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民高专警告民族主义抬头危及消除无国籍状态的努力

2019 年 10 月 7 日

联合国难民高专格兰迪今天表示,无国籍是人权遭到剥夺的主要原因之一,影响着全球的数百万人,而不断抬头的民族主义正在威胁着各国近期在消除无国籍状态的斗争中所取得的进展。

难民署今天在日内瓦召开为期一周的执行委员会年度会议,今年的会议特别设立“无国籍问题高级别单元”,就难民署消除无国籍全球行动“#归属”(#IBelong)开展五年来的落实情况进行审议评估。

格兰迪在会议开幕前表示,越来越多的国家开始采取措施应对无国籍问题,越来越多的公众开始知晓无国籍问题及其所造成的危害,表明“世界距离彻底消除无国籍状态的目标前所未有地接近。”

但格兰迪同时指出,这一目标的实现仍然面临不确定性。“极具破坏性的民族主义,以及抵制移民与难民的情绪……使进展面临倒退的威胁。世界各地数百万没有公民身份,或是可能成为无国籍者的百姓急需获得解决方案,包括缅甸罗兴亚人,以及印度阿萨姆邦的少数群体。否则,已经影响数百万人生活的社会排斥就将进一步加剧。”

 

联合国新闻图片/Daniel Johnson
联合国难民署亲善大使、出生于澳大利亚的著名影星凯特·布兰切特在联合国日内瓦办事处出席记者会。

 

凯特·布兰切特:无国籍儿童的遭遇“令人震惊和心碎”

难民署亲善大使、出生于澳大利亚的著名影星凯特·布兰切特表示,许多人们习以为常的事情,诸如上学、就医、旅行,或仅仅是去银行开一个账户,对于“完全隐形”的无国籍者而言都是巨大的挑战,她敦促各国加倍努力,消除无国籍这一令人绝望的状态。

凯特·布兰切特回忆道,她曾在黎巴嫩与一个无国籍的女孩面对面交谈,虽然她生于黎巴嫩,母亲也是黎巴嫩人,但父亲却属于一个不被承认的少数民族,由于黎巴嫩法律只允许儿童继承父亲的国籍,她也因此成为了无国籍者。凯特·布兰切特说,这样的遭遇“令人震惊、让人心碎,是不人道的”。

凯特·布兰切特表示,“虽然只有九岁,但这个女孩成为她口中‘给小娃娃看病的医生’的梦想......实现的希望已经变得越发渺茫,因为她几乎没有可能进入高中学习。作为一个母亲,我也非常能够体会她父母的心情,他们会有多么的痛苦和内疚,对于无法改变这种现状会感到多么的无能为力。”

凯特·布兰切特强调,无国籍状态是可以得到消除的。诸如改变立法,取消法律中的性别歧视这样直接的措施,就能够改变这个黎巴嫩小女孩的命运。

“我有自己的祖国,我是幸运的”

联合国常务副秘书长阿米娜·默罕默德致辞开头说道,“我叫阿米娜·默罕默德。我是尼日利亚人。我有自己的祖国,我是幸运的。”

阿米娜·默罕默德表示,在如今这个时代仍然存在无国籍问题是极不合理的。“每一个人都应拥有一份归属感,都应完全参与到社会之中。为了行使这一权利,所有的人都应获得法律的承认。”

阿米娜·默罕默德表示,应对被迫流离失所以及无国籍问题,与2030年可持续发展议程的关键目标紧密相连,即克服政府治理及社会排斥的挑战,使受到边缘化的群体能够融入社会经济发展进程,为其做出贡献并从中获益。

阿米娜·默罕默德同时指出,为更好地实现消除无国籍状态的目标,国际社会应加强对这一群体的数据收集,了解他们在哪里,以及他们成为无国籍者的原因,让这些法律上的“隐形人”不再受到忽视。此外“由男性制订的法律应当在女性的手中得到修订”,从而解决部分国家国籍法中存在性别歧视,导致无国籍状态产生的问题。

《关于无国籍人地位的公约》缔约国数量有望破百

无国籍意味着没有任何一个国家承认其为公民,对教育、医疗、就业、财产、旅行及婚姻等生活的方方面面均会产生影响。国家解体、新的国家成立,法律设计不合理、出生登记不健全,或是出于政治、宗教或种族歧视等原因蓄意对特定群体遭到排斥等,都有可能导致无国籍状态。

难民署于2014年在全球范围内启动的“#归属”(#IBelong)活动,旨在到2024年彻底消除无国籍状态。自活动开展至今,已有大约15个国家新近加入了无国籍问题的两个主要公约:1954年联合国《关于无国籍人地位的公约》,以及1961年《减少无国籍状态公约》。

难民署表示,预计将有更多国家在本周难民署年度执委会会议期间加入公约或是作出承诺,《关于无国籍人地位的公约》的缔约国数量有望突破100大关。

与此同时,在活动开展的前五年,已有超过22万无国籍者已经获得了国籍,涉及吉尔吉斯斯坦、塔吉克斯坦、泰国和肯尼亚等多个国家,许多国家更是采取了全国性的措施消除无国籍状态。今年7月,吉尔吉斯斯坦宣布已成功解决该国境内所有已知的无国籍问题,成为全球首个消除无国籍状态的国家。

而马达加斯加和塞拉利昂两国则改革了其国籍法,使妇女与男性一样,能够将自己的公民身份赋予子女。然而,目前全球仍有25个国家,妇女在国籍法中不能与男性平等享有将自身国籍赋予子女的权利,这也是造成无国籍问题的主要原因之一。

难民署指出,由于并非所有国家的国籍法都包含“确保没有一个儿童成为无国籍者”的预防性条款,无国籍问题可能在代际之间不断延续。在国籍法中消除一切形式的歧视,有助于国际社会实现可持续发展目标中“不让任何一个人掉队”的承诺。

 

往日新闻

吉尔吉斯人权律师协助该国消除无国籍状态 荣获2019联合国难民署南森难民奖

联合国难民署今天宣布,吉尔吉斯斯坦人权律师阿齐兹别克∙阿舒罗夫(Azizbek Ashurov)在15年时间里成功帮助一万多人获得吉尔吉斯斯坦国籍,使该国成为全球第一个消除无国籍状态的国家,荣获2019年南森难民奖。

难民署和儿基会敦促在欧洲采取行动结束儿童无国籍状态

联合国难民署儿童基金会今天共同呼吁各国和区域组织采取紧急行动,确保在欧洲出生的儿童不会陷入无国籍的状态。