNI)在世界经济中所占份额为基础,同时考虑外债总额和人均国民收入等因素给予一定的宽减,比额表除规定缴纳上限之外,也设置了一个下限,大约为3万美元,主要是照顾最不发达国家。

联合国成立之初只有51个会员国,在1946年会费分摊比额中,美国承担了近40%的会费。从1974年开始,在美国的要求下,各国达成一致意见,同意一国最高摊款限额不能超过整个预算的25%,2000年在美国的坚持下再次调整后降到22%。

联合国2018年至2019年两年期经常性预算约为54亿美元,根据22%的分摊比额,美国在2019年应缴会费大约近6亿美元。按照规定,当年会费应该在每年的第一个月内交齐,但美国长期以来都拖到年终的最后一个季度才开始付款,加上头一年积累下来的欠款,作为缴费大户,这种拖欠的确给联合国的财政运行带来了不小的压力,但联合国章程同时规定,成员国欠款如果超过过去两年会费总额,才会受到真正的处罚,即丧失在联合国大会的表决权,而美国在以往历史上还从未触动过这条“红线”。

 

 

美国常驻联合国代表团负责联合国管理和改革事务的大使谢里斯•诺曼•夏莱特(Cherith Norman Chalet)10月18日在联合国大会行政与预算委员会(第五委员会)就联合国当前财政危机问题所举行的会议上对美国欠款问题试图做出一番澄清。

夏莱特:“正如我们以前说过的,经常预算下以及在某种程度上维持和平的欠款是联合国和美国财政年度存在差别造成的结果,美国在过去35年中,一直是在10月1日之后支付经常性预算款项。会员国不应被一些想歪曲事实的人误导。”

除了分担常规性预算份额之外,联合国会员国的另外一项主要摊款是维和预算经费。联合国2018年7月到2019年6月的维和预算大约为70亿美元,美国应负担2018年后6个月维和预算的28.5%及2019年头6个月维和预算摊款的27.9%。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今年1月11日写信给联合国各会员国,告知会员国拖欠联合国维和行动的经费高达20亿美元,其中美国的欠款占到三分之一,大约为7亿7600万美元。

夏莱特表示,美国将在今年年底前支付大部分的经常性和维和摊款。

夏莱特:“我们最近支付了1.8亿美元,预计在未来几周内还会再支付9600万美元。我们预计在11月也将更进一步支付摊款。自今年年初以来,美国已向维持和平行动提供6亿多美元的资金,美国仍然是联合国最大的资金提供者,每年向联合国全系统支付将近100亿美元的摊款和自愿捐款。”

上世纪90年代,美国颁布法律,规定美国承担的联合国维和经费份额不得超过25%。但国会应联邦政府的请求,每年都破例批准高于25%上线的预算。特朗普政府执政以来,一直要求降低美国的维和预算摊款份额。该国时任常驻联合国代表妮基•黑莉去年三月在联合国关于维和改革的高级别辩论会上表示,美国今后承担联合国与维护和平相关费用的份额将不超过25%。美国代表在去年12月22日举行的联大第五委员会常会闭幕式上重申了这一立场,并要求对比额分摊计算方法进行改革。由于美国坚持这一立场,拒绝按照目前美国大约28%的分摊比额付款,从而导致约近3%维和差额、约为2亿美元的资金亏空无法得到填补。

在2017年与联合国秘书长举行的一次会议上,特朗普表示“任何成员国都不应承担过多的负担。”他在最近发表的一条推文上表示,让联合国恢复财政健康是世界其他国家的责任。

的确,近十年来,会员国迟交、少交和不交会费现象日渐加剧,欠款数额不断增加。以前,遇到资金紧张时,联合国会去动用储备金账户或是拆借一些维和款项,但由于这两个账户可用资金告罄或是本身也存在承受压力的问题,加上不能通过系统外部贷款的限制规定,导致联合国在2019年最后一个季度的现金流动出现了危机。

夏莱特表示,人们应该把联合国今天所面临的财政状况作为一记警钟。

夏莱特:“联合国和会员国不能不顾预算的限制和约束,继续照常行事。我们还注意到,正如秘书长以前几次指出的那样,经常性预算的财政状况有多种成因,会员国迟缴会费并不是导致联合国目前财政出现困难的唯一原因。”

联合国2019年的预算额是28.5亿美元,截止10月11日已收到的会费约19.9亿美元,仍有8.6亿没有交齐,加上去年尚未缴纳的5.3亿,欠款总额接近14亿美元。而在剩下的三个月时间内,联合国共需要4.64亿美元用于支付全球所有员工的薪资福利,另外还需要4.91亿美元用于其他开支,其中包括房租等许多必须按时支付的费用。

根据以往的经验,在第四季度,一般能够收到大约5-6亿美元的会费缴款,现金状况会有所缓解,但由于今年的现金危机空前严重,而且究竟何时能收到钱、能收到多少钱,都还是一个未知数。因此尽管包括美国等一些国家陆续在这个季度开始付款,联合国还是决定从10月中旬起,开始采取一些节省开支的非常措施,如:适当减少同声传译和翻译服务;延迟翻译和出版官方文件、出版物以及条约文本。取消所有上午八点以前或下午六点以后举行的招待会:减少冷暖气供应;部分可以通过轿厢式电梯抵达的楼层将停止自动扶梯服务;纽约总部大楼门前广场上的喷泉将临时关闭。此外,所有员工的公务差旅也将实施严格限制。

夏莱特表示,美国注意到秘书长为降低支出水平而采取的措施,并强烈认为其中一些措施,包括大力注重资源的战略管理,应该变为一种常规做法。

夏莱特:“美国坚决支持秘书长提出的许多建议,以帮助应对其预算管理挑战,并提供他作为本组织首席执行官应有的权力和灵活性,以有效管理资源。我们感到高兴的是,今年早些时候,联合国大会采取了具体、积极的措施来改善财务管理,特别是在维持和平方面,这使得全年摊款和减少拖欠出兵(警)国的款项成为可能。但是还需要做更多的工作。”

李茂奇,联合国纽约总部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