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合国人权专家:荷兰包容和宽容社会的背后存在着歧视少数族裔的阴影

2019 年 10 月 7 日

联合国种族主义和人权问题专家对人们普遍持有的一种印象提出质疑:即荷兰社会存在着一种天然的包容性和宽容性,然而这一看法掩盖了荷兰国家认同和民族归属的真正现实:种族和族裔少数群体永远被视为外国人。

 

联合国当代形式种族主义、种族歧视、仇外心理和相关的不容忍现象问题特别报告员滕达依·阿丘梅(Tendayi Achiume)在9月30日至10月7日对荷兰进行了正式访问。访问期间,她会见了政府官员、民间社会以及种族、族裔和宗教少数群体的代表。

阿丘梅表示,荷兰王国对平等、不歧视和包容性的正式承诺令人印象深刻,但矛盾之处在于,荷兰坚持认为平等和宽容已经存在这一看法实际上是实现平等和宽容的障碍。这种看法的坚持使得难以调动必要的资源和行动,来确保人人平等、不歧视和包容。

她说,在生活的许多领域----包括社会和政治话语,甚至通过一些法律和政策----有一种信息得到了强化,即真正的荷兰人具有白人和西方血统,而其他种族和族裔群体,如非洲人和亚洲人后裔(几个世纪以来一直是荷兰王国的一部分)、北非人后裔、罗姆人、辛提人和游民----即使他们拥有完全的公民身份并且好几代人已经拥有公民身份----也不被视为真正或完全的荷兰人。

她表示,宗教在很多时候被列为一种属性,尤其是在当前的政治气候下,伊斯兰教被反复提及——包括在国民议会中——被视为与荷兰民族认同相悖的一种信仰,甚至针对自由民主也成其为一种内在的对立。

荷兰社会存在着一种天然的包容性和宽容性,然而这一看法掩盖了荷兰国家认同和民族归属的真正现实:种族和族裔少数群体永远被视为外国人----联合国人权专家阿丘梅

阿丘梅呼吁荷兰政府在捍卫平等、不歧视和包容方面发挥更强有力的领导作用,包括继续做出努力,确保帮助人们了解有关殖民主义和奴隶制的代表性历史在教育工作中占据中心位置,这对于打击无可置疑的种族不容忍和偏见至关重要。

她指出,在咨询过程中,一些团体将荷兰的政治格局描述为高度两极化,并强调不容忍和歧视性言论已经进入主流,包括在最高级别发表的政治言论。

在谈话中,许多人还强调了仇视伊斯兰教情绪的普遍存在,这种情绪最近体现在所谓的禁止在公共场合佩戴面纱的法律中。阿丘梅说,“围绕通过这项法律的政治辩论清楚地表明,这一禁令的对象是穆斯林妇女,即使限制的目标不是针对妇女,但其想达到的效果显而易见。

阿丘梅的访问是在一名可靠的举报人对海牙警察局内的种族和族裔歧视和不容忍文化提出非常严重的关切后进行的。她表示,这不是警察部队内部第一起关于种族主义和不容忍问题的揭发案件。政府必须采取紧急步骤,果断处理在警察部队中提倡甚至容忍种族主义和歧视的结构和个人,同时政府必须为敢于说出真相的举报人提供强有力的保护。她赞扬政府正在努力改善涉及歧视案件的起诉和调解工作,但呼吁加大努力打击执法队伍中存在的根据族裔确定嫌疑、种族和族裔歧视及陈规定型观念。

阿丘梅强调,荷兰在处理移民和难民问题上的做法导致驱回的风险增加,在公开言论中普遍存在仇恨言论,移民、寻求庇护者和难民的公民、政治、社会和文化权利需要得到进一步保障,以及就业、教育、卫生和住房部门对种族和族裔少数群体的歧视继续存在。

来自赞比亚的阿丘梅于2017年9月被人权理事会任命为当代形式种族主义、种族歧视、仇外心理和相关不容忍行为问题特别报告员。她目前担任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法学院的法学教授,也是南非威特沃特斯兰德大学非洲移民与社会中心(ACMS)的研究员。

特别报告员是人权理事会特别程序的一部分。特别程序是联合国人权系统中最大的独立专家机构,是人权理事会独立实况调查和监测机制的总称,处理世界各地的具体国家局势或专题问题。特别程序专家在自愿的基础上工作。他们不是联合国工作人员,不领取联合国的工资。他们独立于任何政府或组织,以个人身份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