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题报道】联合国“十年来最严重”资金危机成因何在?

2019 年 10 月 18 日

近来,联合国面临十年来最严重的现金危机,秘书长古特雷斯表示月底可能无法支付工资的报道见诸各大媒体。联合国快破产了吗?是因为美国没有交钱吗?究竟还差多少钱呢?联合国的两位财务官——负责运营管理的副秘书长波拉德,以及负责预算和财务的助理秘书长拉马纳坦近几天来一直努力地在向成员国代表和媒体进行解释。下面就让我们听一听这其中的原委。请听联合国新闻钱思文的报道。

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与副秘书长波拉德(Catherine Pollard)在谈及所面临的危机时都反复强调,这是现金流问题,而不是预算赤字。要说清其中的原委,首先要简单了解一下联合国的预算构成。

联合国的预算主要由常规预算、维和行动经费与国际法院经费等部分组成。目前发生问题的是常规预算部分。该预算由联合国大会负责行政和预算的第五委员会批准通过,由所有193个会员国按不同比例分摊缴纳,分摊比例每三年调整一次。

 

联合国新闻图表
2019部分会员国会费缴纳情况。(单位:美元)

 

联合国2019年的预算额是28.5亿美元,目前已收到的会费约19.9亿美元,仍有8.6亿没有交齐,加上去年尚未缴纳的5.3亿,欠款总额接近14亿美元。

单就今年而言,在剩下的三个月时间内,为了维持正常运转,联合国共需要4.64亿美元用于支付全球所有员工的薪资福利,另外还需要4.91亿美元用于其他开支,其中包括房租等许多必须按时支付的费用。然而目前联合国手头的现金仅剩下1.47亿美元,就连支付十月份的薪酬都不够,现金短缺情况比往年更加严重

 

联合国图片/Loey Felipe
10月11日,负责财务和预算的助理秘书长拉马纳坦(Chandramouli Ramanathan)就联合国目前所面临的现金危机答记者问。

 

联合国负责财务及预算的“大管家”拉马纳坦(Chandramouli Ramanathan)表示,最近十年来,由于会员国迟交、少交和不交现象日渐加剧,欠款数额不断“滚雪球”,此外,联合国每月的支出数额相对平均,但会员国缴费的时间却大量集中在年初或是年尾,导致几乎每年年中都会出现资金缺口,而一些制度上的限制,则使得情况雪上加霜。

拉马纳坦:“传统上,各个国家都有自己相对固定的会费缴纳时间。但问题是,缴费时间比较早的国家,所缴的金额在全部会费中所占的比例相对比较小,那些‘大户’们的缴款时间都比较晚,这就影响到了现金流。一般在每年的八到十月间都会出现大约3亿美元左右的现金缺口。假如你是一个年度预算近30亿的企业,每年有三到四个月的时间,缺少大约3亿的现金,那么大可以通过贷款解决问题,但是联合国的制度规定不允许借款,此外,也不允许拖欠工资,或是要求员工无薪休假。”

 

联合国图片/Laura Jarriel
联合国负责运营管理的副秘书长波拉德表示,由于流动性空前紧张,为减少现金支出,部分会议将暂不提供同声传译服务。

 

联合国交不起水电费了?

副秘书长波拉德表示,鉴于当前现金流异常紧张,为优先保障所有员工的薪资福利都能按时足额发放,秘书处于10月14日起在全球各地执行了一系列减少现金开支的措施。

波拉德:“同声传译和翻译服务将仅限于联合国主办的官方会议,区域和其他政府间组织在联合国设施内所举办的会议、以及上午十点到下午一点、下午三点到下午六点之外的会议暂不提供翻译服务。官方文件、出版物以及条约的翻译和出版将会延迟。定于上午八点以前或下午六点以后的招待会将无法举办。冷暖气供应将会减少。部分可以通过轿厢式电梯抵达的楼层将停止自动扶梯服务。纽约总部大楼门前广场上的喷泉也将关闭。”

 

联合国图片/Kim Haughton
副秘书长波拉德表示,为节约现金开支,纽约总部大楼的部分自动扶梯将暂时停止营运。

 

此外,所有员工的公务差旅也将实施严格限制。

拉马纳坦表示,“每一项差旅申请都会进行单独评估,看看是不是非去不可,能不能减少出差人数,能不能改为视频会议,能不能用其他方式减少开支等等。”

秘书长发言人杜加里克表示,差旅限制适用于所有人,秘书长也不例外。

杜加里克:“秘书长也必须决定哪些邀请他要接受,哪些出差他一定要去,其他高级管理人员也一样。常务副秘书长阿米娜·默罕默德原本要在10月9日去法国里昂参加一场全球抗击艾滋病联盟的筹款会议,但最后这趟出差就取消了,改为了视频致辞。”

拉马纳坦表示,这些都是为了节约现金而采取的“非常措施”,何时终止还要看现金流的状况究竟能有大程度的改善。

拉马纳坦:“根据以往的经验,在第四季度,我们一般能够收到大约5-6亿美元的会费缴款,现金状况会有所缓解,到时我们会根据实际情况对这些措施进行重新评估。但由于今年的现金危机空前严重,而且究竟何时能收到钱、能收到多少钱,我都没法打包票,所以目前并不能保证所有措施都会停止。”

 

联合国图片/Cia Pak
今年九月期间出席联大第74届会议一般性辩论的美国代表团正在聆听总统特朗普的演讲。前排从左至右分别为:副总统彭斯、国务卿蓬佩奥、常驻联合国代表克拉夫特。后排从左至右分别为: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奥布莱恩、商务部部长罗斯。

 

有那么一个会员国......

一谈到拖欠会费问题,美国似乎总是一个绕不开的名字。早在上世纪90年代,美国迟交、少交会费的问题就曾“引发众怒”。在1995年11月举行的联合国大会第50届会议期间,马来西亚代表在负责预算的第五委员会会议上表示,任何单方面减少会费支付数额的决定都是“非法且完全不可接受的”,澳大利亚代表也强调“绝对不能接受会费的最大贡献国不遵守《联合国宪章》,这将威胁到联合国的稳定运转。”

 

联合国新闻图表
2019年至今部分国家常规预算累计欠款金额(单位:百万美元)。

 

在10月11日举行的记者会上,拉马纳坦给出了一张详细的“欠费清单”。

拉马纳坦:“目前,联合国的193个成员国中仍有65个国家尚未支付会费,其中有7个国家占到欠费总额的97%以上——包括美国、巴西、阿根廷、墨西哥、伊朗以色列委内瑞拉,剩下的58个国家加在一起,占到欠费总额的大约2.5%左右。美国今年对常规预算的欠费额是6.74亿,往年的累计欠费额是3.81亿美元,一般来说,他们会在接近年底的时候支付大约5亿美元左右。”

 

联合国图片/Loey Felipe
10月11日,负责运营管理的副秘书长波拉德(Catherine Pollard)就联合国目前所面临的现金危机答记者问。

 

副秘书长波拉德则表示,虽然针对美国欠费的讨论确实很多,但对于联合国而言,不仅仅是美国,所有欠费的成员国都必须及时缴款。

波拉德:“没错,美国是会费的第一大贡献国,欠费的数额也很大。我们一直与美国常驻联合国代表团保持沟通,而常驻团则会联络在华盛顿的国会,推动缴费事宜进展。对于所有欠费严重的会员国,联合国都会积极联络,提醒他们,及时足额缴纳会费摊款是他们的义务,是一个原则问题。”

 

联合国图片/Eskinder Debebe
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左)正在办公室办公。

 

对于那些“老赖”,就没有什么强制措施吗?

拉马纳坦表示,《联合国宪章》第十九条是针对欠款问题唯一可用的“惩罚性”措施。

拉马纳坦:“《联合国宪章》第十九条规定,凡是拖欠款项数额超过前两年应缴数额总和的会员国,将丧失在联合国大会的投票权,这是目前唯一可用的手段。”

联合国秘书长会致信相关国家,其名单也会在联合国大会第五委员会的网站上公开。2016年,包括委内瑞拉、巴林、利比亚和马里在内的15个国家就曾因欠费而丧失投票权,伊朗则是在最后期限前一晚“惊险上岸”。

2017和2018年,委内瑞拉和利比亚又两度“上榜”,直到今年才终于恢复了投票权。在2017-2018年间因为欠费而丧失投票权的国家还包括苏丹、中非共和国和赤道几内亚等。

 

联合国图片/Kim Haughton
联合国纽约总部,导盲犬吉尔达(Gilda)正在联合国书店门口休息。

 

虽然美国目前还不曾登上过这张不光彩的“榜单”,但“再不交钱就可能丧失投票权”的警告也曾出现在美国审计署向国会提交的报告之中,已故前任秘书长安南也曾经就美国在缴纳会费方面的“不合作”态度提出过严正警告。

拉马纳坦表示,任何新的“惩罚措施”都须经会员国投票通过才能开始执行。缴费的和监督的都是会员国自己,进展自然缓慢。

拉马纳坦:“我们也提出了其他一些针对欠费的处罚措施,但这需要得到成员国的同意,目前各国在这方面尚未达成协议。另外,联合国每年会进行两次有关缴费情况的公开汇报,从过去的经验来看,在汇报举行前后,我们都会收到不少汇款,因为大家都担心被‘点名批评’。”

 

 

钱思文,纽约联合国总部报道。

 

 

往日新闻

古特雷斯:联合国面临空前资金短缺危机 缺口达2.3亿美元

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今天通过发言人发表声明表示,如果成员国不尽快缴纳其年度会费,联合国将面临严重的资金短缺。截至九月底,联合国的现金短缺达2.3亿美元。

【专题报道】中国联合国会费激增——承诺履行发展中大国义务 以实际行动支持联合国事业

联合国的运行依靠会员国缴纳的会费的支持。每个国家所缴纳的会费的数额按照支付能力的原则加以确定。去年12月22日举行的联大会议上通过的2019年至2021年联合国会费比额表显示,中国会费将大幅度提高,将首次超过日本,从第三大会费缴纳国升为第二大会费缴纳国,仅次于美国,常规预算分摊比例由原来的7.92%升至12.01%,维和预算分摊比例由原来的10.24%升至15.22%。请听联合国新闻李茂奇的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